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二十章 加倍赏赐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086 2020-08-26 21:30:09

  午午宴,周庆瑞阮娴一众菜色赞绝口。

  “府新厨娘?”

  周府老管抿唇一笑:“夫人,并未。”

  及谁做,周自柔挺挺胸膛,轻咳,装模做子就差“谁”写脸。

  周庆瑞阮娴,周霸周霄诚里写满惊讶。

  “一人做?”

  “当啦,”周自柔摇:“阿桑跟一做,帮大忙呢。”

  阿桑被领,周庆瑞赏。

  阿桑,慎惶恐:“奴婢打打手,桌宴餐几乎全小姐亲力亲,奴婢万万承受赏赐。”

  举筷子手一顿,周庆瑞阮娴周霸周霄诚四人异口:“当真?”

  阿桑害怕急忙证明:“鉴,奴婢敢半句假话,确实小姐所做,假人手,若奴婢所误,打五雷轰。”

  ……周自柔觉大必此毒誓。

  几人互相,周庆瑞大笑,,就简直就意外之喜,阮娴更喜自胜:“柔儿懂,跟娘,另外管,将阿桑犒赏加倍。”

  阿桑茫又震惊,整程透露一股子真实,跪磕几响:“谢老爷夫人!谢小姐!阿桑必将更加尽心尽力辅佐小姐,誓死负。”

  “……”周自柔拉,人怎就自己放嘴呀。

  道因真美味,因周自柔破荒一人做饭,大足面子,今午饭被吃格外干净,周自柔满桌空寂,盘子剩油渍,感叹摇摇。

  提裴盏刨一儿,架势,小变态最连剩菜吃。

  裴盏世界第一吃做饭人,手艺半句赞赏。

  真搞懂,小变态瞎吗?

  “小姐叫奴婢温菜,拿吗?”连枝贴心附耳提。

  周自柔:“吧,最近日大,菜放久容易变质。”

  隔,怎一小变态。

  真道咋。

  应该太差吧?

  ……

  周自柔找借口屋,其实往裴盏院子里,几日,院坝里落叶更,青苔蔓延,更显荒芜。

  越越人住方。

  “吱哑”一推门,周自柔被灰尘呛口入鼻,忙迭抬手拿帕子挥挥,连枝挡面。

  “小姐,怎感觉里许久人住。”

  周自柔:“玩笑,裴盏住住哪?”

  “小姐,确实人。”

  周自柔心口一紧,提步跟,床榻一片狼藉,显日未:“草。”

  人跑哪。

  被林夫人杀死吧?记马宴之大啊,人咱就呢。

  周自柔愣原,支支吾吾反应:“找找,找找人。”

  跳院子里,环顾一圈,院子面围墙,左一片小竹林。

  别,吗?

  ,系统。

  系统:“宿,如果攻略象死亡,本世界崩塌,宿将视任务失败,按照一赔二原则,宿再次行次攻略,并且功才算完任务哦。”

  “一赔二破原则,怎道。”

  系统答。

  “……”

  周自柔气连卧槽,转身之,小竹林里竹叶晃,细微悉簌,接竹叶被拨,裴盏踩满枯草走。

  周自柔顿松口气。

  就裴盏,书里写京城一方落脚。

  周自柔提口,几次跳面笑打招呼,裴盏面色,皱皱眉,低叫名字:“周自柔。”

  周自柔提篮子手紧紧,嘴唇:“嗯?”

  “几怎。”

  咽咽口水,干瘪吐一字:“忙。”

  昨夜落雨,越走越近,让人轻易感受身沾竹尖露水冷气。

  “忙招夫婿?”

  周自柔:“……”

  周自柔觉裴盏嘲讽。

  “招夫婿,道。”

  “全城人道,必扯谎。”

  周自柔:“……”

  草犯错,被周自柔一直cue。

  “所今因,”裴盏眉皱更紧:“招?”

  招屁,怪周霸!!周自柔无语:“……怎道件?”

  裴盏面无表情:“。”

  瞪圆睛,句话里嗅许信息:“哪里?”

  “城东一巷子里。”

  “府??”

  裴盏抬:“裴某府?”

  “,几府里住呀?”周自柔抬手指指身打屋子,“里面被人打劫。”

  裴盏一奇怪子,淡淡嗯一。

  林夫人一刻坐住,晚迫及待雇杀手暗杀,裴盏夜里睡浅,稍静就察觉,最虽刀逃生,杀手胳膊狠狠划一道,力道入骨。

  之所,教骑马约定。

  “走吧。”

  周自柔,突兀听见裴盏扔一句,接就往外走。

  拉傻楞连枝追:“哪里啊?”

  日见人影,裴盏瞟一,冷冷淡淡一,尽周自柔无谴责:“骑马?”

  “?”

  裴盏倏停,耐烦,少冷嗤:“周小姐当真骑马一脑热,才五日便——”

  “意思先吃午饭吗?带啦,”周自柔打断:“热呢。”

  裴盏:“……”

  面提饭盒子,裴盏突道。

  本打算,今周自柔再,便当约定做废,日周大小姐马场拿拿第一与无关。

  偏偏今又,带饭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