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一章 山洞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52 2020-08-27 21:05:21

  小竹林穿之一片小溪,潺潺流水拍润亮石块叮咚响。

  大自鬼斧神工人而言犹如助,远处一块平坦大石刚够做一餐桌。周自柔帮连枝将饭盒里餐食一一摆,完筷子递裴盏,递特意用手帕擦擦。

  裴盏筷子。

  周自柔所,再往递递:“拿呀。”

  “……”

  一席菜色众搭配丰富,色香味俱全,裴盏夹一块茄肉入口,垂:“劳周小姐费心。”

  费心倒,周自柔心虚呵呵,做解释。

  连枝站身,人坐,一吃,另一道该该吃,神无处安放,安静诡异。

  裴盏咽口食物,垂睛一句:“明日吗?”

  少口,周自柔表情呆滞:“自。”

  “日练习?”

  “。”

  裴盏几筷子就放,漆黑睛:“明日辰,京郊等,直接儿就行。”

  辰。

  周自柔此生最怕早,足。

  “呀?”周自柔打商量:“午吗?”

  裴盏话。

  半晌,幽幽:“周小姐自己一人马。”

  “,”周自柔哑:“菜鸡道。”

  一骑马,连枝便收拾。

  少女低缴手指,神情憋屈。道娇生惯养吃太苦,裴盏移,淡淡道:“如若勤加训练,周小姐第一肯定拿,日,辛苦周小姐一。”

  听意思,“努力几就拿第一呀?”

  道解力哪,裴盏站身。

  “艰难。”裴盏算委婉,扯嘴皮:“马宴人才济济,周小姐初茅庐,法错。”

  就差自己异白日做梦,周自柔勉强笑笑,真一大飞踹。

  “小姐,裴公子,。”

  就,连枝往跑,焦急又害怕:“人。”

  竹林里杀意四,簌簌阴风吹破空气呼啸而,裴盏眯睛全身冷。

  周自柔飞速权衡,比裴盏,势汹汹更危险。

  周自柔拽住胳膊:“裴盏,人杀吗?”

  裴盏感觉自己胳膊一沉。低见周自柔死死扒手臂,扬小脸布满惊恐。

  生怕落。

  道:“。”

  道拐少棵树,周自柔觉自己肺快炸,因急,扒拉裴盏双手又使力道:“裴盏……等等,连枝。”

  额涔一颗一颗汗,注意裴盏面色苍白,随手力道加重,裴盏连话力气弱:“见。”

  几人目标,石桌大,足够藏人,本裴盏决定跑就转移注意力。巧石桌收拾干净,周自柔需跟连枝一卧石桌就安全避。

  周自柔抓,一人走,带一块走。

  察觉异。

  “怎?”周自柔紧张,手收缩更紧。

  裴盏:“……”

  闭闭,道:“胳膊伤。”

  周自柔倏松,突手足无措:“。”

  抓久胳膊,裴盏一吭,松手才手心里沾大一片粘腻血。

  裴盏难受,一字。

  气息平稳,周自柔才山洞,潮湿又阴冷,裴盏撑湿冷石壁坐,周自柔搓搓胳膊里。

  里面远处见一小木桌,面蜡烛一用布包裹东西。

  “裴盏,”周自柔低:“里人住。”

  裴盏撑身体手突隐忍重力道,气息轻彷佛存。

  并奇怪,就代表道里人住,周自柔仔细蜡烛,抬底部印“周”字。

  周府蜡烛。

  里住人……

  “裴盏,儿住人该——”周自柔置信转身裴盏。者道睁睛,昏暗山洞里神色晦暗明。

  ~

  风洞口灌。

  吹裴盏直冷。

  山洞高,周自柔站洞肚里面,勉强弓身体,手拿一东西。

  用裴盏道表情肯定难掩嫌恶,裴盏坐洞口指尖白,隐忍手湿滑泥。

  刚山洞,小心翼翼避肮脏沼泽,周围环境皱眉神情,无一控诉方阴暗恶劣。

  道人住,更加置信。

  惊讶?本就狱里长大泥虫啊。

  裴盏冷嗤,洞口照光够让清手拿东西,送蜡烛。

  一瞬间,少掀皮,嘴角一抹讥讽笑:“错,里住人。”

  “走话,就走。”

  周自柔顶裴盏灼灼目光,手微微颤抖,解包裹,容易找一瓶类似装药小罐子。

  确实药。周自柔又硬皮走裴盏跟蹲,跟听赶一,解释:“找一瓶药,先敷吧?”

  裴盏睫毛轻颤。

  话,周自柔当意。

  解衣服,周自柔禁暗自感慨自己顶胆子。

  一大股血腥味,伤左手,右手一手行包扎粗糙简略,血几乎染湿黄布。

  承认道住里惊讶,杀者竟让男卖惨,让住山洞!

  住!山!洞!小变态山顶洞人吗?操。

  本就受伤行便,周自柔坐之特意仔仔细细扒拉掉一碎石,碎石冷硬又尖锐,周自柔皱眉,继续查找一山洞内尖锐石壁,。

  竟住!仅受伤补,怎熬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