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1章 谁和差生坐?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173 2020-07-18 06:46:24

  运动会后的这个星期,卫澜实在沉不下心听课,尤其是她最不擅长的数学。比起费心费神地理解那些公式、理论,她忽然间痴迷上了语文。

  就连数学课上,她也把语文课本垫在下面,腿上夹着本古文字典。正襟危坐地一手翻着页,一手拿笔做着注释。

  一张纸条递到了她的桌上,她抬头瞄了一眼同桌,用目光投以感谢。

  “卫澜同志,上数学课你看语文干啥子?难不成你真爱上张大叔了?”

  这鸡爪一样的字一看就知道除了向尧,再找不出第二个。眼睛还真是尖,藏得这么好也被她个小妮子盯上了。

  卫澜收起字典,扔到书桌里,摊开纸条回道:“呸呸呸!看上你个毛线球球。我这是心血来潮想要恶补国学,你懂什么!”

  “麻烦啊!”卫澜笑眯眯地将纸条捏成团递给同桌,没一会,纸条又被送了回来。

  “糊弄谁呢!你这个星期每节课都在看语文,看来张胖胖的口腹蜜剑对你果然有效。

  运动会上你给他长了那么大脸,他隔三差五地让全班给你鼓掌,你自然要恶补语文,上课好给他撑场子啦!

  不过别说做姊妹的没提醒你啊,正可谓是凡事有个度,见好就要收。你风光地够久了,还是收敛点好。”

  卫澜被戳中了心思,难免有些尴尬,自然要提笔解释一番,岂有邀功自居的道理?可这笔刚落,天大的“好事”立刻就找上门来了。

  “卫澜,你来说说这道题怎么解!”

  点名道姓,指派任务的人正是站在讲台上,右手捏着一小段粉笔,不苟言笑,人称“冷面杀手”的海孝国。

  全班五十多双目光齐刷刷地转向卫澜,她瞄了眼同桌的课本。奈何她一对手肘恰好撑在页码上,卫澜只好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双手依旧不停地盲翻着课本。

  “你直接告诉我,抛物线y=ax²(ab ≠0)的焦点坐标是多少?”

  卫澜的大脑一片空白,支支吾吾却吐不出一个字。

  事实上她确实一窍不通。海哥开讲抛物线的这个星期来,她就没认真听过一堂课。事到如今,也只能死猪任烫了。

  她唯一期望的就是海哥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不要没事找事去张叠山那里告状,摧毁她好不容易树立起的良好印象。

  “你上课干嘛去了?这么简单的题都做不来?”海孝国验证了自己对不认真听课的人员猜测,又一次精准地一击即中。可他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又恼又怒。

  “她三级跳去了!”

  突如其来、阴阳怪气的回答声来自教室右后方,惹地大家哈哈大笑,瞬间紧绷的课堂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卫澜的脸上却已是红白相间,无地自容,没敢回头去逮挑事对象。

  正当海孝国蒙在鼓里,一头雾水地望着台下嬉笑不已的同学们,终于有位“善良”的同学为此注解道:“不应该啊!这抛物线和三级跳的原理一样啊!能跳这么远,却解不出区区坐标?”

  这一次,卫澜看清了。坐在第四组第三排,斜着上身送上这番戏谑的人正是姚瑶。

  身为英语课代表的她,按理说底气不应该这么足,可她却偏偏有个副市长的爹,外加死党学习委员朱奇。两人都是高官子弟,成绩又是全班前十,属优等生,说话做事自带光环。

  海孝国瞪着眼,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卫澜同学,搞活动固然重要,但学习才是根本,不要本末倒置了!”

  这是入学以来最难熬的一堂课,卫澜拿着书站到了教室后方。一个巨大的垃圾桶旁边,满鼻子都是味儿。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这个不讨喜的大家伙放在教室里面。

  卫澜挨了训,脸色不好,端着一碗饭菜,挑来挑去,也不见往嘴里送。陈曦斜着眼看着,不敢做声,怕自己说的不好,伤口上撒盐就糟糕了。

  “哎哎哎,我说你,那么好的茄子你不吃给我啊!捡来捡去,能生崽啊?”向尧倒是毫无顾忌,一双筷子伸到卫澜碗里就开始夹。

  “向尧,别闹了!赶紧吃!”陈曦拽了拽向尧的衣角,低声提醒着。

  “干嘛干嘛?不就是被那个官二代怼了吗?怕啥啊?她走她的阳光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我还不信她能把我们怎么样了!”

  卫澜忽然放下筷子,拿起勺子,舀了满满一勺送进嘴里,大口大口嚼着。

  “这就对了嘛!该吃吃,该喝喝,不亏待自己!”

  陈曦见气氛稍有缓和,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卫澜,强身健体固然重要,但是功课还是半点丢不得。你不懂的地方,回头我给你补补,别越积越多了。”

  “就知道读书,你脑子里除了书就没别的了!”向尧毫不客气地回击道,“我就觉得卫澜做的挺对的!发展综合素质怎么就不对了?口号不是一直都这么喊的吗?怎么还真两张皮套上了?”

  “可这里是第一中学呀,高考年年全市第一。你再能跑、能跳,高考统统都不考。”

  “那不考就不运动了?那人反正是要死的,还活干嘛?卫澜,你说是不是?”

  向尧把球踢给了卫澜,卫澜却依旧一言不发,握着勺子大口大口把饭菜往嘴里送。

  她所思考的倒不是孰对孰错。在她看来,学习和体育毫无冲突,凭自己的能力,双肩挑一点问题都没有,可眼下显然被她搞砸了。

  红极一时的人突然安静如水,再大的波澜也掀不起几天。

  高一四班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运动会的种种除了在张叠山和卫澜心中余波未已,在其他人那里似乎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步入正轨的高中学习让大家分外忙碌。

  一天早餐时,陈曦一手捏着葱油饼,一手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豆浆,一脸满足的神色,看地卫澜也忍不住伸手去撕她手中的饼子尝尝。

  “哎,跟你们透露一个八卦新闻!”陈曦将手中的饼撕了一半递给卫澜,吮了吮食指,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关于谁的?够味儿不?”向尧的劲头一下就被点燃了。

  “昨天我去张老师办公室送作业的时候,恰好碰到5班班主任在给他出主意,说什么‘还是再配一个副班长,多少盯着点,这种差生很容易闹事的。’”

  “差生?什么差生?”向尧追问起来。

  陈曦摇了摇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应该是个转班生,想要插班到我们班里来。”

  “那叠山哥同意了吗?”卫澜终于开口了。

  “张老师没接话,只是叹气说不知道怎么给他安排座位了,头大的很。”

  “这年头谁都不愿意跟差生坐,呵呵,就连我这种差生,都不愿意和差生坐。”向尧自嘲着拿起一个馒头开始啃,

  “我们班都不是吃素的,张胖胖又是新人,肯定不想讨没趣。现在的座位还可以敷衍说是按报名顺序随意排的。再想换坐,估计意见会比人头还多。”

  “是啊,所以张老师烦着呢!要不干脆别让那差生进咱们班好了,免得拉低我们班平均分。”

  “张胖要能拒绝怕早拒了,肯定就是烫手山芋一块,指定任务,没得挑!哎,不过,我倒觉得这是个机会。”向尧突然眼珠一转,灵光四射,“卫澜,你定立足,干脆你主动请缨给张胖排忧解难好了。”

  卫澜一头雾水地望着向尧:“什么意思你?”

  “你这不是一心朝着‘三好学生’奔的吗?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三好,哪三好啊?思想好、学习好、身体好。运动会你是搞定了身体好,现在轮到思想好了。

  你看啊,张胖现在正在苦恼这个新来的差生如何排座。如果你主动请缨成为他同桌,岂不是为他排忧解难了?同时,爱护同学的名义是不是也得了?”

  向尧的这套理论听地陈曦目瞪口呆,她实在佩服向尧善于发现、穿墙破壁的脑瓜子。卫澜沉默了几秒,轻轻地撕下一角油饼拽在指间戳捏,脑子里迅速打着转儿。

  “你现在那同桌,文小三。吹牛放屁是把好手,读书写字立马发抖。除了能传个纸条,连天都没法正经聊。还不如赌一把,换个主儿,万一是个宝呢?

  谁说差生就一无是处了?看看这里。”向尧自信地双手比了个八字,朝着自己指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知道,这,显然是个美丽的误会。”

  “得,你赢了。赶紧吃,只剩八分钟了。”卫澜笑着摆摆头,将手中的饼一并塞入嘴里。

  当天晚自习,张叠山照例来班上逛逛,来回在教室里穿了好几圈,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是这样的。有个转校生安排在我们班,过两天就来了。这班里的位置怕是要重新调一下了,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一阵淅淅索索的低语后,有人还是冒了头,开了嗓。

  “男的还是女的啊?”

  “男的,男同学。”

  “哪个学校转过来的?成绩好吗?”

  “第四中的学生。成绩吗......成绩有进步空间。”

  “四中?那就是差生呗!”

  顿时,一秒前还是嘤嘤嗡嗡的教室里瞬间炸开了锅。

  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团体甚至凑着头在一起大肆讨论,以至张叠山大叫了几声“安静”,都毫无反应。

  “行了!”

  菜市场般的混乱持续了五分钟后,张叠山迸发出了怒吼,这才止住了喧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