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只偷看他一眼

第二十七章 不合时宜的吵架

我只偷看他一眼 葛覃非茗 2450 2020-07-24 08:00:00

  房间内,唐袖坐在床边。

  手臂消完毒微微抬着,她的腿搭在椅子上,宋珹正在给她用生理盐水清洗腿上的擦伤。

  刚刚一波痛感消失,现在却又袭来。唐袖咬着嘴唇,声音也能从喉咙里嗌出来。

  “嗯……”

  明明是痛的,她的闷哼声却听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愉悦。

  “别叫了。”宋珹拿着棉签给她涂碘伏消毒,许是恶作剧心理作祟,他手上力度突然加大。

  “啊!”唐袖疼得瞬间皱起五官,一掌拍在他的胳膊上,发出响彻房间的脆响。

  “呵……”宋珹低缓笑出声,他把用过的棉签丢进垃圾桶,长腿一勾,拉着椅子坐到她面前。

  “唐袖,知道自己刚刚那声音像什么么?”

  他的笑容暧昧不明,唐袖一猜便知,她神情幽怨,蠕了蠕唇:“十八禁声音。”

  “不准确。”宋珹霸道地捏了一下她的下巴,啧声道:“这声可不是一下俩下能弄出来的。”

  “……”

  唐袖脸色通红,她自己都感觉到烫脸。

  他为什么,这么懂?

  宋珹见她一脸赫然,冲她扬了扬下巴,戏谑道:“姐姐又仗着自己成年,开始脑补画面了?”

  姐姐,他又叫她姐姐。

  唐袖知道,他只有有调情意思的时候,才会这么叫她。

  下一秒,她倏地身体一倒,背躺在床上,目光闪烁地望着天花板。

  “宋珹,做吧。”

  她突然的出声,着实让宋珹挑了挑眉。

  原本她以为唐袖会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女生,只要没到临门一脚,她都有机会停下,或者反悔。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看错她了。

  她就是表里如一,敢爱敢恨。

  宋珹起身,走到窗边靠着大理石台,问她:“有经验吗?”

  唐袖答,“没有。”

  宋珹语调拉长地哦了一声,随即他语态轻佻地笑着说:“开新路很疼的,还会见血。你身体这么娇气,受得住么?”

  “那为什么有的人说舒服?”唐袖单臂支起,手拄着头挑衅。

  “……”

  宋珹当下没有回答,就在唐袖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倚着墙的少年正了正腰间皮带,嗓音轻描淡写:“多做。”

  “实践得出的真知?还是你哄我的计谋?”唐袖错开他深泓的目光。

  宋珹长得好看,本来略显凌厉的五官被一双桃花眸润化,增添了许多眉目里的深情。

  不需用情便自带深情,这种眼神看着唐袖,她除了沦陷别无他法,想逃都不得要领。

  “唐袖,是你在追我。”宋珹道。

  所以,他不存在哄骗她做什么的心思,也没那个必要。

  “是虽然是,但是……”唐袖语塞,她指尖扣着身下的被子,嘟哝一句:“能开始了么?”

  下一秒,房间如陷入死寂一般安静,静得唐袖一遍一遍回味自己的话。

  能开始了么?

  好像显得她很心急一样。

  “躺好吧,别乱动。”宋珹手覆上皮带,唐袖只听到一声皮扣轻响,身上就多了一份重量。

  唐袖心跳瞬间加速,怦怦跳得她说话都在发颤:“关灯……行吗?”

  闻言,宋珹瞥头看着房灯开关,抽下自己的皮带,随手一甩,房间漆黑一片。

  ……

  **

  嗡。

  唐袖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慵懒地在床上翻了个滚,才伸出藏在被子里的白皙手臂。

  够到手机,她闭着眼睛接听,嗓音带有一丝刚睡醒的哑糯:“喂?”

  “唐袖,下楼。”

  是翟嗣的电话。

  唐袖一时间有点懵,“下什么楼?”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今天周六,出去玩吧。”

  唐袖猛地睁开眼睛,大脑清醒,昨晚的片段瞬间涌现,她紧张感爆棚,导致声音拉长:“那个……我没在家。”

  这种时候,她属实是脸红心跳的。

  怕被人发现,她小心翼翼地藏着掖着。

  可突然,那面的翟嗣突然冷哼一声:“唐袖,我怎么觉着你现在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

  “怎么可能?”唐袖瞬间大声反驳,颇有欲盖弥彰的嫌疑。她轻咳了一声,故意压低嗓子说话:“我昨晚睡觉忘关窗了,今天嗓子发炎,说话有点哑。”

  “哦,”翟嗣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那你说说,现在在干嘛呢?”

  他就是不信她现在在干什么好事。

  唐袖嗯了一声,随口编造理由,“我在找补习班,打算补补数学,真没做别的事儿。”

  “真没劲,你找吧,我自己玩了。”翟嗣真的嫌弃她无聊,直接挂了电话。

  唐袖一口凉气吸入,终于是结束了被拷问。

  她放下手机,突然意识到宋珹不在。下意识地侧过头,就见宋珹坐在窗台上。

  吞云吐雾之际,缭绕的烟雾遮住了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坐在高高的窗台上,视线看着窗外,手指夹着的烟已然快要烫到皮肤。

  “宋珹。”她叫了一声。

  宋珹循声而来,“电话打完了?”

  唐袖没听出他话中的不悦,她食指中指并拢,放到了嘴唇上,同时眼睛看着他下垂的手,似是开玩笑:“再抽,就要吃烟灰了。”

  宋珹垂眸,发现半支烟只剩下烟蒂,他徒手捻灭,双臂撑着身体,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他帮她捡起地上衣服,从里到外,全部给她放到身边。

  “还疼不疼?”他问得隐晦。

  “啊?”唐袖目光看着自己的衣服,脸上的赫然还未散去,突然被问懵。

  但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连连摇头,“不疼了。”

  现在确实不疼了,但昨晚她感觉自己真的会死。

  血汗泪都给他了。

  就比如凸和凹,如果凸的型号太大,凹一定会承受不下,那就得需要时间磨合。

  “洗澡吧,一会儿出去吃饭。”他似是顾及唐袖脸皮薄,背过身俯着窗台,眺望窗外。

  ……

  **

  下楼时,唐袖看了一眼电子表。

  卧槽!竟然已经十二点了!

  她睡了这么久?!

  “现在都中午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唐袖拉上他的手臂,声音比以前对待他时更柔了。

  许是关系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她现在对宋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了底气和勇气。

  “我没有吵人清梦的习惯。”宋珹声音泛着淡淡冷漠,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开心。但他没有拒绝她的触碰,任由她缠着。

  “宋珹,我说你是渣男吧。这才第二天,你就腻了我?”唐袖脸色也沉了下来,因为她发现宋珹的情绪,自一大早开始就有点奇怪。

  她把自己有的都交了出去,他为什么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宋珹停下脚步,垂眸看着她,深泓的桃花眸底翻滚层层情绪,但最终,他又靠自己平静下来。

  “宋珹,我真的生气了。为什么你明明不是一个闷油瓶,却永远选择对我缄口不言。”

  “……”

  宋珹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想听她一口气把不满全部宣泄出来。

  “当初说看上我的脸,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但现在我什么都给你了,才发现,你真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你一刻都不能多熬,下了床就想结束。”

  听她说这么多,宋珹神情一如既往冷静,语波平淡:“我没有这么想。”

  他没有想否认一切的意思,他只是很讨厌那种感觉,就是唐袖不止对他一个男人好。

  “你看,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连多说几句好话都不肯。宋珹,你心真狠。”

  她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往外面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