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六章 圈在怀里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50 2020-08-22 22:14:12

  自次院子里火锅晚餐之,周自柔就再。

  食用却曾短缺,总连枝夜里,每次门之先一乌鸦叫,确保屋里别人。

  裴盏丫鬟,虽林渺渺身人,裴盏至今道叫。

  丫鬟心安,裴盏面色坦,甚至里淡淡笑意,委实参透何意思。

  “今日东西拿罢。”裴盏礼貌且无害:“必送,劳烦姑娘跑一趟。”

  丫鬟愣愣。

  ~

  里京城周一块荒。

  皮间颓秃,四周杂草疯长,人一般高。

  周自柔皮一片乌青,骑马昏昏欲睡,几一直怎跟裴盏解释次林藕羽,晚辗转反侧睡,睡意渐渐。

  马停住,周自柔因惯性而倾,身子栽倒趋势。

  “————”身形稳,意思抱住离最近东西。

  稳住之,周自柔松口气,吓死人。

  裴盏。

  “……”

  周自柔抱住马脖子,皮半耷拉,音一丝沙沙哑音,牵强一笑:“怎啦。”

  “周小姐近日忙?”

  忙?倒忙。就白一小教周霸画漫画,其挺闲。

  周自柔摇。

  裴盏眯:“周小姐心情欠佳?”

  “呀,心。”

  就差往勉强挤笑容脸刻“心”大字,欲盖弥彰。

  周自柔:“咋啦。”

  既因忙,又因心,就教骑马太无趣,才平差掉。

  明白之,裴盏移视线,又始话。

  “……”小变态,一言合就跟冷。

  周自柔瞥一四周,手背被蚊子咬包被挠越越大,懒洋洋打哈欠,趴马背又往蹭蹭,离更近一:“裴盏,一阶段呀?”

  几一直拉马绳,被牵。

  话一,“教无趣”一猜测彷佛更加被证实一。裴盏垂眸,身冷一。

  周自柔觉,听:“周小姐?”

  打精神,鼓气:“就吧!择日如撞日,拖明显碍。”

  十分钟。

  连枝色,今日差辰。

  拨一层层芦苇杂草,找自小姐身影。

  ,打算小姐一府。

  结果见马另一人,蓦顿原。

  ——裴公子?!

  “……”

  十分钟。

  周自柔完句“就”之,裴盏沉默半晌,最面色复杂。

  周自柔一句话“阶段”就卡嗓子,就裴盏抬脚往马蹬一踩,一翻身而,身。

  裴盏身少肉,身高足够,十九岁少足够挺拔,手臂够长。

  拉马绳。

  周自柔,裴盏,安全见,牵马绳,如此一,就裴盏将圈怀里。

  周自柔僵住,一敢。

  “周小姐打算一直吗?”

  趴,整人就死一静。

  周自柔机械身,懵逼小脸写凌乱:“阶段就呀?”

  裴盏低沉嗯一,温热气息低低传耳畔。周自柔情绪交错之际,色自若交代注意项。

  “拉缰绳。”

  周自柔神色一紧。

  裴盏提:“放松。”

  “哦。”

  “缰绳使劲往方拉,例如左,即往左拉缰绳,,马就往左走。”

  “哦。”

  “……”

  裴盏教示范,周自柔一星半。

  道久,觉耳蝉鸣越越响,周自柔周围待方微微陌生,显里离刚始方远。

  “双手一拉缰绳,”裴盏拉住缰绳,马蹄空伸展几:“,马就停。”

  停之。

  周自柔,询道:“……该呀?”

  ~

  往走路,裴盏并话,让“林藕羽一被裴盏撞见”烦心重新浮周自柔心。

  心里,手由自往手背抓。

  马匹规律往行,人安静,因此剩马鞍撞响略微刺耳虫叫。

  裴盏垂。

  郊外蚊虫,少女手背一大片红早就落裴盏里。

  即使半暗色,辨别少女白皙细嫩皮肤,与微微隆红肿,或许因痒忍住挠,挠破小血。

  挠。

  。

  娇生惯养嫡小姐,似别人,怕受虫蛇鼠蚁类害物。

  提虫蛇鼠蚁,裴盏,第一次找,就被快死油老鼠吓跑?

  人初始场,连枝等,周自柔裴盏帮扶翻身马,见走。

  “裴盏。”少女突清脆唤一句。

  裴盏做,意等一句。

  裴盏见挠,手抓侧衣服料子,揪小小一团攥手里。

  接,周自柔突跑,睛里叠笑意:“谢谢教骑马,今特别心。”

  裴盏颔首:“客气。”

  “今恐怖,感觉步哦,让教骑马借口真挺。”

  “借口?”

  “呀。”少女狡黠一笑,见疑惑神又确定收大半,“真让教骑马拿第一吧?”

  “虽道林表哥府里宴,怎林渺渺一,当种情况,林府里人人往,怕心人听告诉林夫人,此策啦。”周自柔面露难色,无奈耸耸肩。

  周自柔清楚道。

  裴盏其人,自小遍荆棘摸爬滚打,收明枪暗箭足让防设防,自保,所便黑夜自如行走力,因此比常人难付,。

  原书里写,其人极善察言观色,洞悉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