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6章 我用老婆本等你来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75 2020-07-13 05:52:04

  因为仅有一把伞,郝良自然只能在风雨中瑟瑟发抖地扎马步、单膝跪、俯地仰,极尽人体艺术地按着快门。

  他求爹爹告奶奶地希望罗御风快点来当他的超级英雄,否则再这么下去,他都要准备去埃菲尔铁塔前,和勤奋的黑人兄弟抢饭碗了。

  “靓哥,别睡了别睡了。好不容易今儿送走了龙王,待会儿你给我去LV门口再拍几张去!”鹞子望着街道外零星的阳光,狠狠地剜了一坨蛋糕塞在嘴里。

  “你倒是少吃点啊!”俯卧在桌上昏昏欲睡的郝良瞬间醒透了,看着盘子上所剩不到两根指头宽的蛋糕,心在滴血。

  “那我吐出来?”鹞子凑近了低声问道。

  “起开——”郝良伸出五掌印摁在鹞子脸上,使劲一推。

  “靓哥,我跟你说,这天晴了,咱们的春天马上就要到了。我有预感,不出两日,罗御风一定会来这!”鹞子的叉子又不自觉地戳向了蛋糕,被郝良立马拽住,按在桌上。

  “你算卦的啊?”

  “你呢就不懂了,有钱人谈生意不是为了讨生活。罗大神能在这甜品店里约人,多半是带着休闲心态的,说不准是给他老婆买马卡龙,顺便谈个生意。

  这会儿天晴了,正是人们出来晒霉味的好时机。再说了,你忘记那美女跟我们说的啦?罗大神经常来他们这里买甜品,一个月至少三次。所以你一定要沉住气,别自乱阵脚。”

  鹞子见郝良听地入神,自信不觉又陡增了几分,坚定地拿起叉子切了半块蛋糕送到嘴里。这次,郝良没有阻止。

  “你确定他一进来,你就能辨认出他?万一他还是跟网上能搜到的照片一样,戴着各色各样的超大黑墨镜,压根就瞅不出梁山伯还是祝英台呢?”

  “放一万个心,没有帅哥能逃得出我唐鹞的火眼金睛。”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流逝,转眼已近了午餐时间,人流量明显开始减少。

  这里大多数金发碧眼的姑娘最爱扎堆的时间一定会完美错过中午。兴许她们有一个完美的午餐约会,又兴许她们觉得甜品不适合午间心情。

  无论如何,店门口风铃的“叮当”声稀疏了。郝良朝着收银台望了一眼,店员美女恰巧也望着他,两个人尴尬地点头笑了笑。

  “鹞子,盘子都被你蹭亮了,这还能等到下午吗?”

  “要不咱们经济实惠点,下午换蹲门口?反正外面天气不错。”

  这可是鹞子第一次从节约这个角度引发的话题,真是难得。

  “这主意不错,不过我们的眼就要盯地更利索点,半点含糊都来不得。要不,我们一人轮流一个小时,也好保存战斗力。鹞子?鹞子?”

  坐在正对面的鹞子突然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郝良的身后。

  难道?

  郝良不禁一阵窃喜,赶紧扭过上身。

  门口果然有猎物!

  棕栗色的大卷发,深邃的双眼,烈焰红唇。性感的贴身高腰上衣,分寸不多的蕾丝短裙下一双笔直纤细的玉腿。

  平常也就算了,关键时候竟然演这出。

  郝良气不打一处来,操起桌子上的叉子直冲鹞子双眼。吓地鹞子缩成一团,抱坐在椅子上。

  “你干啥呀!谋色害命啊?”

  “戳瞎你的双眼,免得你坑害良家妇女!”郝良“啪”地把叉子摁在桌子上。

  “哎,你为娇娇守贞,自欺欺人也就罢了。怎么非搭上我这吉远大好青年?良家妇女穿成这样,就是等着我来救赎的,你懂不懂啊?”

  “懂懂懂,懂你个球啊!你小子门清点,这是在巴黎,不是吉远,分分钟‘蜘蛛侠’、‘超级英雄’就把你清理现场,我告诉......”

  “嘘——”鹞子屏气凝神地伸出食指,放眼望向前方。

  “嘘你个头啊!你欠揍是不是?”郝良一把拽住鹞子的左臂,猛地拉扯。

  “别闹,罗御风来了!”

  “啊!?”

  “他进来了,我盯着呢,你别转头,免得他起疑。”

  “真的假的?”

  “煎的——”

  “你——小心我——”

  “嘘——他在点餐,你等会儿,他坐下来,你再回头看。”

  郝良又惊又喜、又疑又蒙地收回了拽着鹞子的手,老老实实地把双臂放在桌子上,尽量表现地自然。

  “坐了没?”

  “还没,他要了两份马卡龙,两杯咖啡,正在买单。”

  “坏了,他有约。”

  “行了,他坐下了,在你右侧方30度位置,最里面那张桌。”

  郝良瞪了鹞子一眼,缓缓收起目光,把上身压低在桌上,徐徐转过头去。

  只见落地窗边的白色圆桌边坐着一位身穿灰蓝色休闲衬衣,蓝色牛仔裤的男士,正随手摊开一张“蝌蚪文”报纸,翘起二郎腿,目不转睛地读着。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罗御风?”

  “你看他右手小指根部的侧面有一个印记,看到没有?”鹞子凑近了,轻声细语地解释道,“应该是一个纹身,不过太小了,具体是什么,看不清,而且年份应该也很久了。我在网上好不容易搜到的几张图里,只要露出他右手的,都有这个印记。”

  “可以啊,鹞子,有你的!”郝良惊喜地送上粉拳一只,敲在鹞子的胸上。

  “那现在怎么办?待会儿要是来人了,就更不好下手了。”

  “我们是得马上行动了。不过,冒昧冲过去肯定结果惨烈。他眼下看是一个人,就怕不知道哪里窜出来几个彪形大汉,分分钟把我们KO了!我们可不能在法国蹲监狱,虽然巴士底狱很出名。”

  “快快快,废话少说,上点实在的!”郝良已经迫不及待等着鹞子眼冒金光的时刻了。在这种时候他是甘拜下风的,鹞子的确比他机灵。

  空气凝固了两秒,郝良却是一眼万年。

  “有了!”

  鹞子打了个响指,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取了桌上的一张餐巾纸,奋笔疾书起来。

  完成后摊在郝良面前候审,郝良一看就笑了,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

  鹞子销魂一笑,朝着服务生挥了挥手,然后用唇语打了半天手势。等到小帅哥终于点了点头,才小心翼翼递上叠好的餐巾纸。

  望着服务生端着盘子离去的背影,两人自此全部的注意力都凝结在他身上了。

  如果这位帅哥知道身后有四只殷切无比的眼睛片刻不离地盯着,会不会吓得腿软,把热腾腾的咖啡撒了一地?

  如此一来,那张餐巾纸自然也跟着殉葬了,结果可能会大不相同。

  可是幸许是郝良悲催的情场霉运,换来了幸运女神的丝丝怜悯,在这件事上打算给他一次性补偿到位。

  罗御风是这家店的常客,他习惯在吃甜品前先喝上几口苦咖啡。因此,这儿的服务生都知道罗先生不急着吃甜品,但咖啡的速度要快。

  服务生照例将一杯苦咖啡放在了桌上。可这一次,还多了一张餐巾纸,压在银勺的下方。

  罗御风右手握住咖啡杯,缓缓送入嘴边。另一只手灵活地翻叠着报纸,起落之间浮出他浓密的一字眉和一双锐利的眼。

  直至他完全对手中那份报纸失去了兴趣,才搁下咖啡,双手并用将报纸叠起来,露出他白皙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盘。

  忽然间,他流畅的双手动作慢了下来,缓缓伸出右手去捏咖啡碟上的东西。猛地,他抬起双眼,眼珠在整个店里左顾右盼地溜达了一圈。

  很快,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了这个不大空间里的两个同类:黑头发——黄种人——中国人。

  确定了他的发现后,他做出了一个让郝良和鹞子大眼瞪小眼的动作。

  他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抱于胸前,一动不动地盯着郝良和鹞子,嘴角挂着莫名的浅笑。

  这可折腾地两人够呛,既不敢再偷瞄过去,又担心猎物会瞬间转移,消失地无影无踪,真是横竖都没法摆出个正常的姿势。

  鹞子索性老脸搭上了,双手紧闭,蒙住脸,叉开指缝露出半只眼瞅着罗御风。

  如此滑稽的场面竟然持续了足足十分钟,双方不相上下,无攻皆守。可罗御风的时间毕竟耗不起,见两人如此不识趣,索性将报纸摊在桌上,起身拉开靠椅。

  郝良见大事不妙,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赶紧冲上前去,两人恰好在大门前的风铃下面对面。

  郝良心想:死就死了,豁出去了,反正回了国又是一条好汉!

  “嗯嗯嗯,那个hello ,my name is Haoliang,you can......”

  自从得知罗御风是金融精英,又长期居住在国外,中文肯定用得少。郝良没事就在记忆里回忆他的英语老师,奈何他的记性实在不咋样,一开口就后悔读书时没买六个核桃了。

  “郝良?”罗御风一开口却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我去,你说中文咋不早讲呢?害地我在这里出丑。

  还笑,八成是故意的!

  哼,你就得意吧,等我拿出传家宝,你求我的时候就到了!郝良在心里嘀嘀咕咕个没完没了。

  “你替谁做事?他们给了你多少钱?”罗御风冷冷地说道。

  “什么?钱?”郝良感觉入错了频道,怎么一下跳跃至此了?是自己耳聋了吗?

  “外面有我的人,你这样没意思。”罗御风的脸上划过一丝轻蔑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