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二章 梅子和雪媚娘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79 2020-08-18 20:50:18

  五公主在书里就是不作妖会死的行事风格,这会儿子当着一桌子的面来这么一句没头没尾还不指名道姓的话,吓得其他姑娘都停下了手里碗筷。

  周自柔余光瞥见林渺渺的手指一根根攥紧了起来。

  接着也放下筷子,垂着头不发一言。

  五公主却没罢休,看着林渺渺这张脸她就不舒服,逐渐口无遮拦:“有些人骨子里低贱就算了,偏偏还没点审时度势的眼光。呵,妄想攀高枝,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长公主“啪”一声把筷子搁在碗上,轻轻一声,但足以吓得五公主一激灵:“长姐……你怎么了。”

  蠢笨。

  平阳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嘴,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慢用。”接着起身,五公主跟着站起来。

  众人起身行礼。

  五公主愤愤不平地瞪了林渺渺一眼,走到她身后时咬牙切齿地说:“都是你,本公主好不容易劝说长姐同我一道来,你还将她气走了!你给我等着!”

  林渺渺一瞬间脸色涨红,羞愧难当。

  不慎讲这话听入耳的周自柔眨眨眼。

  这是什么人间迷惑发言?

  气走平阳的不是您本人吗。

  五公主匆匆追到门口,碰上迎面而来的林藕羽,心中一喜:“林公子……”

  “五公主。”林藕羽回礼,“鄙人落了件东西,过来找找。长公主这是?”

  看清形势,林藕羽紧接着道:“既然二位公主着急回宫,林某就不耽误二位公主了,有失远迎,还望公主海涵。”

  行了礼,林藕羽便要继续往里走,五公主着急地看看他,再看看长公主,看看他,再看看长公主。

  几次回头,终究是一跺脚追她长姐去了。

  “……”

  林藕羽一来,就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

  周自柔刚咽下一块肉,就听见耳边有人喊“林公子来了”。

  她留恋地看了眼碗里剩下的肉,默默叹一口气,不一会又逼着自己提起一口气,脸上挂起笑容,接着转身,跑过去。

  “表哥~~”

  害,她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古代言情里表哥表妹的梗玩儿的多,周自柔和林藕羽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周自柔也爱唤林藕羽一声表哥,以示亲近,但林藕羽一向洁身自好,见着原主只会规规矩矩地唤她一声周小姐。

  原以为林藕羽并不会搭理她,但没想到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接着回应:“表妹。”

  “……”

  嗯?

  这人今天是被雷劈啦?

  ~

  林府后院有一条长长的亭廊,木制结构,藤曼在其上攀岩缠绕,垂落而下,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匆匆往前院走去。

  “林表哥近日在做些什么?柔儿听闻前两天明照楼出了诗文对决,想必林表哥定是去了!”

  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在林藕羽面前叽叽喳喳,话多到不行。声音清脆又欢快,像只活泼的小鸟。

  林藕羽手里拿着取回的字画往前院走,行走的步伐微不可见地慢了半步,好让她能跟上。

  “嗯,去了。”林藕羽想起那日,无奈地弯了弯唇,“只是没中。”

  “竟然没中?!”周自柔叉着腰,猫儿眼清朗又明亮:“那明照楼出的题目是何?不必说,定是刁钻至极了!才叫表哥这么聪明的人都做不出来。”

  林藕羽将速度放得更缓了,心里忍不住想让这段路过得更慢一些。

  他以前竟没发现,周表妹如此讨喜可爱。

  是他眼拙。

  无事,还有以后。林藕羽抿唇,吐出两个字:“梅子。”

  明照楼出的题目是梅子。

  周自柔几乎要跳起来:“那是柔儿最爱的吃食了,林表哥怎会做不出来?让柔儿猜猜,定不是林表哥不会!想必是当日有些疲倦……”

  她的话像是没有尽头,林藕羽只听着,并不打断。

  一通彩虹屁下来,周自柔天花乱坠,口干舌燥。

  她私心里觉得这并不是个好差事,作者给周自柔安排的台词也太多了,为了稳住周自柔的人设,她必须得漫无边际地扯各种事说。

  “不过这明照楼的厨子确实别出心裁,我上次叫连枝偷偷去买了几道甜食来,味道极好。”周自柔摇头晃脑,夸完林藕羽以后又接着夸明照楼的吃食:“我最喜欢那里面一道点心,名为雪媚娘,细白软糯,第一口咬到的是特别Q滑的冰皮,里面是奶香怡人的淡奶油,裹着好吃的水果粒,酸酸甜甜、口感丰富……”

  林藕羽笑得温柔和煦。

  ~

  终于到了前院,两人一同止步。

  周自柔嗓子冒烟,感叹着这路程漫长无比,林藕羽却惋惜这么快就到了。

  他们在门口站定,林藕羽道:“今日男客众多,周表妹恐怕不便入内了。”

  “啊?”

  “可是,”她跟着林藕羽来前院是有原因的,她想看看裴盏怎么样。

  “我就站在角落里,看一眼就好,我想知道都有谁来。”周自柔哀求地说。

  林藕羽无奈地摇了摇头,轻笑道:“左不过是京城里的那些个公子哥,定是你也听过名头的那些人,没甚好见的,要是当众被发现,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也是。”

  周自柔垂着头沉思。

  想着别的办法。

  林藕羽以为她在跟自己生闷气闹别扭。

  垂落在两袖口的手握了握,不由自主地,竟想抬起手,在她头顶轻缓地揉一揉,道:“好了,别生气,过两日我带你去骑马。”

  但手还没落下,林藕羽想起自己母亲的态度,猝然迟疑,停住了,话也因此并未说出口。

  不远处的房檐下,一道消瘦的身影将这画面尽揽眼眶。

  从裴盏的角度看去,少女低垂着头,小小的一团,看着宛如是在男子面前认错的模样。而林藕羽右手落在她头顶,另一只手环着她,像是将她整个人圈入怀中。

  很是亲密。

  他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照常朝后院里的假山里去。

  ~

  头顶蓦然落下一片阴影笼罩着她,周自柔抬头一看,林藕羽已经收回了手。

  林藕羽弯曲手指,有些不自然道:“下周,二皇子在马场设了宴,邀了我和周大少爷等去马场赛马,表妹会一同前往吗?”

  “我大哥要去?”

  “嗯。”

  “那我也去。”

  “好。”林藕羽冲她展露笑颜:“表妹先回后院吧。”

  他刚想补上一句:等我完事,就去找你。

  岂料少女听完这话,匆匆行礼,小步往后院回了。

  周自柔的眼睛由浊转亮。

  后院!对啊!

  她跑前院来干什么,男主和女主私底下会面是在后院假山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