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0章 高一四班赢了!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257 2020-07-17 06:14:19

  “卫澜体育很好嘛?”

  “我不知道啊,她是第一个报名的,而且报的项目最多。”

  “行,我知道了。没事你就先回去自习吧!”

  第一中学的晚自习从7点持续到10点。初秋的夜已有凉意,走出教室,向尧不禁打了个哆嗦,连声说冷,裹着校服就往楼梯跑。

  “快点呀!你们两个就是不紧不慢的,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卫澜说要去操场练跑步。”陈曦跟在后面,扮起一脸苦相。

  “什么?有没有搞错啊!这个点了还去跑步?卫澜,你疯了吧?”

  “嘘——”卫澜赶紧跑上来,三个人凑在一起,“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我说你也太拼了吧?还练习?重在参与就行了!”向尧苦口婆心地劝道。

  “我们既然都报名了,不练怎么行?难不成比赛当天出洋相啊?想拿名次当然要洒些汗水啦!”

  “这点我倒是赞同,至少不能垫底吧!”陈曦附和着。

  “赶紧的,能练一会儿是一会儿,这还有好几天呢!”卫澜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下了楼梯,陈曦也紧跟其后,顺着人流消失殆尽。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等等我啊!”

  陈曦在两个小伙伴的参考下填报了“100米”和“实心球”两个项目。起初她只想报个“100米”充数,卫澜则劝她再报一个备胎,东方不亮西方亮,免得一败涂地。

  陈曦这才选了“实心球”,仅因为那是离看台最远、最不起眼的一个项目。这会儿,在卫澜的指导下,她正在努力地尝试用腰使劲,将手中的大块头扔出那条白线。

  “卫澜,能不能就扔到第一根白线啊?”陈曦气喘吁吁地蹲了下来。

  卫澜一个箭步冲上来,将她拧起来:“别坐!运动完不能坐,屁股会大的!”

  “我就是蹲一下,一下下就好。”陈曦可怜巴巴地央求道。

  “不行!蹲着也不行!赶紧的,再扔两次,扔两次我们都回家了!”

  “哼,你信她?这晚上都说了多少遍两次了?我这都跑了十圈了。不玩了,不玩了。再玩得没命了!”向尧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地拾起地上的外套。

  卫澜叹了口气:“行吧,那今天就到这里。后天就比赛了,我们得巩固下成果。明天一下晚自习,老规矩,操场沙坑边上,不见不散。”

  “陈曦,明儿我可不来了,你陪卫澜整吧!我老命都要没了,不行了,不行了!”望着卫澜远远离去的背影,向尧撑着腰,还没缓过气。

  “好吧!我还得加油练一下。一百米我还过得去,实心球我连第二条白线都扔不出。卫澜一手就扔到十条线以外去了。这样下去,我可要丢人丢大了!”陈曦忧心忡忡地嘟囔着。

  “你和卫澜比?得了吧!她是十项全能!我靠,军训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那么厉害!”

  对卫澜来说,别说是“十项全能”,就算是整个运动会的项目,她都可以一人包揽。虽不至于样样都拿到好名次,可超过平均水平是不成问题的。

  对于这点,她很有信心,比她的文化成绩信心百倍。因为,在她来到白坪市一中之前的九年,体育从来都是她的长项。

  运动会开幕式结束后,第一天的项目里就有卫澜报的400米和三级跳。方阵队坐定后,卫澜已经拿着衣服去候场室准备了,向尧为她加油鼓劲。挥手告别后,突然眼珠一转,拉着身边十来个同学凑到一起。

  “别人浴血奋战,我们也别闲着啊!下个注呗,赌赌看今天咱们班第一块金牌花落谁家?”

  “金牌?向尧,你脑子灌水了吧?我们班这一个两个细胳膊瘦腿的,哪里是3班那些壮汉的对手?我看,就算是熊伟,能得个名次就不错了!”

  “不带你这样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咱们班今天有这6个人参赛,项目分别是男女400米,男女三级跳,男女100米和200米。”

  向尧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掏出小本和笔,将参赛选手的名字和对应的项目一一罗列出来,“不赌金牌,咱们就赌谁的成绩最好,以最优名次为准,怎么样?”

  “赌就赌,就问你赌什么?”李辉霸气十足地喊道。

  向尧向来看不起李辉头脑简单、肚腩滚滚、自以为是的德性,见他首先接话,心想正好整整你。

  “辉哥,我们干脆按能耐定制,每个人按自己能耐下赌,最少不能低于食堂二楼一顿套餐。谁赢了就可以拿走输的人所有赌注。辉哥这么胸有成竹,不赌票大的,怕对不起观众吧?”

  李辉果然脸上瞬间红的红,白的白,手往兜里一抽,扔出来一个钱包夹子,吼道:“我押熊伟,一个月的饭票,都在这。有本事的,统统拿走!”

  向尧的嘴就快要咧到耳根了,恨不得立马就把皮夹子一把摸了。

  在李辉的带动下,其余十来个同学都投了注,获票率最高的自然是熊伟。可谓饿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体育委员还能比其他人差?

  只有向尧一人,在“卫澜”的名下画了一横。她小声念叨着,双手合十,在胸前悄悄拜了拜。

  卫澜,大姐你天天拉着我们陪练,我老胳膊老腿都要断了。这下不趁机整点营养费,怕是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了。你可得给我死命跑、死命跳才行啊!

  清扬激情的音乐声渐尽,话筒里传来播音员标准的普通话。

  “下面,我们公布高一男子组400米决赛成绩,男子组400米第一名,高一三班,吕国冰;第二名,高一四班,熊伟;第三名,高一三班,吴晟。”

  “熊伟”两个字一出,李辉当场跳起来,脱下校服,拽在手里朝着主席台热情洋溢地挥舞,活脱脱一枚套马的汉子。

  他得意地瞥了一眼向尧,右手捏着环儿,往嘴里一塞,鼓起腮帮子,“啾啾”地鸣起哨声。

  向尧耷拉着脸,一言不发,翻着死鱼眼望着只差飞上天的李辉。

  “下面,我们公布高一女子组400米决赛成绩,第一名,高一一班,李婷婷;第二名,高一四班,卫澜;第三名,高一七班,赵晶。”

  向尧徐徐咧开嘴,双目变得柔和起来,漫不经心地捏起一根薯条送到嘴里,故意放肆了吃地“吧唧吧唧”,看地李辉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几十秒前中的彩票,在“卫澜”两个字登场时,当场宣布报废。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乞求卫澜别再踩到狗屎,因为他的超级英雄今天已经没有项目了。

  此时,在体育场的东北角,高一女子组“三级跳”正在进行激烈的角逐。陈曦正挤在人群里,双手紧紧地拽着卫澜的外套。

  她刚跑完一百米,虽然成绩不理想,好歹没有垫底,对她来已是万福。感念于卫澜平日的严苛训练,比赛结束的她刻意赶去给卫澜助威。

  “哎哎哎,你看到那个穿紫色运动服的女生没?厉害爆了!第二跳有8.7米啊!”

  “真的假的?大长腿黄珊珊才跳了7.1啊!哪个班的啊?黑马啊!”

  “不认识。哎哎哎,快看,快看,来了来了,第二跳了!”

  话音刚落,一阵风起。一抹紫色飞逝即过,轻盈两点地,纵身一跃,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亮丽的紫霞,稳稳地降落在沙坑中央。

  她缓缓站起身,转身向后望,一眼就对上了陈曦殷切的目光,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右手打出了“OK”的姿势。

  “7号,第三跳,9.89米!”

  沙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点燃了,交头接耳地传道着,一直延伸到人山人海的候场区。陈曦兴奋地差点将手中的衣服扔了出去。

  站在看台上,端着望远镜的向尧,看到沸腾的现场,就知道他们一定和她一样,被卫澜征服了!

  “辉哥,谢谢你请一个月的饭啊!”向尧眉飞色舞地将钱包从赌盘上夹起来,意欲收入囊中。

  “哎哎哎,干嘛呀你?”李辉皱着眉头,一把将钱包夺了回来,“这黄珊珊都还没跳的,你急个啥子啊?

  “呵呵,好!不放心,你现在就去现场瞅瞅,给黄珊珊鼓劲加油去!不过,我要是她,就省省力气得了。”

  李辉“哼”了一声,将钱包扔回赌盘上。从看台上跳起来,拍拍屁股,火急火燎地朝着跳远现场奔去。

  卫澜在前方浴血奋战,向尧在阵后赚地盆满钵满。接下来的两天,不服气的赌徒们变本加厉地下注。

  随着赛事的挺进,卫澜在跳高比赛中再次获得一块金牌,最终以两金一银的成绩,让四班成功地跳出了后三名的危险圈。这让以李辉为首的”熊伟党”亏得血本无归,起码得吃两个月光头饭了。

  整个赛场,面如湖水、心有波涛的人非张叠山莫属了。他静静地坐在四班方阵区的角落,凝视着赛场的一切。比起别的班忙前忙后、摇旗呐喊的班主任,张叠山显得太过平静。

  直至接力赛结束,他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终于是尘埃落定了。

  四班,真的赢了!

  奇迹般的获得了团体第三的成绩!

  回想起当初死气沉沉的动员会现场,张叠山直至捧回了奖杯后,脑子依旧混沌地厉害。

  他微笑着和每一位擦身而过的人打招呼,恭敬有礼地分享着喜悦。直到绕过长廊,才松了挺直的后背。双手托着奖杯,低下头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季军,季军,我们是季军!四班,我的四班,拿了第三名!”

  张叠山找了一块红布,整整齐齐地叠成小方块,垫在奖杯的底座下,连同奖杯一起放在他座位后文件柜的顶部。只要一进门,就能看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