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二章 翻身做主(加更)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48 2020-08-27 23:29:14

  昨夜落了雨,有水滴顺着洞口的岩石掉下来,砸在一块翘起的青石板上,清晰可闻。

  被掀开的黄布血迹斑斑,垂落半空,周自柔蹲在裴盏身前。

  罗裙叠落一地,净洁的裙角被污水全然沾染,她眼也不眨。

  周自柔专注而认真地看着裴盏露出的狰狞伤口。

  那一刀砍得极深,皮开肉绽,两侧血肉外翻,隐隐可见里面的白骨。周自柔看不下去,移开眼稳下心神,用余光再瞥一眼,实在骇人可怕。

  “林夫人派的人是吗?”她轻轻地将药粉洒在上面,习惯性地吹了吹,仿佛这样真的能缓解疼痛。

  泥水染上裙摆,一团污渍越晕越大。

  他本来想回一句“尚未可知。”

  在没有证据面前,裴盏并不确定是不是林夫人,毕竟想让他死的人不止林夫人一个。

  可看着她裙摆上任由蔓延的肮脏物,脱口而出的话鬼使神差地变成了一句:“为什么?”

  周子柔抬头,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带她来这里完全是形势所迫。

  裴盏记性很好,从小到大的事情他都记得很清楚,他记得以前林府下人说过,周家大小姐是周府的独生女,周尚书得此一女,一家都捧在手上当明珠,周自柔自小娇生惯养,备受宠爱,是在珍珠水里泡大的人儿,别说打小没吃过什么苦,就连日头大被晒到了也要娇嗔两日才罢休。

  而如今来了这阴僻湿冷之地,别说哭闹抱怨,要让她安分半日就算破天荒了。周自柔瞧不起他,不管是明说还是暗讽,裴盏都知道得很清楚。

  第一次来他府里,他抓着老鼠,她叫跳如雷,第二次骑马,她皮薄肉嫩,不出两日就能被蚊子咬出血,不出五日就受不了苦不再来,那第三次被他带来这里,她怕是不会多呆一秒吧,裴盏心想。

  可她没走,还帮自己上药。

  裴盏有些迷惑。

  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从抓老鼠那日起。

  他看见昂起脸蛋的少女眼波微动。

  周自柔睫毛如蝉翼颤动。

  原书中写,裴盏自小身处阴暗,故练就超人本事。以擅察言观色,擅揣摩人心,观人观事,细致入微。

  早知躲不过。

  她终于要开始说谎了。

  蝉鸣声声不绝,尖锐而绵延,颤音连连,激起周自柔内心的波澜,她咽了咽口水,微微战栗,心跳如雷鼓。

  “因为我前不久做了一个梦。”

  “就在下周的马宴上。”

  “梦里我因为不会骑马,被驼在马上,而那马疯了似的一路狂奔,跑到森林里,然后你救了我,我从马背上掉下来,你接住了我。”

  等了两分钟。

  裴盏低声:“裴某未曾收到马宴邀约。”

  也就是说,他不可能出现在下周的马宴上。

  “你会去。”周自柔笃定地说。

  接受到裴盏的眼神,周自柔解释:“那个梦很真实,我相信是真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就会死的!我心存感恩,很后悔以前那样对你。”

  裴盏意外地挑了挑眉。

  潜台词:没了?

  “当然我也存有私心。”周自柔掐着自己指节,大大咧咧一笑:“毕竟不久就是马宴了,我还得靠你救。”

  裴盏直勾勾地看着她。就在周自柔心里围墙即将崩塌之时,他垂下眼皮。

  似乎是信了。

  给裴盏上完药,找不到干净的纱布,周自柔只能将原来的黄布重新裹回去。

  “你将就下。”受了潮的黄布覆在伤口必定影响恢复。

  等她回了府,一定会找上好的药和纱布回来。

  裴盏不在意,山洞里一向漆黑,周自柔一来就点上烛火,摇曳的火舌将倒竖的影子收缩放大,像是夸张的画皮剪影。

  “衣裙脏了。”

  裴盏看着地面,和湿地几乎粘在一起的罗衫裙。

  周自柔低头看,扯了扯衣服:“哦。”

  “我回去就说我摔了一跤。”周自柔全然不当一回事,转而兴致勃勃地绕向另一个话题:“裴盏,你有没有想过在京城开个店,自己当老板赚钱?”

  她刚刚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既然裴盏现在不在林府了,看样子也不可能回去,那不如在京城发展一下产业,赚点钱自力更生。

  裴盏没有本金,她有呀!她可以帮裴盏把产业做起来,让裴盏去经营,以后赚了就是她俩的。

  裴盏被困在林府身份尴尬,大家都知道他是林府收养的小少爷,但在林府又没人当他是少爷,没人管他生死,出去找事又不可能会有人收他,所幸死里逃生之后找到一个避难的山洞,凭着周自柔送来的一些剩食苟且偷生,已经算是命大了,怎么可能会想过有自己的产业呢?

  裴盏摇头。

  ~

  连枝找到自家小姐时,周自柔已经在山洞里睡着了。

  裴盏眼神深邃地看着少女睡颜,听见动静时透过虚掩的枯草堆发现了寻过来的连枝。

  连枝说:“那些人已经走了,要不叫醒小姐吧?”

  那些人不是专业的杀手,虽然不确定,但多半也是林夫人指示,起了疑心才过来查探的。

  裴盏不说话,又将视线重新落回周自柔身上。

  周自柔在这里睡着了。

  裴盏心底有什么东西软了起来,他捞起人,指尖触碰到她细嫩的肌肤,没忍住摩挲了一下,牵动手臂的伤口像没有感觉一样,将人抱回了周府。

  连枝替小姐欣喜,忙在前探路,途中无人发现。

  好在周自柔虽然爱吃但体态轻盈,裴盏放下人坐了一会,连枝打完水回来,人就不见了。

  “裴公子脸色看着很难看,若不是抱起小姐来游刃有余,连枝还以为他是受了重伤呢。”

  “傻蛋,”周自柔停下手里的动作,敲了她脑袋一下:“他就是受了伤。”

  一觉睡到大天亮,周自柔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周府,还以为昨天在山洞是做的梦。

  裴盏伤势肯定加重了,周自柔匆匆洗漱完,去找了干净的纱布和药膏。

  老管家忧心忡忡:“小姐受伤了?”

  周自柔随便扯一个借口:“不是我,我看见有条流浪狗,想帮他治病。”

  老管家惊奇又感慨:“小姐如此善良心软,真不愧是我们周府美名远扬的大小姐……”

  你怕不是对美的定义有什么误解。

  还没说完,周自柔就呵呵两声跑了出去,她才没空听老管家逼逼叨叨。

  连枝说:“小姐,虽然裴公子平时的态度阴晴不定,但昨天能受了伤还坚持抱小姐回府,想必心里已经有小姐了。”

  “想什么呢。”周自柔将纱布和要都裹起来当一个包袱,最终使劲儿用手打一个结。“他那是因为山洞睡不下,两个人怎么挤?”

  周自柔现在可不敢自多作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