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4章 十六年前的档案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154 2020-07-11 06:35:38

  “你是说你们是郝爷爷的孙子?”女老师的面色柔和起来。

  “他是,他是孙子。”鹞子赶紧侧身指向郝良,嬉笑着露出上齿。

  “我看到那条新闻了,还以为是炒作呢!没想到你们真的在找那些信的所属者。”女老师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来来来,快坐。喝点什么?茶水?”

  面对女老师突如其来的热情,郝良觉得不可思议,他想不通其中的逻辑。鹞子却得意洋洋、信心满满地微笑以待,拉着郝良在会客沙发上坐下,并主动承接了沟通的使命。

  “这位美女老师。”鹞子开口了。

  “我姓杨,你称呼我杨老师就好。”

  “好的,美女杨老师。是这样的,我们接到可靠消息。现在要找的这个罗御风,很有可能和这些信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要找到他,就能获得收件人‘小烂毛’的消息。我们从吉远到这,一路直播,围观的小伙伴那个热情是相当高。

  刚才你那美照,放心!我的手机自带美颜效果,我已经发到群里了。现在大家都等着你为他们揭晓谜底呢!”

  杨老师的脸刷就红了,二十几岁的人果然绕不过互联网的世界。她既对突如其来的网红诱惑心动非常,又无比感念鹞子的贴心,眉宇之间的欢喜溢于言表。

  “真的吗?那我可真不能辜负这么多热心观众。可是,”她突然脸一沉,拉低了声音,“我也是才来学校没多久。你们要找的这个人都是十多年前的学生了,个人的档案肯定没在了,只能从校方的记录里查查。”

  “我在此替亿万网友谢谢美女杨老师了!”鹞子双手抱拳,朝着眼前这位跃跃欲试的年轻女老师一拜,惊地她连连推脱,马不停蹄蹬着高跟鞋上了二楼。

  “哎,千万别夸我啊!千万,务必,别!”鹞子一本正经地扬起头,双手交叉抱于胸前。

  “哼,你小子长能耐了啊!有这手!让你给我当帮手真是可惜了!”郝良第一次觉得鹞子这身折腾劲有转化成正能量的时候,不禁感慨。

  “叫你别夸我,听不懂呢。这活儿还没完,早夸早破功。你懂不懂呀!”

  “好好好,那你憋着,好好憋着,小心被屁憋死!”郝良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哼,被屁憋死也总比被气憋死强。赶明儿我去大战你岳母娘几个回合,看她还不乖乖束手就擒,把娇娇双手奉上!”

  显然鹞子嘚瑟地已经飘飘欲仙了,半天没听到有话来接,才扭过头去望。郝良的脸色果然不妙,鹞子尚未被胜利的幻象冲昏头脑,果断闭嘴。

  “来了来了,等久了了吧?”杨老师手里捏着几页纸,匆匆跑了进来,把凹凸不平的木板地踏地“吱吱”作响。

  “很抱歉,按规定我们的文书档案是不能带出阅览室的,更不允许像这样被翻阅。不过能查到的资料我都看了,简单做了个笔记。”说着杨老师将手中的纸递给鹞子。

  “罗御风这个学生算得上是一匹黑马,他当年的入考分数只有250分。这个成绩绝不可能进到这里,全市最好的高中。关系或钱,这很明显。

  他在第一中的表现平平,那一届的大型活动都没有他的身影。差生在我们这里是很难混的。

  期间,他受过一次严厉批评,不过多亏了任校长,并没有记在他的个人档案里。

  但是,你们想的到吗?这样一个各方面平平的学生,竟然在高三的时候申请到了斯坦福大学。”

  “什么?美国斯坦福?”对于名校,郝良去不了,但门牌号还是门儿清的。

  杨老师费解地笑道:“是啊,我也完全不能想象会有这样的学生。可惜记录里没有详细记载他是如何赢得考官的认同,否则倒是可以当做后进生的案例讲给学生们听。”

  “那还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吗?父母的,家里的或者别的什么人的。”

  “他没有参加高考,所以很多信息基本为零。我唯独在校长谈话记录里看到有约谈他父亲的记录,可是没有联系方式。”

  “照片?照片有没有?”鹞子仍不甘心,心想只要有图,就有真相。

  “我没看到。他没有参加高考,毕业照应该都没拍。那时候还没普及电子学籍,我们学校也是近五年才着手完善到位的。”

  三个人陷入了默契的沉默,显然忙活了一圈的结局没让任何人满意。郝良估摸着也拿不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了,用手肘拐了拐鹞子,起身向杨老师伸出右手:“谢谢你,非常感谢。杨老师,我们,我们就不打扰了。”

  鹞子比郝良失落,站起来也是歪歪扭扭的。刚才的傲娇气去了一截,像个小媳妇儿似的。

  “那个,那个,杨美女,杨老师。你提供的信息呢,我一定会如实地在直播中告诉网友的。放心,等到‘杨过’和‘小龙女’重逢时,全网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到时候我让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哎哎哎,靓哥,你拽我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湖南卫视、北京卫视,都,都,啊!啊!”

  “你们,慢走啊!”

  小杨老师没想到,这件奇遇最后作结的方式竟然是一个壮汉用手臂生猛勒住她伯乐鹞子的脖子,硬生生将他拖出了办公室。

  旧木地板上留下的两道拖痕怎么都弄不干净。这反倒提醒她每日关注“寻找神雕侠侣”贴的最新动向,尤其是自己出镜的那部分,截图发朋友圈是必须的。

  鹞子果然带红了她,在她的方圆十里。

  郝良站在十字路口,十米开外的红灯一动不动。对面的行人姿态各异,他不由得拽紧了拉杆箱,开始用脚尖杵着地。

  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每次卡住了,他都会如此:默不作声,光拿脚开涮。鹞子瞥了一眼郝良,一肚子的话,眉头一皱又咽了下去。

  穿过斑马线,斜侧面正是一家早餐店。现在已经快到午饭时间,老板也不紧不慢地擦锅整理了。

  郝良将箱子拖到早餐店门前,手一拍拉杆缩了回去。两脚叉开,屁股往下一坐,顺势掏出衣兜里的烟和火机。蹲下来的时候已经点上了,正往里吞着第一口气。

  “靓哥,我们现在去哪儿啊?”鹞子弱弱地立在一旁低头呆望着郝良。

  郝良连吸了几口烟,眼巴巴地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吐出一圈圈白烟。

  “靓哥,我看要不咱们打道回府吧?杨老师那点信息怎么可能找的到人?我们继续在这待下去也是白搭。到时候别罗御风找不着,把您这尊容毁成罗玉凤了,就亏得裤衩都没了。”

  “鹞子,”郝良忽而站起身来,将指间的烟往地上一扔,右脚随之踩了上去,“你那直播现在有多少人了?”

  “我看看啊,”鹞子翻出手机,“粉丝一路在涨,现在有5w多了。”

  “很好,你把刚才杨老师告诉我们的所有关于罗御风的消息整个文,简洁、精准的那种。扔到群里,求支援信息。”郝良俯身拖出拉杆,将箱子拖至双脚中间,“我们走吧!”

  “啊?走?去哪里啊?”

  “去网吧!”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是要去撸一把吗?靠,还是兄弟你懂我,手机上操作哪里赶得上键盘上来得过赢,你不知道,每次,每次我带团的时候……”

  金涌网吧,进门左手边的第三张卡座,外面坐着不亦乐乎的黄毛青年。挂着耳机,手忙脚乱地操控着键盘,大快朵颐地吃着盒饭,时不时爆几句粗口。

  十几轮血战后,乌烟瘴气的网吧里清爽了不少。鹞子这才隔着耳机听到自己的声音,的确尖锐得刺耳。

  摘掉耳机时双耳已红得发烫,欲要倾诉一番。扭过头去看隔壁屏,竟全是密密麻麻的网页。

  “疯了吧你,靓哥!你竟然没有去血战!有没有搞错啊!你上知乎?人人?这什么?校内?你是在追忆似水年华的初恋吗?”

  “我在找罗御风。”郝良的双眼紧盯着屏幕,右手食指均匀地滑动着鼠标。

  “啊?你还没死心啊?这都好几个小时了,直播群里提问的多、回复的少,畅想的多、干事的少。这茫茫人海,他罗御风算个鸟?

  再说了,这位大哥现在怎么也都三十好几了,和我们这种网络原住民不一样,说不定人压根不爱上网。

  他那代人不是忙着挣牛奶钱就是回家洗尿布,哪里有空看直播呀?你以为,”

  “我不以为,行了吧!”郝良有些丧气,把鼠标推到一边,往身后的沙发一瘫,“这家伙果然什么都没留下,连个照片都没有。”

  鹞子端起郝良桌前的盒饭,撕开筷子就吃。饭菜已经凉了,可他的嘴却温度不低,炮语连珠能自动加热饭菜,这是鹞子的发明,他为此曾想过上专利。

  “我跟你说,靓靓,这个罗御风啊,他呢就和你我,不!是我,差不多!大神一个,隐形的潜力股。

  在没爆发之前,他一定是无比低调,且过着灰暗的人生,内心渴望能一鸣惊人却就是没辙。奈何肚里又没墨水,写不出悲欢离合啊!

  像人人啊、校内啊这样的青春期交友平台,怎么可能是他的主战场?除非游戏差不多,说不定是把好手,呵呵!”

  说到兴头,转身一望,郝良早已侧身蜷缩到沙发角,呼呼大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