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只偷看他一眼

第二十八章 各奔东西吧

我只偷看他一眼 葛覃非茗 2427 2020-07-24 08:01:00

  她出门直接打了一辆车,陈京梅早上会去上班,唐袖不必担心被她抓到一夜未归。

  她坐在车里,闭眼紧攥着手机。

  真的想抽自己一巴掌,她这是图什么?

  人走茶凉罢了。

  说好的只是玩伴,她却想要更多,而他,又吝啬于给她想要的。

  行吧。

  唐袖在心里冷哼一声,她就当这次是给自己买教训了。

  失身而已,没什么吃亏的,她也爽到了不是么。

  ……

  **

  整个周末,唐袖都没有联系宋珹,当然,他也没联系她。

  唐袖对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她没有花费时间去想,因为真的没用。

  “翟嗣,你有没有想过谈恋爱啊?”上学的路上,唐袖神思倦怠,一脸心事。

  翟嗣闻言,下意识暼过头看她,语气带着异色,“你想和我处对象?”

  “我不谈恋爱。”唐袖自嘲一笑,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前面,“我看着特别不顺眼,你有办法解决一下么?”

  翟嗣目光投过去,只见宋珹和柯柔并肩走在前面,一路上两人频频转头,似有说不完的话。

  他勾唇笑了笑,“你想让我搞定柯柔?”

  “都可以。”唐袖微眯起眼,笑得有几分变态,他挽上翟嗣的臂弯,言语真诚:“他俩任何一个都可以,我现在特别讨厌他们。”

  翟嗣舌尖顶腮,语波平平:“周五那天还爱得死去活来,怎么才两天就恨上了。”

  闻言,唐袖挽着翟嗣大步靠过去,故意很大声地说话:“没办法,我从来都是三分钟热度。不信你看看,除了你,我还和谁玩得久过。”

  看着宋珹和柯柔不紧不慢地走着,唐袖越来越气,她突然上前狠狠撞了柯柔一下。

  “啊……”

  因为她从背后撞上来,柯柔毫无准备地向前踉跄了几步,同时被惊吓出声。

  宋珹瞬间就抓住她胳膊,帮她稳住身体。

  柯柔缓了缓神,转过身看着一脸得意的唐袖,她声音拔高:“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路不止你能走,你挡到我了,我只好推一推。”唐袖扬头看着柯柔,嘴角挂着伪善的微笑。

  她就是故意找茬,她就是胡搅蛮缠不讲理,但谁又能拿她如何呢。

  唐袖满眼都是恣意妄为之色。

  “唐袖,我和宋珹只是碰巧走到了一起,你至于这么欺负我么?”柯柔紧蹙着眉头,怯生生地看着唐袖。

  唐袖闻言冷然一哼。

  啧啧啧。

  瞧瞧这透着绿茶味的话。

  故意在宋珹面前示弱就算了,还趁机踩她一脚呢。

  唐袖连连点头,缓步走上前,又推了一下她肩膀,笑得薄凉:“我就欺负你了,怎么了?你也可以欺负我啊。”

  “你……”柯柔被她强势的姿态逼得连连后退。

  见她这副小白花的伪纯模样,唐袖就想吓唬吓唬她。她毫无防备地抬起手臂,冲着柯柔的脸就假意扇了过去。

  但一般情况下,绿茶婊身边都有瞎男人,宋珹就是柯柔身边的瞎子。

  手腕被他握住,唐袖对上宋珹清冷的目光,怒气愈发强烈。她手指紧攥成拳,用力地往柯柔脸上凑,但只要宋珹微微用力,她的零星力气就如同以卵击石。

  她原本只是假意,但现在她真的想把柯柔和宋珹都打一顿。

  她咬紧牙关狠狠用力,宋珹的手劲也随之增加。

  “唐袖,适可而止。”宋珹目光漫然,嗓音清漠。

  他很高,唐袖需要仰着头看他。

  此时他的冷漠让她心碎,她无法想象,之前和她肌肤相贴,对她温柔体贴的人,如今却为一个她讨厌的人伤害她。

  唐袖死死地瞪着他,却没有生出一滴眼泪。她现在气到极致,只想让对面的两个人不安生。

  “适个屁可而止。”翟嗣一手扯过唐袖的手,把唐袖拉到身后,同时狠狠一掌推开宋珹,冷呵:“你把她手攥红了,女生的事你一男人插什么手。”

  宋珹目光睇着唐袖发红的手腕,一时缄默不语。

  他不是故意的,是她太执拗了。

  唐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拉上翟嗣胳膊,仰头甜甜一笑,“阿嗣,用不上动气,他们不值得。”

  翟嗣眯眼看着宋珹,继而又冷冷瞥了一眼一旁泫然欲泣的柯柔,他拉起唐袖的手,转身进了教学楼。

  上着楼梯,唐袖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其实你刚刚不用帮忙,不超半分钟,我就要上脚开踹了。”

  “……”

  “不过有你出手,也算速战速决了。”

  “……”

  “唉,我是真没想到,柯柔这么绿茶。上次她来找我,说让我离宋珹远一点,这次,竟然当他面踩我。”

  “……”

  “果然,男人都是瞎子,就喜欢扮柔弱装可怜的女人。”

  “……”

  翟嗣一直不给回应,唐袖歪过头,摇了摇他胳膊,皱着眉头,“你不认同我的话是吗?”

  翟嗣努努嘴,“这是你俩的事,和我没关系啊。”

  他的信条就是绝不掺和女人间的斗争。

  唐袖咬唇,笑得受宠若惊,“那你刚刚还帮我?”

  她不知道宋珹现在怎么想,但刚刚翟嗣的入场,确实让气氛到达了沸点。

  翟嗣一把把肩上的书包甩给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废话,他都不讲原则了。我还能看他伤你?当我死了么。”

  “呦呦呦,爱了爱了。”唐袖背好自己的书包,快步跟在翟嗣身边上楼,边走边说:“你数学好不好?”

  既然和宋珹各奔东西了,她的数学就得换个老师,如果翟嗣不会,她真就得去补习班补课了。

  虽然浪费时间,但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岂料,翟嗣话锋一转,把问题抛回给她,“我家很有钱,你知道吧?”

  唐袖虽然没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如实地点点头。

  翟嗣家的产业都在国外,爸爸是上市公司老总,妈妈是全球品牌排行前十的高端美容院店长。

  虽然他们常年定居国外,但是在唐袖出国那几年,她就对翟嗣的家底有所了解。

  四个字概括,高攀不起。

  见她失神的表情,翟嗣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

  “听过败家子吗?我打算坐吃山空,帮他们把花不完的钱花掉。所以,”他刻意在此停顿,冲她挑眉轻笑,缓缓道:“你见过败家子热爱数学?”

  眼看着他如此狂妄自大的模样唐袖只能乖乖袒露心声:“卧槽无情!”

  想做一个败家子?

  这话说的太硬了!

  翟嗣手插在兜里,步伐挺阔,笑容慵懒随适,“你也别费脑子学了。毕业就来给我做秘书吧,端个茶倒个水,年薪百万,多好。”

  正巧走到一班门口,唐袖惬意地抬了抬下巴,“这奢侈的福气我真是受不起,回班做书虫了,拜拜。”

  唐袖把翟嗣推进门,转身回了自己的班。

  她第一次从前门进来,在路过林娇座位时,她猛然停下。

  林娇向来和她不对付,见她停下,她也站起了身,神色莫名的紧张,“你想干嘛?”

  唐袖淡然一笑,语气平淡:“想和你换个座位。”

  换座位?

  林娇往后排看了一眼,那她岂不是就和宋珹做同桌了?

  她想去,但又觉得唐袖不会这么好心。她微蹙眉,眸光放肆打量着唐袖,试探问:“你真心的?”

  闻言,唐袖重重点头,手指做起誓状,对她承诺:“真心的,绝不撒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