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八章 买男人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47 2020-08-24 21:38:05

  “柔儿,你且上前来。”她娘率先出声。

  周自柔迈步上前:“娘。”

  周庆瑞赫然出声:“你给我跪下!”

  周自柔一哆嗦。

  “你跟孩子急什么,先问清楚再说,万一这里头有什么误会呢。”

  “能有什么误会?”周庆瑞面露韫色,“那告示都贴着!名字都写在上面,你好女儿都自报家门了!”

  “那也不一定就是柔儿干的,万一是别家陷害呢。”

  周庆瑞冷哼挥袖:“她整日任性胡为,这倒也是她能干出来的荒唐!”

  什么告示?自报家门?周自柔天地良心,从未做过什么贴告示的淋漓壮举。

  就在周自柔二脸懵逼的时候,她大哥周霄诚说:“爹,儿子觉得确实应该问问柔儿,明确此事才好。”

  周庆瑞倒是想听听周自柔能有什么好解释的。

  众人沉默,就等着周自柔开口。

  周自柔:“……能问问啥事吗?”

  阮娴噎了噎,不久前跟上来的连枝早已打听清楚,附在周自柔耳边道:“小姐。”

  “听闻近日城中小巷有流传的小告示,其上写小姐招夫婿,要求只需几点——翩翩公子,温柔,有气度,长得好看。”周自柔眼皮一跳,听连枝继续说:“告示贴的都是些寂寥无人的偏僻地,但今日府中来了几位歌姬湖州的公子,进府时不甚被老爷撞上,自称是小姐买来的人。”

  “……………………”

  周自柔买男人,周自柔怎么不知道?

  飞来横祸,这是躺着都有飞刀来砍。歌姬湖州的公子是什么鬼?周自柔记得那地方是做皮肉生意的,那儿的人打着卖唱的名义卖身。

  艹,男歌姬?

  “柔儿。”阮娴温声提醒,“可当真是你所为?”

  周自柔摇头:“我没买,不是我干的。”

  周庆瑞脸色涨红:“那那上面为何会有你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呀。”

  “狡辩,还说不是你干的荒唐事!”

  周自柔被她爹吼,满脸不可置信:“我要是买男人写自己大名干嘛!我又不是傻,偷偷地买它不香吗。”

  在场陷入一股死寂。

  “……”

  周自柔挤出两个笑。

  “我的意思是,我肯定不可能干这种事的,要是我真干出这种事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大张旗鼓引人注目,这一看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本小姐。”

  没人说话。

  别人好说,但周自柔还真不一定就干不出这种事。

  原主这个品德败坏的女人,让周自柔拿人格担保都不管用,搞成现在几乎是百口莫辩,造孽啊。

  周霄诚破天荒地笑了一下:“柔儿瞧着倒不像说谎。”

  周自柔热泪盈眶,她哥也不是那么无情的呜呜呜。

  周庆瑞动容。周自柔虽然胆大妄为,但说谎却并不精明,暂且信了她的话。扶着桌子边角叫来下人:“去给我查,查查是谁家要陷害大小姐。”

  “老爷,是从府内查还是从府外查?”

  “府内府外都一起查,告示都撕干净没?”

  “连枝,那几个男歌姬呢?”周自柔偷偷问连枝。

  连枝:“听说是被老爷带下去了,具体在哪间房奴婢不知。”

  “算了,暂时别管他们。”周自柔撇嘴:“周天霸呢?”

  “爹,您将儿子买回来那几个歌姬放置何处了。”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正的当事人回屋没找到人,听说周庆瑞截了胡,急急忙忙赶来。

  “儿子还赶着给姐姐送去——”周天霸跨进门槛,“诶,姐姐怎在此?大哥和娘也在,这是做甚,何故单单要缺我。”

  周自柔:“……”

  果然是小霸王搞的鬼。

  周庆瑞眯眼:“你说那几个歌姬,是你买回来的?”

  “正是,哦,想必爹不知,”周天霸人儿小小的,站在堂中,不卑不亢,“那是儿子孝敬给姐姐的。”

  “……”

  绝啊。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又傻又白又甜的小单纯。玩自爆mvp非你莫属了。

  周庆瑞果然抄起制杖家法用的戒尺就往周天霸身上招呼:“你个不成器的东西!”

  “诶爹——”周天霸见势不妙立马就溜:“儿子竟不知,给姐姐找良人是何罪之有?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周庆瑞怒不可遏。

  “找良人?你个孽障!你是要气死你这个爹!”

  “不准跑!干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今天为父非得家法伺候,好好教育一下你个孽子。”

  阮娴去拦,下人在旁劝,正堂内一片混战。

  ~

  周天霸闹这一出叫人啼笑皆非,足足闹了一天,周自柔回房的路上越想越觉得好笑,甚至没注意到自家大哥在叫她。

  周霄诚:“三弟此事,不生气?”

  “不生气呀,小孩子闹着玩嘛。”

  “以前倒是不曾见你心胸这般宽广。”周霄诚头一次声音温柔许多,“看来是柔儿确实是懂事许多,三弟也格外亲近。”

  周霄诚和原主不亲近,相处不多,周自柔应对自如:“毕竟人总是要长大的,以后也不可能全仰仗爹娘的庇护。”

  周霄诚赞赏地看了她一眼。

  两条走廊而过,前面就是周自柔的院子。

  他停下来,语调微沉:“上次你说,想一同去赴二皇子举办的那场马宴,大哥打听了一下。”

  “这次马宴,京城中人,唯有骁善马术之人才得有二皇子邀约,京城一众千金小姐,将赴之人也不过寥寥。”

  言外之意就是她不会骑马肯定是去不成了,周自柔点头:“以前大哥和爹爹让柔儿学骑马,都怪柔儿顽劣不肯学,现如今对马术一窍不通,去不了只能怨自己,多谢大哥照拂。”

  “大哥话还没说完,”周霄诚苦笑一下。

  周子柔抬眼。

  “昨天我与二皇子在府邸商讨玉溪赈灾官员贪污一事,临走之时,二皇子特意留下我,点名道姓提起你的名字,说五公主想邀请你一起去马场。”

  “……”

  周自柔心里不是有点儿惊讶。

  “五公主眼高于顶,不曾对京城小姐有过邀约。”

  “而且我打听到,最先提出邀请你的是长公主。”周霄诚顿了顿,“你跟两位公主是何时认识的?关系倒处的不错。”

  “……”周自柔:“上次林表哥生日宴会,我们说过两句话。”

  周霄诚皱眉:“就说过两句话?”

  周自柔嗯了声:“当时五公主因为林表哥找上我,来者不善,为了尽快脱身,柔儿便随口夸了五公主两句,哪晓得五公主……竟然将话当了真。”

  周霄诚一时间语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