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7章 老师,我有个主意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66 2020-07-24 06:24:00

  穿过喧嚣嘈杂的小菜场,簇拥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中,刚走进校门口就瞅见向尧和陈曦已经在食堂门口候着了。卫澜立马拉紧书包的肩带,飞奔过去汇合。

  “今天早了十分钟啊!怎么?昨晚失眠了?起那么早?”向尧拉了一把卫澜,三人并肩朝着教室方向走去。

  “昨晚我差点被贼人掳了。”卫澜一脸平静地开了口。

  “什么?被掳了?发生什么事了?”陈曦心惊胆战地追问道。

  卫澜对闺蜜从不隐瞒,一五一十地把昨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陈曦当场吓地脸色苍白,焦急地像热锅的蚂蚁,比自己身处其中还忧心不已。

  向尧却嬉笑着轻声道:“没想到罗御风这么man,英雄救美都救地那么有剧情感!要是我在现场就好了,保准录下来,不放过精彩瞬间。”

  卫澜瞥了一眼她那花痴样,白眼差点就要翻出眼眶了。扯着嘴角,连连摆着头,恨不得把向尧扔进锅里炸了。

  “向尧,卫澜都吓死了,你还说这些!”陈曦都看不过去开始嘟囔起来。

  “我就说你们两个这脑子,能不能关键时候给自己点正能量?这种黑暗史铁定在心里留下阴影。所以咱们就得想尽办法美化一番现场,尽可能转移注意,跳出恐惧的心态,要不卫澜以后回家怎么办?”

  向尧这番本是调节气氛,不料卫澜却听地入心,完了半响一言不发、神色凝重。陈曦见势不妙,赶紧狠狠捏了向尧的胳膊一把,猛使眼色让她闭嘴。

  卫澜低着头,快步走进教室,瞄准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坐了下去。两臂端起座椅,朝走廊移了两寸。卸下肩上的书包,塞在抽屉里。

  “那个,以后我送你回家。”

  “咔嚓”

  卫澜握着的铅笔,笔芯折断了,落在草稿纸上。

  “昨晚的事,消息走得挺快的,兄弟们都知道了。莽人不伸张正义,只顾内务。任何人不得坏了规矩,哪怕是我这个半吊子。所以,我跟莽哥他们讲你是我的人。既然如此,以后我就得送你回家。”

  “啪——”

  卫澜一手将笔按在桌上,怒目望向身边这位自封自诩的“守护神”。

  罗御风拉高了嗓子:“好了,这个事我们就扯平。我救了你,你也帮帮我,别让我面上挂不住。”

  说罢,罗御风双手往裤兜里一揣,立起一个高个头,钻到教室外面去了。

  卫澜望着他左摇右晃的背影,耳边回想起摩托车轰隆轰隆的引擎声。他双脚落地,鞋子踩在泥沙细石发出的“咯咯”声,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踏实。

  想着那段夜路再不用心惊胆战地夜行,两个脚肚子里竟能窜出一股力道,觉得整个人都雄浑了几分。

  前一秒绷地跟木乃伊似的脸,瞬间裂开出了一道东非大裂谷,露出一排皓齿。

  下午三点的教室里,一片沉寂。

  高一四班的教室里,讲台上空无一人。一个梳着长马尾的女孩左手捧着一叠厚厚的A3纸,一双丹凤眼在纸上的左上方快速一瞥。

  右手伶俐地拿起一页,放到某双殷切的目光下。紧接着传来的不是一阵咿咿呀呀的尖叫,就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卫澜的一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不断搓揉着左手食指的第二关节,死死地盯着在走道间来回穿梭的女孩。

  忽然,只见那女孩微微低头撇了一眼,扬起头的一瞬,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踱着步子朝向第二大组第五排走来。

  “恭喜你啊!75分!”她轻声低语了一句。

  卫澜接过试卷,望了一眼左上角赫然写着的名字和红笔打出的总分,心里凉了半截。

  没戏了,彻底没戏了!

  难怪姚瑶会笑,那是胜利者的笑容。英语成绩没上80,班级前10名即判死刑。八门课的总分出来时还有机会在十五名前徘徊,这下九门归总,英语反倒拖了后腿。

  “考了多少啊?脸那么难看?”罗御风的头越过了三八线,凑过来想要打望试卷,却被卫澜随手捞起一本书正正地盖上,密不透风。

  “哼!还保密呢!到明天排名都出来了,还遮遮遮……”

  “一边凉快去!”

  “呵呵,我说你这人就是心态太差,平时已经那么尽心了。上课问你借个橡皮擦都不舍得浪费时间拿,对谁都交得了差。考试就跟打仗似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哭哭啼啼的。”

  “罗三,你不刷牙的吗?”

  好你个小妮子,我好心安慰你,你还不识好歹!拉倒,我省省力气。罗御风白了卫澜一眼,转到一旁,摊开自己白茫茫的试卷哼起了小调。

  “罗御风,班主任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门口站着传话的是朱奇,四班的学习委员。

  显然她刚从张叠山那里回来,脸上挂着的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她一定考得特别好,妥妥的前十名。卫澜想着心又不禁酸了一阵,缩下头去。

  罗御风晃晃荡荡地摇出了教室,姚瑶还在通报着每个人的命运。卫澜不敢再去看他们的神情,只想赶紧挨到下课,找个没人的地方透透气。

  张叠山出神地看着新鲜出炉的成绩表,正手工排着名次,用红笔在学号前标注着。罗御风进来的时候刚好标完了前二十名,没有卫澜的名字。

  “张老师——”

  “来了呀?进来吧!坐——”

  张叠山招呼着罗御风,赐了个高凳子让他坐在自己旁边。罗御风倒是放得开,半点不推辞。二话不说地把屁股往上一搁,躬着腰、驼着背,懒洋洋地杵在张叠山跟前。

  “咱们俩的年龄差地不算离谱,代沟多少有点,鸿沟倒不至于。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聊聊,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叠山另类的开头让罗御风有点惊讶,但不至于乱了阵脚,摆出一副死猪任烫的表情,歪着嘴浅笑起来。

  “行,罗御风同学,你想看看这次中考的成绩,你在班上的排名吗?”

  张叠山说着将肘子下压着的成绩单提了起来,挂在罗御风面前。惊了张叠山一脸的是,罗御风竟一反常态地专注起来,一行一行扫着成绩表。

  “上面的你不用看了,你的成绩在这里。”张叠山的食指落在了纸张的最后一行。

  罗御风的双眼却并未下移,依旧乐此不彼地看着上面的分数。张叠山明知他全不配合,又不好直接撂挑子,干脆将成绩单收了回去,压在课本下。

  “你的入学成绩就是全班最低,现在半个学期过去了,依旧如此。最让我纳闷的是数学和英语你竟然能做出个位数。好在中考成绩只在班上排名,要是搁全年级,你要如何自处?”

  “像你现在这个状态,这个成绩,别说考大学了,就怕连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到时候,三年的时间就这么蹉跎了。

  你的同学个个都满载而归,去上好的学校,开始新的旅途,而你呢?你的前途在哪里?你的未来在哪里?”

  “罗御风,你并不是个笨孩子,我看得出,你非常聪明。你的聪明只要用在学习上,只要用一半,都能和现在大大不一样。难道你不想金榜题名?荣誉满满吗?”

  罗御风若有所思地抿着嘴,双眉蹙在一起。

  张叠山心想八成是触动到他了,看来还是有效果的,只要接下来把父母再引带出来,这孩子的任督二脉就打通了。

  “前25名能拿‘三好’吗?”罗御风忽然抬起头望着张叠山发问。

  “啊?你说什么?”

  “20名以后还有希望拿‘三好学生’吗?”

  张叠山彻底被眼前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少年搞蒙了。他甚至不敢开口回答他的提问,竟是怕被他带入一系列扭转不过战局的连环问。

  “你问这个干吗?”

  “想拼个‘三好’啊,呵呵,不行吗?”罗御风被张叠山一本正经的神色惹笑了。

  张叠山实在摸不透眼前这根“油条”的套路,可无论如何他至少提出了正面的想法,还是要呵护他的期望。

  “‘三好学生’不光看成绩,还有综合素质。只要有心,都有希望。”

  罗御风抿着嘴,深深地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张老师,要不你让卫澜给我补补功课好了。她和我离地近,方便!”

  “行啊,只要她本人同意,我没有意见。”

  “这事还得你出马帮忙‘结个对子’,这帮差生的活儿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

  像这么思想好的同学,如果评选个什么先进之类的,铁定要加分,对吧?我去说,别人哪能信啊!”罗御风自谦的口吻让张叠山浑身不自在起来,可又着实想不出招回绝。

  “你不是一直说同学之间就要互相帮助吗?我这成绩铁定是拉四班后腿的。补补课,多少能个位变十位,班级排名的时候我们也有机会争优创先。”

  张叠山扶了扶眼镜打量着眼前这位说客,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转变,自己实在没想透彻因果。

  也许大人的逻辑并不适合单纯的孩子,张叠山扶了扶镜框,虽然这实在算不上什么顶好的谈话结局,可想来也并非一个一无是处的提议,或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