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五章 冷淡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70 2020-08-21 21:45:51

  林府。

  宴会结束后。

  人来人往,下人们忙着收拾今天的残局。林夫人伫立在正院,热闹狂欢过后,只剩一地的窒息宁静。

  “夫人。”管家低头弓腰:“人被老爷叫人带去了。”

  林夫人眼皮一动不动,冷得像是碎了冰。

  林宅的一条走廊。

  低眉顺眼的裴盏被一个丫鬟领着朝主屋走,所过之处,脚步轻的没有任何声响。

  绕过一条走廊,不远处就是林家老爷独立的书房。

  丫鬟令人去通传,便侧门而立,偶然一瞥到这位传闻中的小少爷面容,又立马闪躲回去。

  一路将人领着带过来,她只觉得这位传闻中的小少爷安静得让人害怕。

  不久,门开了。

  林勋站在书桌后,面对着看向他,缓缓露出一个略显凝重的笑:“盏儿。”

  这两个字亲昵又陌生,对裴盏而言,更像是暗狱生活里的一个火把,不知道是照亮他的还是来灼烧他的。

  裴盏睫毛轻颤,低声吐出两个字:“老爷。”

  很难得,林勋竟然还能想起他来。

  记得上一次他来这儿,是他十岁的时候,那时他进林府十年。

  老爷。

  裴盏一开始也不是这么唤林勋的。

  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之前,裴盏也是叫林勋“爹”的。

  虽然从他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被这个人从外面领回来的。

  虽然林府没人看得起他,没人真心对他,但小时候的裴盏在全是“坏人”的林府,曾经也真心仰慕和崇拜过一个人。

  这个人在林府位高权重,掌管一切,只要他交代一句,所有人都会听他的,所有人也都表面上会对他好。

  表面也够了,反正内心不情愿的也不是他,裴盏想。

  但不过两年,十岁之后,林勋渐渐开始不再关注裴盏,不再关心,不再施以特殊的宠溺对待。

  就像丢弃了一个玩具,丢了就丢了,不再过问。

  “老爷?你怎么这么叫我……”林勋极为惊诧,他还停留在当初他叫爹的那段时光。

  不过惊讶片刻,有什么东西冲进林勋脑子里,让他一时之间陷入复杂的情绪之中,也并没有让裴盏更换称呼。

  ~

  次日,周自柔和裴盏约的时间是晚饭后。

  正值夏季,天黑得晚,用了晚膳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裴盏牵着马绳不说话,自见面起便神情冷淡,周自柔搭话,他也是惜字如金,妥妥贴贴地回答。

  她骑在马背上被他遛了一圈。

  “裴盏,林夫人可有找你麻烦?”

  裴盏低润的嗓音道:“未曾。”

  周自柔:“哦……”

  今天日头不大,天也较比往日阴翳些,裴盏拽着马绳在一侧,周自柔的视角下,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

  突然找不到话说。

  于是就这样又遛了一圈。

  “裴盏,你吃的穿的都还够吗?不够我让连枝给你送,或者我给你送。”

  裴盏客气地说:“周小姐送的东西都充裕,不曾短缺。”

  第三圈,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周自柔裸露出来的皮肤被郊野的蚊虫咬出几口大包。

  “天暗了,”裴盏半掀眼皮,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她,眼睛里的情绪淡淡的,“明日再继续吧。”

  周自柔一愣:“噢……好。”

  回了周府,连枝打来水,见小姐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怕水凉了,忍不住打断她道:“小姐,洗漱吧。”

  “小姐白天教了小少爷画画,晚上还去学骑马,今天肯定累坏了。”

  木桶里泛起一圈一圈的水凌波,像要把人吸进去。

  没想到周自柔垂着的脑袋猛地抬起来,吓了连枝一跳,周自柔面色憋闷,系统刚刚告诉她裴盏的好感度。

  百分之五。

  “我以为我救了他,又经历半个月的相处时间,至少怎么也得涨到百分十的。”糯叽叽的声音藏着一丝委屈,她沉沉地吐出一口气,“终究是我太贪心了。”

  连枝:“小姐说的是裴公子?”

  “是呀。”周自柔趴在桌子上,瞥她:“不然还能有谁嘛,他也实在太冷淡了。”

  连枝回想起今日的情景,犹豫道:“裴公子今日着实是有些冷淡,和前几日我们一起去他院子里时的态度不太一样。”

  “是吧是吧,”周自柔仰着脸,亮晶晶的水眸:“你也感受到了。”

  周自柔细细地分析道:“虽然那一段时间他也挺冷淡的,但不像今天,总有一种生人勿进的疏离和排斥,很明显。”

  “哎——”周自柔长叹一口气。

  早知道就不让他教自己骑马了,是因为她强迫他惹他厌烦了吧?

  连枝欲言又止地点了个头,其实她有一件事瞒着周自柔,一直忘了说。

  “小姐,是不是因为,你和林公子在一起的时候被裴公子看见了,所以才……”

  周自柔惊骇:“你说昨天?”

  如果是因为昨天,裴盏看见她和林藕羽在一起,那一切有了些许合理的解释了。

  林藕羽和裴盏不对盘,如果裴盏以为她是林藕羽那边的,敌人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敌人,他没理由不疏远她。

  “他具体都看见了什么?”

  “那个时候,正是小姐跟着林公子到林府正院入口。”连枝谨慎地回:“奴婢当时站的远,不知道小姐和林公子具体说了什么,但是后来裴公子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林公子和小姐相谈甚欢。”

  周自柔的神色越听越复杂。

  ~

  夜幕低垂,林府的偏院里,有一个丫鬟悄咪咪地裹了东西,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偏院的门。

  四壁无窗的屋子内漆黑一片,床上也没人,丫鬟心中恐惧,一转头,脖子上多了一个冰凉的硬物。

  “小少爷。”

  裴盏展笑:“是你呀。”

  他松开,骨节分明的手在刀柄上摩挲,丫鬟惊魂未定。

  是她太久没来,小少爷多了防备?还是小少爷已经不信任她们小姐了。

  放下东西,丫鬟传话:“小姐交代奴婢说,昨天的事多谢小少爷,这里是些食物和日常用品。”

  “因为林夫人那边盯得紧,白天小少爷又被老爷叫去了,所以只能在这个时间来,叨扰您了。”

  裴盏没说话,他恍惚地看了那包裹片刻,不知道是不是丫鬟的错觉,总觉得小少爷在出神。

  “不用了。”裴盏开口,“你拿回去吧。”

  周自柔叫人送来的那些个东西还多着。

  “小少爷别怪奴婢多嘴,”丫鬟没忍住道:“如今您在林府的形势您也知道,别太顾面子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顾面子?

  裴盏眯了眯眼,觉得这话有些好笑,不知是从何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