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七章 当我多乐意呢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55 2020-08-31 21:10:02

  周自柔走之,裴盏跟。

  傍晚,色翳暗,跟绕一道墙,再踏一条走廊,远处拐角便屋子,步行分钟。

  安排住处,让离近,裴盏满意扬眉。

  :“因久做一梦。”

  “就周马宴。”

  “梦里因骑马,被驼马,而马疯似一路狂奔,跑森林里,救,马背掉,接住。”

  少眸色深沉坐圆桌,昏黄烛光,手指摩挲喝茶杯。一遍一遍,话。

  半晌,就茶身轻轻一捏端。

  颚线流畅,少竟就唇印,覆。

  茶杯抵殷红嘴唇,残剩水珠顺内侧茶杯缓缓入喉。

  暗暗立誓:“定负所望。”

  清晨,周自柔打哈气迈府门,气派石狮子旁辆马车备。

  “果大户人,一人府特意备辆马车。”周自柔揉揉脸,驱散睡意。

  “姐姐!”

  “柔儿。”

  周霸周霄诚,周自柔定睛一才俩一人站一辆马车。

  俩伸手。

  周自柔:“???”

  “姐姐坐马车大哥马车?”周霸跑。

  周自柔反手指自己:“配拥一辆单独马车吗?”

  周霸颇难。

  ,人安排马车,周霸因周自柔一辆,便交代人用备一辆。

  找管,管周自柔配置马车,因大少爷小姐乘一辆。

  周霸周霄诚,周霄诚斜睨一,轻飘飘一句:“柔儿喜静。”

  太吵?!

  周霸:“全程闭嘴。”

  周霄诚挑眉。

  让周自柔自己一辆马车因管住周自柔,毕竟隔壁府邸林藕羽马宴。

  周自柔周霸一辆,题。

  坐马车周自柔被颠难受,偏偏周霸一句话:“咋?”

  周霸悄悄:“——霸——怕——吵——————”

  周自柔瞅:“病吧。”

  周霸一脸委屈。

  ~

  里一块宽阔,四周训练素侍卫守,精兵严肃而庄重,间搭豪华巨大棚帐。

  人人穿精美而华丽服饰,各种各异马服让人一亮。

  尤其女眷,平娴淑礼,此却英姿飒爽,平添一丝英气。

  周自柔走其觉自己黯淡少,周霸低:“女姐姐。”

  周自柔豁笑笑。

  周霄诚叫周自柔一二皇子行礼,周霸爽:“何故叫?”

  “叫柔儿,跟?”

  “当。”

  周霄诚一副“解”子抬抬眉,转身先往走。

  “……”周霸一,觉道哈。

  二皇子其几位皇子公营帐内,周自柔跟自己大哥,体行礼。

  二皇子唤。

  众皇子弟唯二皇子最尊贵,故而居首位。

  二皇子心神宁,长公及,叫人抬坐。

  二皇子反应:“本宫疏忽,周兄周小姐莫见怪才。”

  青男子身高近七尺,偏瘦,穿一袭绣绿纹紫长袍,隐隐见龙阳之姿。

  如果裴盏,就将皇吧。

  周霄诚:“敢。”

  周自柔心感慨,注意旁传悉簌一异光。

  音大,足够听清议论。

  原五公撞衫。

  “……”

  算完全一,人穿绯绿绣蝶短衣窄袖长靿靴、蹀躞带。

  撞衫种,古代女子大忌,尤其位低位高撞衫,自就者吃亏受骂。

  五公脸难。

  一众小姐等热闹,周自柔觉摊身真蹊跷搞笑。

  一堂堂尚书千金,参加马宴之关系重大,参加公小姐穿颜色花,人打听?犯弱智一错误?

  一就人搞鬼,周自柔勾嘴角,气杀人。

  周自柔低。

  懒应付。

  “怎?故意跟本公穿一?”五公冷笑。

  递茶丫鬟小心翼翼走,途周霸,被兀突伸一条腿慎绊倒,手里茶直直朝刚营帐人身泼。

  “小心!”

  道音喊口,周自柔光线暗一瞬间。

  刚林渺渺林藕羽突遭意外,林藕羽离近,长袖一挥护住林渺渺,故而林渺渺被泼水。

  喊二皇子始接受众人意外打量。

  “长姐,呀,二哥当真顾大庭广众人。”五公急行,一见林渺渺就跟见死敌一,立马将撞衫忘九霄云外。

  平阳瞪瞪:“准胡。”

  五公恼羞怒实气,刷站,众人注视,明目张胆走门口,故意撞倒林渺渺:“卖惨子谁呢,恶心!”

  二皇子:“五妹!做。”

  “……”

  大人精,二皇子五公态度,立马就懂当情况。

  约而,离林渺渺周自柔远一。

  半辰才比赛之,大先熟悉熟悉马场环境。

  周自柔此倒意,五公找麻烦就挺。

  周自柔甩掉周霸,晃悠离棚帐稍微远一方,里几乎士兵守卫。

  本一人呆,揪撞衫幕之人,结果一转身,见骑马林渺渺。

  周自柔本打招呼,林渺渺跟见一,避神。

  “……”

  ,做梦一。

  周自柔展五指立空,跟招财猫一又收。

  say hi就say hi,当乐意呢??

  周自柔牵马绳,打算离方,让林渺渺自清净。

  “周小姐打算难阿盏?”林渺渺冷清音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