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5章 学渣逆袭成股神?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19 2020-07-12 07:02:55

  朦朦胧胧一股幽香飘来,在郝良身边停住。他被这股浓郁的香味扰醒,使劲睁开双眼,心上人的笑脸就在眼前。

  “娇娇?你怎么来了?”

  “良子,我爱你,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了。”郝良大声坚定地回道。

  “既然爱,为什么不答应我妈?换个工作,别再做微商代购了。找个正经工作,考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之类的。再不行,去考个高速收费站也行,只要是带编制的工作,都行!”

  “娇娇,你?你?”郝良的声音越来越弱,“你怎么也,也这么?”

  “我?我怎么啦?我这是为你好,知不知道?像现在这个时代,梦想、理想能当饭吃?识时务为俊杰,懂吗?现实,现实点。你不是什么口红一哥,更不可能是马爸爸。现在不可能,以后不可能,永永远远都不可能!”

  “可是,可是我爱这行,想要给顾客提供最好的选择,看到他们高兴我就觉得满足!”

  郝良呐喊道,可他的声音越大,面前爱人的模样就越模糊。直至他歇斯底里喊出藏在心底的话,坐起身来奋力抓住爱人的双臂。

  妈呀!娇娇瞬间跟变脸似的,幻化出她母亲那张横眉、冷眼、大嘴的面容。

  “啊——”

  郝良猛地一推,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周围全是亮闪闪的电脑屏幕。

  喉咙干涸地不行,抓来桌上的矿泉水,“咕噜咕噜”下肚半瓶。定了定神,后背已开始发凉,伸手一摸,全是汗。

  “醒了?”鹞子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双手倒是半刻停不下来。

  “我睡多久了?”

  “八九个小时吧!对了,你手机一直震地厉害,没准娇娇找你。”

  郝良把剩下的半瓶水喝了个干净,才徐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五条短信。

  “你好,你们寻找神雕侠侣的事我无意听说了。不知道中国现在是几点,不敢冒昧电话打扰。对于你们的壮举,我很欣赏,没想到国内这样的好青年依然存在。

  我很感动,你爷爷的精神和你的执着,所以我愿意尽可能地提供给我了解的信息。你们要找的罗御风曾是我的偶像,在金融界是红极一时的人物,号称“金手指”,但凡他点过的股票都会涨。

  我曾一度想要结交于他,所以对于他的履历做了特别研究,当然用了一些你们涉及不到的渠道。他出国之前就更名为唐卓,而且修改了自己所有的信息记录,基本是能涂的都涂了。

  所以你们要找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于他为什么要改,我不知道。赚够了钱之后,他又彻彻底底地销声匿迹了,隐姓埋名到了法国做起了红酒生意。

  几个月前他还是波尔多酒商会的会员,在凯旋门附近的一家法餐厅和人谈生意。你们可以去那试试运气,但富豪的思维总是难以揣摩的。最后附上一张我当时兴起拍下的照片给你,祝你好运。”

  郝良觉得脑子有点蒙,短短的文字似乎给他建立起了另一个世界。他不可想象、从未涉及的领地,一个只能顶礼膜拜的形象悄然升起。

  罗御风,竟然,竟然是股神?

  一个初升高只有250分的学渣,逆袭成了金融界的翘楚?

  这种好事怎么就没发生在自己身上?

  等等,这个号码来路不明,连个自我介绍都没有。说不准是无中生有,谎报军情,也可能是戴错了帽子。

  去法国?

  那是代购干的事,我这连护照压哪个箱底了都不记得了!

  我要去吗?我要去法国吗?

  “干嘛?愣着冥想自己悲催的人生啊?”鹞子一双血红的眼飘了过来。

  郝良将手机递了过去,此刻他倒是很想听听鹞子的建议。毕竟他用三言两语就说服了杨老师的事,他是亲眼目睹的。关键时候,鹞子比自己能抗。

  “我操!我就说学渣也有春天好不好?看到没?看到没?这就是鲜活的事例,这就是华丽的人生。”

  说着仰头望向窗外,右手把偏分一抚,笑容满面地高声唱道:“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啊——啊啊啊——”

  郝良白了他一眼,恨不得把脸埋到沙发里:“你活五百年干啥啊?”

  “用奇迹书写学渣中渣的艳阳天啊!这罗御风只花了十六年,我估摸着自己得至少六十年。毕竟起步晚,也不能怨。

  这成了以后,总要再享受一番吧,这么算下来五百年我还嫌少呢!”鹞子眉飞色舞地徜徉在美梦中,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得了!说正经的!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鹞子蹭掉了渔夫鞋,双脚摆上沙发,盘起腿来,“肯定是去呗!天亮了我们赶紧填点肚子,回吉远去准备准备,你护照在我那。我给我兄弟去个电话,让他赶紧把签证给我们办了,这点小事驴子还是搞得定的。”

  “真去法国?”郝良心里有些打鼓,先不说这信息来源是否可靠。就算可靠,那也是几个月前的一张照片,还是个侧脸。

  除了能看出他穿着一件白衬衣,牛仔裤。有着一头黑头发,是个年轻的亚裔男性,其他跟看马赛克没区别,拍摄视角实在太远。

  就凭这就,要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去异国他乡找人?他什么时候再去那家餐厅还是个巨大的问号!

  “去啊!当然去!这情报都送上来了,照片都提供了。哎,你别说啊,据我判断,这个罗御风八成是个帅哥。虽然隔地很远,但是我已经闻到那种让人着迷的味道了。”鹞子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是闻到了铜臭味!身上有毛爷爷,都能和帅沾上边。”郝良嘟囔着。

  “错,这你就错了,兄弟。”鹞子一本正经地把双手架在膝盖上,“我觉得你就很帅,这足以证明我不是以钱取人。”

  郝良忍不住笑了,摇起头来:“你真想好了去法国?我们很可能一无所获。”

  “靓哥,口口声声要完成爷爷心愿的人是你。这到这节骨眼上了,怎么怂了?再说了,我哥俩从来没去过法国。

  去逛逛这个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圣母院,以后我撰文、拍图也能提升几个逼格呀!身体和灵魂总要一个在路上不是?”

  “鹞子,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啊!我们那点存款。”郝良知道拦不住鹞子了,最后兜底的牌无论如何都得摊上,万一到头来血本无归,两兄弟反目相向,可得不偿失了。

  “郝良,不就是点老婆本吗?至于吗?人活着怕没钱啊?”

  鹞子双腿利落地一缩,穿上鞋。把沙发上的外套顺手一甩,搭在肩上,转身就走。

  “洗把脸,塞牙去!”

  人迹寥寥的网吧里,只听见淅淅索索点击鼠标和敲打键盘的声音,鹞子那一路妖媚婉转的小调格外响亮。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鹞子的发小驴子,是多家旅行社的老总,不到三十就事业、爱情双丰收。家有娇妻候,家务有人做,说到底还是胎投地好,有个富一代的爹。

  驴子这个富二代对别人可没几个好脸色,可唯独对这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却是够义气。

  接到鹞子的电话,立马火箭式地安排好了去法国的一切,连吃住行的费用都打算大包大揽了。

  结果郝良面薄,脾气倔,非要提出AA制。鹞子拗不过他,只能推脱了驴子的盛情,让他帮忙定了个别墅酒店。郝良掐指头、打算盘做出的出行计划,只够青年旅社的铺位。

  鹞子这次却心一横,怎么都要定了别墅酒店,宁可啃馒头也要享受一回。郝良好说歹说,日说夜说,两人最终达成一致:在巴黎郊区定了一家号称“别墅酒店”的旅社。

  除了给力的驴子,郝良和鹞子这对难兄难弟,似乎开始交上了好运。直播了罗御风的照片后,热情的网友迅速人肉出了这家餐厅——Laduree,位于香榭丽舍大街上。

  离凯旋门很近,堪称法国甜品中的极品店,人均消费在15欧左右。目标地锁定了,而且价格不算贵得离谱,郝良终于舒了口气。

  决定前往法国的消息在网上一刷,“好人铺”的关注度直线上升,粉丝已过百万,鹞子每天数着关注度像看到RMB一样。

  对于自己勇往直前的决定带来的初期成效,他感到满意和自豪,他预言任务结束时,“好人铺”的关注度会破千万,销售量至少翻十倍。

  为此,他一鼓作气做了3个小时的面对面演讲,最终顺利抠出了郝良存了近五年的老婆本的50%,作为旅行经费,这可已是原先计划的5倍之多啦!

  郝良仰天长啸:“鹞子,你不去卖保险真是可惜了。”

  顺利的开始并不意味着一切顺利,到达巴黎后,小雨的天气持续了三天。

  白天两人就蹲点在Laduree,要一份甜点守到打烊。夜里打了鸡血的鹞子撑着伞,在各大标志性建筑门口打卡留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