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十章 毫无饥渴之态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217 2020-08-16 22:15:10

  眯睛任由连枝折腾摆弄自己,周自柔睡意醒大半。

  林藕羽书里极响亮称号,其乃“京城第一文雅公子”。

  ——美名外,众女听之,往之。而,生辰之宴,府邸登门者络绎绝,场面众大恢弘。

  书里原话,者众,尤其女客。

  周自柔解,书里世界其实真古代刻板保守,闺阁女子见外男,书里种规定,就比今林府办生辰宴,仅仅简单庆祝林藕羽生日,其实相京城合适世念。

  简单,就林公子相、亲、宴。

  娘儿,待儿肯定少争奇斗艳。

  罗裙,周自柔挑最粉,古代粉,穿就小仙女,穿一小心就显艳俗。

  周自柔自做者。

  穿裙子,转身懒洋洋打一哈欠,突一件重:“周霸找?”

  “小姐,连枝今早特意打听,小少爷府,此刻屋里熟睡呢。”

  “哦?”周自柔纳闷:“人?”

  连枝一梳髻一道:“必昨夜。”

  ~

  周霸道干啥,人敢小霸王,唯一敢人却赶林府赴宴。

  收拾妥帖之,连枝带几丫周自柔一往林府。

  周自柔府,林府门槛快被一接一千金踏破,远处热闹喜庆子,意兴阑珊。

  “离林府近,大早……别,岂半夜就始准备啦。”

  偏偏女脸容光焕,真恐怖如斯。

  “嘛小姐。”连枝道哪抱一包裹,快门口递,“小姐,林公子生辰礼。”

  周自柔抱硬邦邦盒子,暗自咂舌:“哪儿?”

  连枝耳语道:“夫人吩咐奴婢库房取,小姐肖小姐自己准备便。”

  “……”

  娘真贴心。

  门跟站奴才,一记录一收礼。

  排周自柔,收礼打算照常放入库房,却料站一旁迎接风突走,将盒子接手。

  接微微福身,周自柔行礼:“周小姐。”

  气氛突安静。

  风林藕羽最信任随,林藕羽少便一直跟。

  如果子吩咐,风做今日举,周自柔送礼物另相待。

  几位千金周自柔神里几分探视敌意。

  林公子周自柔感吗!

  连周自柔自己一脸懵,府,立刻丫鬟引游园:“小姐先逛逛,午膳半辰便。”

  周自柔,今穿一身粉色洛衫裙,轻粉华衣淡裹柔软腰肢,素白纱衣轻披外,线条优美颈项清晰见锁骨隐约,颜色娇嫩,又衬托肤色,清脆山间水蜜桃。

  眉间惺忪睡意又显憨态,整人软软糯糯,格外话。

  周小姐竟吵见少爷。

  丫鬟见位周小姐,常府里,常少爷里吃闭门羹拿身话丫鬟撒气,就招。

  今反应,丫鬟忍住嘴一句:“小姐莫急,快就见少爷。”

  “……”周自柔就见,又演戏,做表情累哒吗。

  相比之,更道裴盏处境怎。

  ~

  林府一处厢房内。

  林藕羽听风话道:“周小姐,送礼,被属放置少爷桌案。”

  林藕羽神微,轻颚。

  明白。

  既自己周表妹男女之情,妨试考虑一。昨晚思考许久,最林藕羽叫风,交代今特意门口收礼。

  男子一袭绣绿纹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乳白色襟袄背子。乌黑顶梳整齐髻,套一精致白玉冠之,面态朝气,显精心打扮。

  听完,唤风退。

  “,竟当爹娘面瞒?”

  音一侧传,见坐坐厅堂之林夫人穿华贵,面态雍容,旁林老爷。

  林藕羽温道:“一小,无足挂齿,叨扰父亲母亲罢。”

  林藕羽小大优秀,衣食住行无一让林夫人省心,功课习做让失望表。

  林老爷口:“自己意,随。”

  “老爷。”

  “,自己握。”林夫人笑附,倒纠缠,“今日娘交代话记?”

  林藕羽面改容:“记。”

  今日大宴,林夫人道礼收礼,免提几句,尤其招揽客人件。

  “,周府小姐,”林夫人特意将周自柔拎,交代,“今日定妥帖相处,善闹,万叫其宴惹端。”

  因周自柔身份,林夫人平连规矩丫一,今让充数,毕竟京城里脸小姐,周尚且罪。

  林藕羽适婚纪,林夫人却考虑位林府如常便饭般周小姐,一因名,二因喜欢。

  林藕羽心一紧,欲,门外跌跌撞撞跑一奴才,惊慌失措,满大汗:“夫、夫人。”

  “慌张,老爷跟,一礼数。”林夫人满,责罚,见随而管表情,心骤安。

  ~

  饿裴盏近十日,死苟延残喘,丑态毕露。

  管话:“其面色红润,身体康硕,毫无饥渴之态。”

  “?!”

  林夫人今一早,特意当老爷面吩咐请裴盏,就彰显大度。裴盏被虐待,林夫人并担心,叫处人皆心腹,绝外泄。

  计划里,裴盏应该被管指派人锁屋,接大喊人,管携一干人,锁之屋内奄奄一息。

  “诡异,老奴叫人劈锁之,并屋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