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5章 三十年不遇的郊游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34 2020-07-22 06:24:00

  事实证明,青葱的学生年代痛苦总是短暂的。当天晚自习上,张叠山正式公布了以年级为单位的郊游活动,整个班立刻就陷入了欢腾之中。毕竟是第一中近三十年第一次的创举。

  平日里的小团体,立刻公开以小组的方式呈现在组织委员的郊游名单中。卫澜这组在向尧的张罗下聚到了八个人,其中包括罗御风。

  秋游这种事本也毫无新奇感,关键在于师生有机会走出校门,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暂时放下课本,把压头的教学任务抛之脑后。高一年级组组长王青云是个怕麻烦的人,地点是各年级中选的最近的,就在学校出门左拐的那座山。

  地方不远,形式却是丰富无比。学生们不但需要自行组团、带锅带盆、烧火做饭、师生同乐。

  你懂的,就是学生做饭,老师品尝指导。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堂而皇之地让老师们彻底甩手做个食客吧!

  不管怎么样,这种累死娃儿不偿命的活动方案,倒是让卫澜这种小镇美少女脱颖而出。殊不知热衷于活动的她,烧菜做饭也是把好手。

  别人组互相埋怨,吃着夹生饭,伴着老干妈(菜十有八九都糊了)的时候,“八仙过海”组的每个人都面带愉色、酒饱饭足、回味无穷。

  “卫澜,我超级喜欢吃你烧的那茄子肉沫,比外面馆子还好吃。”向尧歪着头,半躺在陈曦腿上,舔着嘴角。

  “我最喜欢那个红烧肉,你们不知道,我平日里可是一点肥肉都不吃,今天我吃了好几块呢!”陈曦嬉笑道。

  “我觉得我们这组美死了,你瞧瞧那边,那几个,我刚去打望了,饭硬的跟石头一样。我靠,还好我没入伙,要不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那你还不得谢谢你姐我啊?”向尧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邀功的机会,忙朝着队友使眼色。

  可那孩子偏偏是个直性子,不接茬就罢了,还嚷了回去:“这和你什么关系啊?我可是跟着我们三少走的,对吧?”

  卫澜端坐在微微凸起的一团小坡上,曲着两条腿,双手叠放在膝盖骨上,远远地瞥了罗御风一眼。他弯了弯嘴,双手配合,一截一截把地上拾来的树枝折断。

  “啪啪啪——”营地正中忽而传来三声响亮的击掌声。

  “各位同学,凑近一点,凑近一点。今天啊,机会非常难得,我们呢不仅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亲近自然、感受生活,还要呢师生同乐、载歌载舞。

  等下呢,我们就围一个大圈圈。每个班至少派三个人代表代表,展示下个人才艺。每个班的班主任,赶紧组织一下,准备好表演节目。”

  高声吆喝的正是年级组长王青云。脑子机灵、点子最多,还真不辜负他二十多年教研组长、年级组长的头衔。

  在每个班烧饭的时候,他闲逛着观摩了一圈,吃地就差不多了。坐下来把方案再一看,糟糕!竟然百密一疏,忘了拍照!

  这下鲜活的烹调现场早已荡然无存,得趁着下山前赶紧想个法子。秃顶一摸,点子立刻就来。

  反正不要自己上,美其名又是素质教育的一次实践,真棒!司令一发号完,立马又神清气爽了。

  这可着实把老师学生难为了一把,经过积极发动、生拉硬凑、初次审核,每个班报上来的节目都大同小异。不是流行歌曲演唱,就是诗歌朗诵,连篇目都有撞题的。

  班主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望着横幅上打着的“素质教育·亲近自然”几个大字,都尴尬地不敢吱声。王青云却岿然不动,心想只要有存档资料就行。

  演了一圈下来,事实证明,第一中学的学生素质还是相当给力的。

  尽管节目只在两种形式之间切换,且个别同学连国歌都唱上了,某些临时天团将“锄禾日当午”也集体朗诵了,几百号人竟没有一个请假上厕所的。对此,王青云表示满意非常。

  “好,最后我们有请由高一四班的卫澜同学带来舞蹈《农时笑语》。”

  主持人话音刚落,众人纷纷抬头仰面、左顾右盼、交头接耳,不敢相信竟还有彩蛋。

  只见人群里立起一个娇娇少女。褪了校服,身着一件浅棕色贴身毛衣,黑色修身弹力小脚裤。摊开双臂,双脚轻盈点地,飘然而至,落落大方地朝着四面八方的观众微笑示意。

  “我靠,这身材,口水啊口水!”

  “真要跳舞啊?她哪个班的啊?”

  “这范儿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有备而来啊!”

  “妈的,这下我们丢人丢大了,他们班张叠山是不是有内幕消息?”

  “以前没觉得她漂亮啊,这么一看还真不觉的她比姚瑶、朱奇差啊!”

  “张老师,你们班人才济济啊!素质教育开展的有声有色啊!”

  “对啊,你留着这手,绝啊!刚报名单的时候难怪你姗姗来迟。”

  “叠山,有你的啊!看了一圈唱歌朗诵了,没想到还有口味换,呵呵,还是你厉害。”

  ……

  还没起跳,大家就已经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老师、学生各有各的话题。只有罗御风和向尧靠着坐,一言不发、全神贯注。

  随着手机中传出的欢快舞曲,窈窕的身姿在草地上开始跳跃。时而附耳闻铃、时而合十祭神、时而朝天撒谷、时而弯腰插秧,栩栩如生地演绎着农家人一年辛勤耕种的场景。

  蛋白般细嫩的脸上,两条清淡的眉,忽而蹙在一起。

  一双清亮的双眼,忽而眯成条线。

  两片粉红的樱唇,忽而微翕着又立刻划出一道弧。

  一个急速的回旋,犹如拂尘轻扫。抛下一个魅影,又从另一处钻出来,冲你莞尔一笑。

  可谓“巧笑倩兮、眉目盼兮、翩若惊鸿”大抵说的就是眼前此景。

  现场霎时间鸦雀无声,轻吟的曲声回旋在山间。几百双眼睛一动不动,以至演员已致谢退场了半响,观众席间才有人鼓掌。

  先是稀稀寥寥地拍着,紧接着喝彩声、叫好声络绎不绝。尤其是以李辉为首的“后进分子”,只差没现场送玫瑰以表膜拜了。

  隔着小半圈看客,张叠山坐在人群里,朝着卫澜望去,脸上洋溢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先前兴奋中夹杂的无尽担忧瞬间一扫而空,手心里湿润的水汽也已消散地无影无踪。

  “哎,他看着你呢!高兴吗?”罗御风双手耷拉在支起的膝盖上,微微将身上侧向卫澜。

  卫澜赶紧收回应接张叠山的目光,随手捞起校服,赶紧披上,一把将拉链拉到了顶端,半张脸恰好藏在了立起来的衣领里。

  “害羞了?”罗御风扭过头来望着卫澜,歪嘴一笑,“你果然是他的内线。”

  “说什么呢?什么内线不内线的,我们都是张老师的学生,给他和四班长脸天经地义。”卫澜受不住罗御风这样赤裸裸的揭穿,必须立刻强有力地回击。

  “嘘!小点声,”罗御风将食指贴在嘴边,挑着双眉,笑道,“你现在可是大红人,大家都看着呢!乖乖,连陆峻鸣那木头脑袋都看过来了。

  别动,千万别回头!女神是不能下凡的,懂么?对了,对了,就这样,若无其事,千万别贴上去。否则,‘咔嚓’脸朝地成猪头了!”

  卫澜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去,完美掩饰了她的尴尬和兴奋,可她那双明亮的眼眸却“buling buling”眨地厉害,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

  罗御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嘴角挂着猎人的笑容,等着她火冒三丈、当场就范。

  “卫澜,走了走了!”向尧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肘,将她拉起,“你刚才那舞叫什么来着,好看是好看,跳得什么名堂啊?我一个都没看懂,来来来,科普一下,科普一下。”

  这场以素质教育之名的郊游活动,在王青云的慷慨陈词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卫澜的临阵献舞,无疑让她立马成为整个高一年级的热搜人物。街头巷尾、校里校外的口水星子里掩藏着几家欢喜几家愁。

  无疑最开心的人,非王青云莫属了。在得知了其他年级的活动开展情况后,他竟在办公室笑地前仰后合,声音的穿透力震慑了一层楼。

  每天中午12点下课,罗御风都要多等上十来分钟。估摸着大家伙都在饭堂坐好了,吃地差不多了,才去随便填填肚子。他向来孑然一身,不入团、不结伙,像一只独鹰,形单却并不孤独。

  “一份饭,一个洋葱炒蛋,一个鸡腿,行了!”罗御风刷了卡,在窗口等了小会儿。端着碗,朝着最僻静的角落走去。心想都这个点了,食堂的人还未散去,也是奇了怪了!

  “哎哎哎,就是她,就是她,来了来了!”

  “哪个,哪个?”

  “浅棕色毛衣那个,看到没?”

  “哦哦哦,看到了,镜头近了。”

  罗御风戛然而止,停下来,朝着墙壁上闪动的电视屏幕望去。

  这不是郊游那天的视频吗?

  怎么食堂里都播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