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九章 关掉好感度查看!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95 2020-08-25 22:03:45

  黄昏压头,不出半刻钟,天边金灿灿的一片尾阳便被地平线风卷残云吞净了去,已经过了平常学骑马的时辰了。

  连枝进门伺候,周自柔昨天受了挫,举了个话本子趴在床上,两条裹了亵裤的腿支起来一摇一摇,心情似乎不错。

  “小姐今日不去学骑马没关系吗?”

  “能有什么关系,本来小变态也不是心甘情愿。”周自柔翻开一页书,轻哼一声:“说不定还巴不得我不去呢。”

  连枝习惯了小姐冷不丁就冒出些她听不懂的称呼或者字词,但大概也能听懂说的是谁:“上回小姐命奴婢给的蜡烛和吃食虽然充裕,但过了些日子也该见底了。”

  “小变态找你要了?”周自柔从床上爬起来,稀罕地瞪圆眼睛。

  连枝茫然的摇了摇头:“裴公子不曾提过,这些只是奴婢的猜想。”

  周自柔不满地扔掉书:“那你这么上赶着送干嘛,别送,不准送,要是送了我抽你。”

  “可小姐,上次咱们也是三日送一回。”

  周自柔逐渐不耐:“这次先撂着。”

  小姐从昨晚上起就怪怪的,进门时拉着她的手欢喜雀跃,进屋屁股还没坐热她就倏然垮了脸,像是受了天大的打击。

  早上赖床不起,梳妆之时也焉不拉几的,堪比霜打的茄子。

  现在更甚,提起裴公子,她满脸都写着很明显的抗拒。前两日还因为裴公子茶饭不思的人仿佛已经死了,剩下来一副听天由命的躯壳。

  “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太冲动了,没有技巧。”周自柔拉住连枝的手,一副又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连枝惘然。

  “我追……哦不,我每次去找裴盏,示好都展现得太明显了,对不对?你有没有这么觉得?”

  “小姐要听实话?”

  周自柔脱口而出:“当然啦。”

  连枝放下心,她知道小姐心悦裴公子,便道:“的确。小姐以前对裴公子的态度截然不同,自从转变以后,行事突兀,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猜想,这可能也是裴公子至今心存戒备的原因吧。”

  “不能再赞同了,”周自柔吧嗒一声给自己脑门拍了一巴掌:“我果然菜鸡。”

  系统破天荒地安慰了她:【第一次攻略没有经验,鲁莽冲动这是很正常的哦。】

  周自柔:【你闭嘴,你别说话,不经人同意就把人带过来你还有理了你,我鲁莽冲动怎么了?我乐意你管的着吗你。】

  系统:【……】打扰了。

  没办法,周自柔太想回家了,她想早点攻略掉裴盏,这个地方鸟不拉wifi,没有空调手机switch,找到个骑马的好玩活动还得被蚊子咬一手的包,呆这儿她图啥呀。

  但她就败在太心急了,才半个月都进展缓慢。

  周自柔:“系统。”

  “……”

  还别扭上了?

  “在呢。”

  “……”

  “关掉裴盏的好感度查看。”再也不看了!气炸。

  周自柔承认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受了挫也不能立马就原地复活。她想着,暂时给自己放个假吧。

  这一放假,就把自己放到了第三天。

  这两天,周天霸常来周自柔屋子里,两人一块捣腾漫画,画累了就看话本子上那些有意思的故事解闷,日子好不逍遥。

  自然也将学骑马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所以最后爹将那几位公子如何处置的?”

  周天霸装神弄鬼在脖子上划了个“咔嚓”,低声吓唬道:“爹将人偷偷杀了,埋在京郊外的那块地里。”

  要了,周自柔信他个鬼。

  ~

  深夜。

  薄纱四起,被大风吹起一个弧包,风飘走落回去,下一阵风前来掀起纱边,被一个物体半路截拦。

  灰尘四散,吹飘于浮空。

  那个物体被纱遮盖,只有廖廖勾勒身廓,周自柔往前走过去,纱已经被风吹开,清晰地露出所盖之物。

  原来并非是物,而是个人。

  周围也并不是屋内床榻,而是京城郊外。

  昏暗的郊外,环境可怖,空荡荡的芦苇丛后像是飘荡着幽魂,随时可能突兀地冒出来。

  一大片芦苇丛前,一个少年抱腿而坐,下巴搁在膝盖,眼睛闭着,浓密如鸦羽的睫毛还因为不安的梦境而不住发颤。

  裴盏在等她。

  周自柔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

  缓过那一股劲,她捏了捏手心里的汗,突然觉得自己怕不是被魇住了。

  裴盏怎么可能大晚上在等她。

  不会是因为她没送吃的,裴盏弹尽粮绝。

  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原书里原主还从没帮助过男主呢,那男主怎么挺过来的?当然是靠女主了。她没送,林渺渺还能没送?

  杞人忧天了,周自柔重新躺回去,枕了个舒服的睡姿调整。

  寂静如水,却迟迟不能重新入睡,她闭着眼睛翻了好几个身。

  或许这一晚并不安稳,但在不知不觉间还是过去的很快,第二天一早,周自柔洗漱梳妆完毕后去了厨房。

  阿桑好久没见她,兴奋异常:“大小姐。”

  看这激动的,周自柔跳进厨房,脆脆地回了:“阿桑,想我没?”

  想字还没说出口,阿桑被周自柔倏然捧起脸:“几日不见,你圆了不少。”

  几日不见,小姐越发可爱了,阿桑脸微微红。

  周自柔围在灶台边,想看看都有哪些食材,好准备菜色,阿桑跟在她身后不远,说道:“小姐近日不来,阿桑还以为小姐不会再来了呢。”

  “我是那种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人吗?不是。”周自柔自问自答。

  找了个篮子,周自柔将她需要的食材都挑选出来,边挑边一一放进去。

  “阿桑本也没这种想法,虽然微微失望,但是同厨房的阿婆们见小姐两三日没来,说小姐常爱一时兴起,以后定是不会再来了。”

  周自柔点点头:“你要是想见我可以来我屋里找我玩呀,我每天都很无聊的。”

  这怎么使的,厨房的活大小琐碎本就多,阿桑不敢玩忽职守。再者阿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厨娘,能在周府干活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还能碰上小姐这么好的主子,

  阿桑感动:“小姐待奴婢真好。”

  周自柔眼里带笑:“我也这么觉得。”

  系统:“……”这个宿主脸挺大。

  “小姐今日要做些什么?”

  “给爹娘他们做一顿午饭,还没想好具体做哪些菜色。”

  阿桑帮忙打下手,配合过许多次,她们已经处出默契,两个人的速度挺快,周自柔备了一桌满汉全席,色香味俱全,周自柔很是满意。

  她从每一道菜里刨出来一小部分,顺带的,装进饭盒里待会儿带给裴盏算了。

  

向风偏笑

裴盏:喂狗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