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三章 那是嫁妆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228 2020-08-28 21:08:19

  裴盏果山洞。

  最里面搭一堆草堆,烧,躺昨周自柔睡位置昏迷醒,额滚烫。

  小变态真弱,就病倒。

  换药,周自柔府里将煎熬药服,半辰总算退烧。

  裴盏重,耳低交谈。

  “奶……茶,欧……?”

  “就心甜!做。当厨,再培训几人,阿桑就错。”

  小姐买店面,“小姐,咱钱呀,库房被大少爷管,小姐道大少爷小少爷……小姐一严苛。”

  “噢,大哥铁面无私子确实太钱。”

  迷迷糊糊睁。周自柔连枝坐旁枯草堆,周自柔第一间,扑:“裴盏终醒啦。”

  一小蜷细风挟香钻裴盏鼻孔,裴盏勉强撑皮。

  醒,力气,周自柔照顾轻车熟路,端准备小米粥喂。

  裴盏直勾勾。

  “怎?脸东西?”

  裴盏摇摇:“。”

  “哦。”巧周自柔往脸摸寂寞,冲笑:“道美。”

  “……”

  裴盏敛眉,深邃眉,薄唇轻轻一笑。

  喂完粥,周自柔连枝山洞里继续商量关店情,至资金,周自柔决定找娘钱,桌全宴答应自己一奖赏。

  阮娴听完,倒十分欣慰:“柔儿懂,此法倒难。”

  周自柔笑弯弯,大拇指食指搓搓:“柔儿才,一优秀罢。”

  连枝阮娴相视一笑,性子颇感无奈。

  “,”听见转折话,周自柔腾升一股预感,娘:“库房财务哥管,娘做,娘里钱,。”

  盘楼小钱,阮娴首饰银器够,如此爽快,周自柔一猜道娘肯定——嫁妆。

  “。”

  阮娴一顿:“怎又?”

  周自柔神色自:“……第一次做验,万一亏本就。”

  “做生意盈亏常呀,亏,周府替撑呢。”阮娴倒意。

  周自柔话,裴盏当太子之周府被屠杀,唯一人逃,就周霸。阮娴刀光剑影里将周霸藏秘道里,里留嫁妆。

  阮娴嫁妆当周府最一笔钱。

  周霸靠笔钱活,行策划,一步一步潜入皇宫,姐姐报仇,欲意暗杀裴盏。

  所阮娴嫁妆周自柔死碰。

  万一,万一攻略功裴盏,周府就完。一剧情,周自柔整人免低沉,毕竟一人处感情呀!

  “反,大店。”周自柔角温热,闷闷。

  周自柔跑,觉甚烦闷,突撞一硬邦邦胸膛。

  周自柔周府横走:“谁啊!”

  睛被泪花充满,一抹掉之才清自己撞大哥周霄诚,气势瞬间减弱:“大哥。”

  周霄诚少见周自柔哭,刁蛮任性,屑用泪博取情别人喜欢,达目且让自己吃亏,办法。

  “怎,”周霄诚沉:“谁欺负?”

  “谁。”支支吾吾擦擦睛:“就娘贴己话,觉懂,罔顾娘照拂,故而热热。”

  周霄诚破荒笑笑,接抬手揉揉脑袋。

  周自柔僵硬石。

  一直周霄诚阮娴屋子,周自柔怀疑呆滞原。

  刚刚般安抚性大哥干?

  摸?大哥??

  周自柔揉房,咋敢相信呢。

  ~

  阮娴箱子,结果周自柔又,摇摇,周霄诚,便搁置。

  “柔儿刚刚所何?”周霄诚刚外,口渴厉害,喝一口茶。

  阮娴一笑:“妹妹盘楼,店卖心,找钱呢。”

  “盘楼?”周霄诚思量,盘楼钱定一笔小数目,放茶杯:“娘?”

  定,哭。

  “,妹妹。”

  仅,?哭?哭?

  周霄诚越越懂妹妹。

  周霄诚虽觉反常,仍赞件:“一热性子,做长久,娘别太宠。”

  阮娴倒觉:“柔儿变化挺大,定真做就呢。”

  周霄诚否,解,周自柔懂几日暂,毕竟本性难移,贪玩。

  “该聊。”阮娴斟酌口:“霄儿,叫,关亲,心仪姑娘?”

  周霄诚:“……”走及吗?

  周霄诚:“尚无。”

  周霄诚周府最懂息孩子,除一直抗拒娶妻一。人私议论大少爷否短袖之嫌。

  “霄儿,一直曾自己意姑娘,娘爹本打算支手,让被逼迫娶自己喜欢。”阮娴苦口婆心:“必清楚,今往日,朝局势稳,皇高,仅,周尽快找一门靠亲。”

  皇,人屋内,气氛逐渐沉郁。

  “孩儿道。”周霄诚垂。

  “孩儿尽快将此提日程。”

  见总算松口,阮娴轻轻叹气:“娘难。”

  周霄诚睛,道:“娘意思,京城闺阁女子,本世清白即,道,爹……”此停顿,接福福身,话大清楚,便直接直言:“周皇帝换位之期间稳固位,亲门第,必考虑。”

  太高引皇猜忌结党营私,太低配周。门亲寻注定艰难。

  周霄诚颔首:“。”

  沉默一阵。

  周霄诚扯另一件。

  “次听爹,意林府结亲?”

  次提周自柔婚。

  提件,阮娴又一阵焦心:“怕,私林夫人若若无件,林夫人跟听懂似,跟打岔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