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六章 只剩下你了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20 2020-08-30 21:01:22

  接几,裴盏一如往常教自己。

  途抱怨恨,裴盏毫无满情绪,仿佛生一,奇怪。

  林藕羽大仇恨,勉强相处。

  周自柔受许。

  骑术大长,许,所裴盏再马教习。

  周自柔因心虚,骑马尽量避裴盏远远,裴盏至少舒服。

  结果烦,少面容闪黑眸,偶尔因心神宁,泄露一丝偏执戾气。

  “……”果搞懂神病。

  林藕羽日日。周自柔彻底夹心饼干。

  “,林表哥,次跟,呀?”

  离裴盏远,周自柔感轻松,林藕羽,结果一直。

  林藕羽神微。

  周自柔跟停。

  “周表妹及笄吧?”

  周自柔摇:“,月。”

  具身体及笄,其实周自柔代快十八。

  “及冠。”林藕羽深思片刻,道:“最近里安排婚。”

  周自柔听啥?!

  安排婚?

  “,挺啊。”又继续,周自柔实道该。

  林藕羽目光灼灼盯,意所指。

  ,周自柔该反应。

  周自柔僵住,见林藕羽神,心里呸,挺妹!周自柔话。

  倏尔改口,刚反应似:“?!”

  “林表哥亲?林表哥哪姑娘亲?,谁行!意意!”

  霸道话林藕羽肯定舒服。

  喜欢懂礼女子,周自柔每次面撒泼打诨用。

  等安抚,自己再闹一闹,办法,接人冷,渐渐就用联系。

  少如此直白而露骨话。

  林藕羽自禁弯唇。

  周自柔:“……”

  挖槽,按剧情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日马宴,柔儿一道吧?”林藕羽似水睛越柔。

  “柔儿自乐意!”周自柔立刻:“……大哥弟一道,大哥让一。”

  林藕羽略微失落,解。

  大哥确实管束严苛。

  ~

  “小姐刚刚林公子?”裴盏走,拉住马绳。

  周自柔:“呀,随便聊聊。”

  裴盏觉,让林藕羽笑心谈话内容随便几句聊聊。

  林藕羽今日先走,周自柔面剧情,林藕羽亲。

  攻略屁裴盏呀!

  亲,冠夫姓,就脚踏船儿,一枝红杏墙,怎攻略?

  周自柔心神宁骑马,马一注意踩滑,被一冰凉手扶住。

  裴盏定定盯。周自柔逃虎穴又入狼窝,连牵强笑挤。

  残阳如血,映照闪亮丝。

  裴盏见僵硬站片刻,接眨双又大又圆,气:“裴盏,今几岁?”

  顿顿:“今刚满十七。”

  比自己小一岁。

  因自小营养足骨瘦嶙峋,十五岁。

  周自柔心焉:“打算结婚呀?”

  周自柔听懂自己意思,又文绉绉一遍。

  其实裴盏听懂,却急,将手松,朝睨:“小姐婚?”

  猝及防被一反,周自柔噎一:“话呢。”

  裴盏垂身侧手捏紧,微微眯,却显露一副无辜单纯模:“小姐林公子婚吗?”

  “……”

  周自柔疑惑一:“怎始叫小姐?叫周小姐吗?”

  夜风吹衣衫,心涌一阵烦躁:“裴某脱离林府,林府人。”

  “周小姐救水火,裴某护周小姐安危,子便周小姐。自唤小姐。”

  周自柔呆住:“啊……”

  裴盏怜兮兮,嗯一,脸写“就剩”。

  皇子小变态无异一被抛弃流浪狗,又受伤。

  弱而废,一副谁弄死子,格外惹人怜爱。

  周自柔肩沉甸甸。

  道光,照大。

  “既,走吧。”周自柔腾升一股气,抓手。

  ,周自柔终由让脱离山顶洞人身份!

  裴盏所,乖顺被带走。

  见方。

  少眉毛勾,偷偷笑。

  被柔荑牵,少睫低垂,睫毛浓密,乌黑明亮睛,宛如一甜小狗。

  周自柔裴盏自己院子里安排一间房,府里丫鬟人见裴盏,道身份。

  “就院子里住哦,尽量别别处,别方确定人认。”带一间提打扫屋子,周自柔径直坐,自己沏一杯茶。

  计划:“一段间,等店,店内安排一住处,就住里,就自啦,更安全。”

  裴盏听见一被安排走,眸渐深。

  周自柔转身,喝完又拿另一杯子,倒一杯。

  裴盏立刻展笑,一双乌瞳愈乌黑洁净,接茶杯,离乖巧:“。”

  “东西叫连枝取啦,别担心。”

  本东西值特意取,裴盏嘴角翘:“劳烦连枝姑娘特意跑一趟。”

  周自柔笑:“话该跟连枝。”

  “连枝姑娘,定亲自道谢。”

  周自柔今实累,身体阳光浴里脱水,又重又沉,早房间躺尸:“先走啦。”

  裴盏倏:“明日……就马宴吧?”

  周自柔愣愣:“。”

  哦,呀,明就骑马比赛。周自柔怎摔马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