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五章 抽掉的是他的命根(加更)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063 2020-08-30 00:30:06

  马奴牵马,一句话。周自柔胆子渐渐大,让马奴松手,便走马侧,防慎。

  周自柔慢慢骑马儿,逐渐手,速度一直敢加快。

  马奴走比快,裴盏紧紧皱怂包小脸,绷颚自觉松松。

  唇角勾。

  道算算,裴盏道惜人。

  周自柔骑马走四,技术越炉火纯青:“今应该差,,热死啦。”

  气炎热,虫蛇鸟叫皆常态,周自柔练久就走,人却偏偏专门找寻。

  远处人骑马。

  林藕羽随身侍风。

  裴盏靠树干,慢慢抬,漆黑眸倒映遮蔽日黑气。

  用一双冷漠一幕。豆大汗珠一颗颗额落。

  舌根干涸,喉咙一秒就裂。

  周自柔十分意外:“林表哥?怎。”

  林藕羽一路神色太,几乎找遍京郊,欲落败而归之,风指里,此处树木繁茂,间围一块青草,夏日练马处。

  本试一试心态,真里遇见人。

  “周表妹。”林藕羽温柔似水,朗一笑,将马骑离更近:“找。”

  “找?”

  裴盏呢。

  周自柔克制住往身瞄,因紧张住舔舔唇。

  林藕羽翻身马,认真,将手抬:“件,。”

  “,扶。”

  男子温润如玉,树立旁,少女脸蛋被晒通红,金灿灿阳光洒落全身,白光。

  落别人里,人就一金童玉女,造设。

  意识拒绝周自柔犹豫手递。

  聪明姑娘,林府设宴,系统嘴里套用信息。

  辅线任务线任务矛盾,猜解决题最终办法就——弃兵保帅,攻略裴盏才王道。

  所道攻略林藕羽其实并重。

  系统虽渣,辅线任务完全道。

  原喜欢林藕羽,继续追求林藕羽维持周自柔人设。林藕羽做错情况,突喜欢林藕羽就怪。

  小世界里剧情崩人设坏,最基本道。

  该伸手,该犹豫。

  伸手,听见远处传连枝惊呼:“裴公子!”

  裴盏垂,宛如鸦羽睫毛落,整人突往右侧直直倒。

  周自柔赶紧拽马绳,林藕羽面冲,停因力道大,马蹄抬高险掉马。

  一干人心惊肉跳,周自柔翻身马,扶裴盏:“怎?”

  额散落黑,裴盏眉阴郁,整人靠树,显渺小而卑怯。

  连枝:“裴公子脸色一直,刚刚撑住,直接倒。”

  “叫扶吗?”周自柔皱眉,仰连枝。

  连枝做人真难,快哭:“裴公子让奴婢近身呀。”

  裴盏一晕眩,忽握住细白手腕。

  “裴某无碍。”手传让涌贪恋触感,底划一丝克制。

  虽,白嘴唇隐隐又一种即将倒病弱。

  林藕羽所生一无所,跟一探究竟,直见裴盏,林藕羽危险眯睛。

  “怎?”

  林藕羽果讨厌裴盏。原书里林藕羽一直认裴盏林勋外面带私生子,所一直敌意。道,林藕羽加害裴盏。

  林藕羽意识自己失态:“记表妹……阿盏,关系,今日交情倒一般。”

  阿盏字吐艰难。

  林藕羽亲见周自柔裴盏刚刚般急,心安越越大。

  崩人设。

  崩人设。

  周自柔爽吐一口气,先花秒系统骂狗血淋。

  态度一冷,抽手远离裴盏,接摆一副高贵子,站脸色凶巴巴:“倒偷懒。”

  裴盏。

  “谁跟关系。”

  “柔儿林表哥生日宴无意打听裴盏马术,便叫教本小姐骑马。结果人笨手笨脚,今日差马摔,便勒令滚一。”

  “结果竟乘凉,真气死本小姐。”周自柔叉腰,条眉毛竖。

  明明谈吐善,人感觉极一幼猫,又奶又凶。

  “林表哥高兴?”

  周自柔狠决,末特意询,林藕羽心逐渐安分。

  小姐真吗?连枝由自裴公子。

  裴盏安静低,一言显格外卑微。

  抽手干脆利落。

  裴盏抓抓空荡荡手心,接一根根攥紧。

  仿佛抽掉东西根。

  ~

  周府,连枝将周自柔饰摘,实心东西搁木柜沉闷响。

  周自柔镜子呆。

  “小姐。”连枝难:“裴公子用奴婢送晚膳。”

  连枝,裴盏平一礼貌无害,屉包子一。

  铜镜里周自柔神恍惚:“该高兴吧。”

  “。”周自柔轻叹一低:“换做,别人,早就拧。”

  “……”小姐倒必般残暴。

  周自柔扔掉簪子,胸口突堵闷,烦死。

  连枝忍住心疑惑,口:“恕奴婢直言,小姐林公子裴公子,底哪一位才真心呢?”

  连枝怕跟错子。

  周自柔意识“当裴盏”,嘴又。

  ,而攻略裴盏才。

  一,裴盏纯粹真心。

向风偏笑

没啦,早点睡,熬夜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