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8章 一夜入内阁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94 2020-07-25 07:11:50

  “行,我找她谈。不过,我们有言在先,你既然提出了上进的要求,我也想办法成全你了。你就得付出行动,至少在期末考试的时候要有所进步。”

  “没问题,我答应你期末绝对不垫底。不过,这事能不能请你帮我保密?我这人就是面薄。”

  张叠山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了。罗御风对这次谈心谈话的结果很满意。想着卫澜热泪盈眶地对自己感恩戴德,心中就扬起一股浩荡的傲娇劲。

  张叠山既答应了罗御风保守秘密,就安安心心等了几天。趁着晚自习的空挡,在卫澜的桌角上敲了敲,示意让她跟他出去。

  “张老师,你找我?”显然卫澜少了些中考前的自信神色。张叠山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猜到了大半。

  “这次中考虽然没进到前二十,但比摸底考试还是有进步。学习的事一口气吃不成胖子,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关键是锲而不舍。”

  “知道了,谢谢张老师。”

  “我想和你商量个事,不晓得你愿不愿意。”

  “什么事啊?”卫澜一时又来了劲。

  “你也知道,我因为罗御风一直很头疼。这次中考他的成绩,哎,想必你也知道了。

  罗御风并不傻,只要态度摆正,有人扶一把,也不是上不了道的良驹。

  我想让你给他补补课,不懂的地方给他讲讲,也顺道可以自己巩固巩固,你觉得怎么样?”

  卫澜蹙着眉头:“张老师,这个任务太艰巨了。我实在是怕自己没那个能耐啊!

  你也看到了,我的成绩就一般般,要辅导他,心里都没底。而且,而且班上还没这种先河,总感觉别人难免说三道四。

  你也知道,我女孩子家,脸皮薄。”说着把头埋地更低了,她的不情不愿说的条条在理。可这些在张叠山看来都不是问题,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你说的我都理解。不过以你的成绩辅导他是绰绰有余了,也不需要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单独一对一,就是督促下他完成作业,帮他解下疑、答下惑。

  实在搞不定的,随时可以来找我或其他老师。至于你说的怕别人讲闲话这点,我也考虑到了。

  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想把你纳入到班委会的家庭里。刚好跟青云组长也报告了,他也同意了我们班增加一个副班长,那么以后你帮他搞学习就名正言顺了。”

  卫澜倏尔抬起头,瞪大了双眼,双唇微翕。张叠山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这事成了,伸出右手拍了拍她瘦窄的肩膀。

  “协助我管理四班。四班需要你,需要你这样有荣誉感、有主人翁意识、有付出精神的干部!”

  张叠山的这番话如同黑夜里突然绽放的烟火,点亮了卫澜的天空。她的心里涌动起一股暖流,并迅速流向四肢。她望着眼前这个魔术师,这个给与她力量的人。

  是的,四班需要我。

  你,也需要我。

  我会为了你,为了我们班,贡献更多的力量!

  迈着轻盈的步子,脸上洋溢着笑容回到了座位上。卫澜望着书桌上摊开的语文课本,心里莫名的高兴。赶紧从抽屉里取出辅导书,决心要啃下明天的文言文,以便上课时,随时给与她的伯乐,以最有力的支持。

  罗御风不动声色地偏着头打量着卫澜进出之间的变化,撸了撸嘴轻声说道:“心情好啊!张胖子给你蜜糖喝了?”

  卫澜狠狠撇了他一眼:“是张老师,OK?”

  “得,张老师。说说看什么蜜糖?”

  卫澜的兴奋劲立马就提了上来,正欲开口忽又戛然而止。拿起笔握在手中,几度欲在书上写些什么,终究没能如愿。进而扭过头来,望着她的同桌认真地问道:“罗御风,我问你件事。”

  同桌点点头,表示同意。

  卫澜凑近了几分,用手掩着嘴小声问道:“你觉得我当副班长,怎么样?”

  罗御风双眼不禁一亮,心想:可以啊,张胖子的鱼饵果然威力十足,这鱼不上钩才怪呢!

  “好啊!那不相当一步跨进内阁了?”

  罗御风兴奋的神色让卫澜甚是满足,却又不能表现地过于明显,抿着嘴乐呵着。

  “你这都一步登天了,是不是要庆祝一下?让我也顺道分点蜜糖尝尝?”

  “我是说如果,大哥!如果你懂吗?”卫澜忽而板起一张脸,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八字还没一撇呢!”

  说罢双手抬起语文课本,掩着半张脸,半露出弯弯、亮亮的双眼。

  罗御风最爱看的就是这双充溢着希望、兴奋和欲望的双眼,它真实得可贵。

  很快,卫澜就如愿以偿了。

  可这个副班长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还是个中途横插进的内阁,且由张叠山一手指派,直管班级纪律,有且只对张叠山负责。消息一正式宣布,班里就炸了锅。

  李辉为首的“后进天团”因为上次郊游卫澜献舞的事,恨不得敲锣打鼓送祝福,毕竟也算半个自己人混入了名流界。

  可“竹林七贤”却清一色地横眉冷对,他们之中的五个人都是第一批正式的班委成员,且占据着学习委员、纪律委员、组织委员等要职,算得上是张叠山的亲信帮,掌管四班的各项内务。

  这下倒好,横空出了个东厂。名为副班长,实则权力之大,远远居于众人之上。这让这帮股肱大臣情何以堪?

  然而,她卫澜又凭什么?

  能歌善舞?

  能跳能跑吗?

  荒唐!

  太过荒唐!

  滑稽!

  滑天下之大稽!

  在几十年以分数论英雄的第一中学,张叠山此举实在欠妥,很是欠妥。

  因为这意味着颠覆、意味着失衡、意味着战争。

  卫澜入职的第一天,班长陆峻鸣倒是客气,立即召集了所有班委热烈欢迎她的加入。

  大家人到了,脸上却像参加葬礼似的,鼓掌也是稀稀拉拉,表示表示。陆峻鸣是个官面人,脸上多少挂不住,青一块白一块的。

  卫澜还算能撑,当场就自建台阶自嘲道:“大家没习惯新面孔,我懂。以后多碰头,凡事多商量。熟悉就好了,熟悉了就好了。”

  看着一群人不是阴阳怪气地耸着肩,就是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有甚者直接插了话跟班长报告起内务。陆峻鸣怕场面发展地难收拾,火速解散了班委,递给卫澜一本班级记录本,自己也忙着搞学习去了。

  卫澜小心翼翼捧着记录本,心里却不是滋味,呆呆地愣在原地。

  “怎么了?”

  卫澜微微摇了摇头,向尧从其身侧绕到正面,躬下背,仰头打望着低着头的卫澜。

  “他们欺负你是不是?”

  “没!想什么呢!他们怎么会欺负我?”

  向尧直起身子,转身扫了一眼“优等区”,轻蔑地“呸”了一声:“成绩好了不起啊?真把自己当宝了!眼睛长到头顶去了!”

  “声音小点,待会儿别人听到,还以为你在给我打小报告呢!”

  “行行行,副班长大人!”

  卫澜被向尧逗乐了,“副班长”三个字就是自带魔力,这是一个改变自我定位的神奇称呼,显然自己已经跻身那个群体了。当然,融入还需要一段时间。是的,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她一遍又一遍地自我安慰道。

  “副班长大人,明天要不咱们小小庆祝一下?咱们不吃饼了,一人拼一碗牛肉粉,怎么样?”

  卫澜想都没想,爽快地答应了。

  可晚自习时,她算了算这个月的开销,又后悔白天的意气用事了。赶紧写了张纸条,还是让向尧按老规矩给她带一个饼就行。

  每天清晨六点以后,第一中学的门口就充溢着各种美食,叫卖的人们个个规规矩矩地站着或坐着,等着他们的常客光临。

  这帮学生的口味固定,偶尔尝尝鲜,因此他们也省了一番口舌。各家都有各家的金主,看起来也挺满足。

  向尧每天光顾的这家饼铺的老板是个个头不高,手脚麻利的父亲。他的儿子就是从第一中学毕业的,当年他陪读的时候,白日里无聊便跟人学了门手艺,这一做就是十年。

  孩子毕业了却对此产生了感情,每天雷打不动卖到九点才收摊。向尧管他叫王伯,他记不得向尧的名和姓,只叫她“小丫头”。

  “王伯,两个饼,多放点肉沫和辣椒!”

  “好嘞!小丫头,稍等,马上给你包!”

  向尧搓着双手,不断地朝着它们吐气。这初冬到了,天气一下就冷了起来,早起真是件要命的事。

  “买什么呢?”

  向尧吓了一跳,扭过头。

  罗御风的脑袋已经伸了过来,净白的侧脸,挺拔的鼻梁,向尧的脸“唰”地红了。

  “啊?哦,买,买饼呢!”她支支吾吾地回着。

  罗御风凑过去闻了闻,神色兴奋起来:“好香啊!看起来不错!”

  “可不是……卫澜爱吃的不得了,天天都点名要这个。”

  罗御风忽而转过头来望着向尧:“她没在学校食堂吃早饭吗?”

  向尧快速瞥了他一眼,立马收回目光,望向王伯:“卫澜说学校早餐一碗粉要3块,包子又不好吃,还是这个划算。她妈全职陪读,来钱慢,她贴心着呢!”

  原来她……

  罗御风的心刹时“咯噔”了一下,眉头微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