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四章 裴盏看着马奴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64 2020-08-29 20:34:46

  “而且听闻,林夫人孙小姐近日关系亲近,往断,怕柔儿满意。”

  “就一肚子气,”阮娴虽娴淑温柔,该硬气决委屈:“柔儿倾慕,瞧林府呢!就怕妹妹道,闹翻。”

  “件先瞒,等日再做商议。”周霄诚皱眉。

  阮娴,,“妹妹最近常林府?”

  “清楚。”周霄诚近日帮二皇子操持马宴务,空闲故而留心,“应当。”

  周霄诚迟疑:“近几日林藕羽碰面,总若若无提柔儿。”

  阮娴挑眉:“柔儿?难道柔儿意?”

  林藕羽周自柔疏离,一半儿喜欢总觉,周霄诚摇:“道自己即将孙亲,柔儿愧吧。”

  林藕羽道自己孙提亲件。

  听见传闻,匆匆赶林夫人屋里:“娘,——”

  绕木屏,林藕羽见孙琴湘坐里间陪娘话,人相谈甚欢。维持温礼形象,林藕羽扭走。

  竟真!

  “风。”

  “属。”

  “周表妹近日?”

  风:“。”

  周小姐找少爷。

  林藕羽,刺日光浓烈而灼热,觉就快放弃。

  林藕羽脚步匆忙:“周府。”

  周府人,道小姐哪。道一辰小姐带连枝新马奴侧门府,具体干并未交代。

  林藕羽流露失望,一股子浓郁低沉。

  “,小姐带匹马,习马。”

  ~

  裴盏伤势,简单教一教周自柔马技。

  郊外日大,周自柔找处草,远处大树枝繁叶茂,乘凉。

  周自柔见裴盏,换身衣服。

  “换衣服啦?”周自柔凑近一瞅,“套真。”

  裴盏自垂,虽负伤,忍受股臭汗湿腻,山洞面片湖里洗澡。

  周自柔衣服送裴盏,觉套蓝色最,果错。

  又觉:“水注意?碰伤口吧?”

  裴盏口,依旧虚弱:“。”

  “就。”靠近扶住受伤手腕,往树荫走。

  裴盏定定盯手,小小一,捏手心定软若无骨。指尖无意间接触裴盏皮肤,凉凉,竟让贪恋。

  人离近。

  裴盏自己讨厌所人触碰,唯独除。

  扶坐,周自柔摆摆手:“身体,里歇。”

  裴盏本道,又一人骑马:“一人安全?”

  “用担心,带骑马人,”周自柔遥遥一指,“呐,就,?就行。”

  裴盏才见,远处除连枝,一位牵马马奴。

  原谁教骑马行吗?

  裴盏手心撑,面抠五深深指甲印。

  “教。”

  周自柔转身背影停住:“啊?”

  “马术各异,每人领悟一,教法自一,换师傅怕更慢。”

  “话虽……”身体恐怕吧。

  裴盏表情执拗,又重复一遍:“裴盏教小姐,需再别人。”

  “伤恢复呢。”逞呀,周自柔犹豫。

  裴盏深深:“如此推阻四,小姐再需裴盏?”

  周自柔沉默,太喜欢神,似受大委屈一般。照顾伤口,让清清闲闲坐浓荫里,乐意?

  远处马奴任劳任怨烈日站,抱怨呢。

  人府外特意买,算心腹,绝府里乱话。周自柔俯身,打算扶裴盏又。

  马奴心疼神,裴盏自认一清二楚。

  原谁,周自柔众怜象一。

  “裴某手伤,脚题。”裴盏表明自己走,面无表情拒绝搀扶。

  错身而,周自柔道小变态又抽风。气筒?

  马尽量轻缓,幸牵伤口,小变态低沉憔悴子落周自柔里,依旧吭吭一。

  !就!!

  死。

  周自柔话,一告诉自己,非教自己骑马报应,一又忍住舒服,情绪脑海拉扯,闹一。

  直裴盏坐马背,马绳眸才微微放松。

  抓马绳,身体离更近,鼻尖闻梢馨香。

  “始吧。”

  温热气息吐脖颈,周自柔忍住颤颤:“哦。”

  自,扯马绳往坐坐。

  裴盏见,唇线拉直,。

  一辰,裴盏整手麻掉。

  “休息吧。”手生硬太明显,又再次转弯一,周自柔终忍住口。

  周自柔今错,怎让马转弯停更熟练认,挺自如,害怕,口:“让自己试试。”

  裴盏皱眉。

  “太安全。”

  周自定决心:“自己试,永远。”

  “连枝!一。”周自柔大老远招手。

  连枝新马奴几句话,听见小姐叫,忙迭迎,刚跑几步,周自柔又叫马奴。

  “小姐。”

  “扶裴盏块阴凉。”

  连枝心细:“小姐一人怎办?”

  马奴接:“奴留,帮小姐牵马绳吧。”

  “啊,先牵,一害怕。”周自柔,马奴便尽职尽责牵。

  裴盏马奴。

  连枝裴盏舒服,提醒几句。

  “裴公子,连枝扶。”

  裴盏面无表情收视线,礼貌:“裴某自己走,谢连枝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