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四章 做伴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320 2020-08-20 21:03:10

  周自柔长舒一口气,迟缓地将干涸的喉咙咽了咽,仍是有些惊魂未定,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刚刚在林府还没发觉,这一回周府,人就滩软成一团泥了。

  周自柔暗暗叫苦。

  幸好小变态松口了,不然周自柔也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给自己台阶下,多尴尬啊。

  那人要是再不教她,她也确实做不出来什么更威胁人的事了。

  “姐姐!”周天霸听闻她回府,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她屋子,“你可算回来了,天霸等你等的好苦啊。”

  “姐姐今日可得闲了?”

  周自柔正要点头,突然想到:“哥哥在府里吗?”

  “大哥?应该在的,我今日没见他出门。”周天霸只有一个哥一个姐,露出警惕的表情:“不对,姐姐找大哥做甚?说好了今日得闲就教我画画的,姐姐难不成又要说话不算数。”

  “教你自是要教的,我得先去找哥哥办件事。”

  “何事?”

  “暂时不能告诉你。”

  周天霸下一秒就要瘪出委屈的泪水,周自柔瞅他,装凶:“是不是不懂事?”

  “……”

  周天霸立马憋回去,还小心翼翼地扯着周自柔的袖子:“姐姐你别生气啊,天霸不闹了。”

  “走吧。”周自柔站起来,顺手拉起周天霸的小胖爪子,带着他一块儿往周霄诚院子里走去。

  揣揣不安的周天霸突然就被香喷喷的姐姐拉起了手:“……”

  他僵硬地跟着,心脏狂跳。要知道,以前姐姐是极其不喜欢他近身的,可今日竟然拉他手了??

  拉手了——!!

  ~

  周霄诚身为周府大少爷,以后是要继承周老爷衣钵的,因此并不得闲,此刻正在书房和人谈事。

  等了不久,几个人相继从书房出来,周自柔这才跟着周天霸进屋。

  两人异口同声:“大哥。”

  周霄诚抬眸,看了看她们姐弟两:“何事。”

  周自柔对不苟言笑的人都有些害怕,不知道怎么开口,周天霸倒是不怕,早找了个椅子爬上去,等姐姐将事情解决。

  “是这样的,柔儿听说下周二皇子举办了一个骑马比赛,在府里带着也是无聊,因此想去长长见识。”

  “二皇子设宴,所到嘉宾都是要被提前宴请的。”

  “这柔儿知道,听连枝说了。”周自柔缴着衣服,“所以想问大哥能带着柔儿一起去吗?”

  周霄诚听见这句话,掀开眼皮:“你什么时候如此知礼了?”

  嗯?

  周霄诚不轻不重地敲着桌子:“上回林公子设宴,一众男客,你非要跟着我过去,提前也没问过我意见。”

  “上上回,去歌姬湖洲办事,你私自扮了男装,混进我们船里落了水,要不是被我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前两月回老家梧州,你闹出的事,忘了?”

  一桩桩一件件,足以可见周自柔平时有多不安分,周霄诚数落完了她,接着正经说:“但这次不行。”

  周自柔臊着脸:“这次为何不行?”

  “皇家设宴,不可再肆意妄为。”周霄诚眼也不抬地补充道:“周府,二皇子只邀请了我和三弟。”

  沉默许久。

  周自柔:“哦……”

  不去也没多大事……“那柔儿先行告退了。”

  她要走,周天霸跟着从椅子上跳下来。

  周霄诚眼皮跳了跳。

  周自柔今天这么听话?

  两人迈步走至门口,正要迈过门槛——

  “等等。”

  以周霄诚对她的了解,她这表面妥协了,到时候背地里,肯定是要自己想些鬼点子溜进去的。

  两人止步。

  男人沉声开口:“我替你想想办法。”

  周天霸这还是第一回见他大哥松口:“大哥能找法子?那姐姐就能同我们一起去马场了!”

  周霄诚看他一眼,又将目光落在这个小妹身上,似安抚地朝周自柔开口:“你先别轻举妄动。”

  周自柔虽然懵逼,但还是点头:“好的。”

  ~

  皇宫。

  长公主寝宫今日来了五公主,她常来,后又来了二皇子,宫人们伺候得更小心了。

  如今众多皇子中,唯二皇子和六皇子最受皇上宠爱,六皇子刚成年不久,外出边关。而二皇子去年治理漓江水患成果显著,在朝堂上拥戴者众多,皇上还未立太子,大家皆猜他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宫女送上茶水,退至一旁。

  平阳长公主和二皇子在殿前案几,今日二皇子来,是为了下周的马宴。

  “名单都已定下,请长姐过目。”

  平阳懒懒地看了看:“嗯。”

  人数不多不少,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京城里响亮的人物。

  瞥见长长的名单里,最角落里不起眼的那个“林渺渺”,平阳波澜不惊,并不言语。

  二皇子心中紧张,林渺渺的身份按理说不该被安排进名单内。是他包藏了私心,特意寻了个不打眼的角落,将人名字安了进去。

  一抹风风火火的身影进了来:“真是气死本公主了!”

  “钰阳。”

  钰阳乃五公主名号。

  五公主一愣:“二哥哥,你竟也在。”

  “来找长姐商讨一下下周马宴的事宜。”

  “哦?马宴?来的都有谁,我想瞧瞧。”

  二皇子知道她心里所想,勾起一个笑特意提点:“五妹放心,有林公子。”

  五公主脸红了个透,另一份名单递给她,看见林藕羽的名号,她窃笑一下,又面不更色地在那串名单里找林渺渺的名字,果然叫她找着了。一想到林渺渺,姬钰阳就想到昨天的宴会,脸色难看。

  “长姐!”

  平阳将名单合上:“名单我看了,都挺合适。”

  姬钰阳大惊,长姐是眼拙了没看见吗,那里面有林渺渺那个小蹄子啊。

  二皇子长舒一口气,倏尔一笑:“谢谢长姐。”

  转头看见五公主难看的脸色。

  “钰阳可是有其余意见?”

  长公主和二皇子都看向她,平阳斜睨的眼神淡淡的,却又有一种无形的威慑,五公主不知怎么就说:“长姐和二哥哥都没意见,妹妹自然无话。”

  怎么对付林渺渺,平阳心里自然有数。

  为了转移姬钰阳的注意力,她漫不经心地端起一杯茶:“对了,周府那个小姐,怎么没在名单上?”

  姬钰阳也想到了她,刚刚好像确实没看见她的名字。

  二皇子蹙眉:“长姐指的是周尚书家的千金,周自柔?”

  周自柔名声不好,在外传的都是负面新闻。

  二皇子有理有据地说:“马宴主要是宴请京城善马术的公子小姐,确实没听闻周大小姐擅于骑术,故而未曾邀约。”

  姬钰阳幽幽地说:“二哥哥忘了,钰阳对马术也不精通。”

  “……”

  半晌,长公主将茶杯搁置于案几,轻飘飘地道:“添上吧,正好和她作伴了。”

  二皇子满是疑虑地看向姬钰阳。

  这周大小姐也喜欢林藕羽,可谓人尽皆知,说起来二人算是情敌了,她会同意人去?

  倏然接收到自家二哥的眼神询问,姬钰阳别扭地点了个头:“让她去呗,大家一起玩,做个伴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