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九章 她在讨好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379 2020-08-15 20:10:33

  裴盏目光身停留半刻。

  随点点,沉默语移眼神。

  周自柔介意冷淡,顺眸光,视线偏倚落远处口井。

  “……”

  周自柔笑骤僵脸。

  口井,知道。

  原书里,裴盏每次被欺负惨,就口井,心里各种各阴暗东西。

  比如哪种方式,人死更快。

  用什姿势将人扔进,死相更惨,脚先落脑袋先落呢,非常认真思考。

  每当向口井,就代表杀人。

  “周小姐。”

  周自柔蓦回神,转:“哦,怎、怎?”

  “什?”裴盏眼里隐淡淡笑意,若周自柔知道此刻心所,相信一披羊皮小变态。

  笑。

  未见表情让周自柔暗自惊心,怎笑,总垂眼,沉默语,拒人于万里之外。

  “,什。”

  注意突如其口吃,裴盏指远处小餐桌,善意提点:“沸呢。”

  周自柔害怕极。

  但凡话加“呢”,如此惶恐。

  连枝院子外守,整环境剩裴盏人。

  舔舔唇,正欲解释些什,裴盏绕,疾徐径直往院子里走。

  身穿旧衣,已经些合身,袖口处稍一抬手就露手腕,但又因太瘦,衣服显大一空荡。

  周自柔跟面,心事重重往院子走,一点一点揣摩刚才,究竟做什事让裴盏讨厌——

  就跳面句吃火锅吗!怎就招惹啦。

  气哦。

  小变态心,海底针。

  淡淡道:“裴某孤陋,记刚刚裴小姐称此物火锅。”

  “呃,啊。”回神,重重点,“嗯。”补充:“乡边食物,边受欢迎,喜欢吃。”

  裴盏点点。

  人面对面坐,周自柔小心翼翼试探道:“裴盏,喜欢吃些吗?”

  裴盏动筷,轻轻一笑:“周小姐笑,裴某尚未尝今日餐食,尚未知喜欢或喜欢。”

  “喜欢吃什呢?告诉吧,”周自柔往附附身,离更近,小声道:“做。”

  裴盏咽一小口白米饭。

  热气腾腾白雾洁白小脸笼绕,圆润猫眼里许情绪,包含真诚、热切微微急迫。

  除此之外,裴盏一丝极隐秘情绪。

  种情绪,世人称之“讨”。

  裴盏未别人对自己目光里,见种东西,稀奇。

  将眉眼微微挑,轻重吐几字:“裴某对吃食,什挑。”

  等结果。

  周自柔失神眨眨眼,身体又往坐回一些。

  “况且,”眸眼里水光晃动,莞尔一笑:“若非周小姐所助,裴某如今已食果腹,怎再劳烦周小姐呢。”

  连枝,肯定听裴盏意思。

  周自柔却讲话当成客套,些意思:“用跟客气……”

  裴盏吃饭斯文,即使穿低陋,矜娇优雅气质骨子里皇室身份象征,微垂颅,置否。

  大心知肚明,任何理由情况,周自柔什救裴盏,真仅仅见死救吗?

  又什救之日日送饭?

  一切周自柔怎肯解释,裴盏当逼,信罢。

  火锅并象吃愉快。

  周自柔准备菜品锅三分之一,因心里藏事,吃,准备梅子汁喝杯,裴盏胃口小,吃少。

  “周小姐早些回府,免让夫人老爷寻担心。”

  周自柔艰难点,欲言又止,本挺困,但一件事。

  “裴盏。”

  裴盏驻足。

  “明林表哥生辰宴,人,林夫人顾及颜面,肯定装模作派人请,”周自柔光场面就点紧张,“候就发现,死,该怎办?”

  姑娘半掩衣袖,见因紧张而攥紧拳手,正安分捏衣料。

  裴盏被林老爷收养林府,外面传并非林老爷亲生,让认祖归宗;人因林老爷惧内,外面带回私生子对夫人交代,所才养子。

  笑,连裴盏知道谁真。

  虽名声堪,但至少养子身份,林夫人又将林府名声比命重人,对闻问,而留给外人一句闲话机。

  裴盏被关十几,每隔就人暗自检查,知道吃喝十几活,林夫人干什,谁知道。

  相视而立,间仅一步之遥,裴盏盯周自柔,眼睛漆黑。

  今话,傻子,就明白裴盏表达意思。裴盏相信,让知道,尽管救自己,千万别妄卑贱对高贵自傲周小姐就此感恩戴德,俯首称臣。

  支言片语,自己安危,当真些意思。

  裴盏露善意笑容:“明日林勋,干什。”

  林勋便林当,林府老爷。

  ~

  第二日,五更,外已经日渐转亮,空气里漂浮一层灰蒙蒙晨雾。

  周自柔睡意昏沉,被连枝拉洗漱。

  “小姐,对住,再床赴宴就迟呀。”,哪敢给连枝胆子拉周大小姐床,近日小姐善,直觉告诉连枝小姐因点小事责怪。

  意外,周自柔仅发火,格外乖顺,蹙眉毛,嘟囔小嘴吐支离破碎语气词,含含糊糊被连枝拉。

  实困,整身体软成香泥瘫连枝身,恳求道:“连枝,让再睡一小吧……”

  一块温软香玉怀,连枝男子,心化。

  本昨晚就睡晚,今早,周自柔哭。

  “小姐,宴做准备,您梳妆打扮啊,小姐艳压群芳吗?”连枝给仔细套鞋,一边一边招呼,几眼力见儿丫忙跟伺候。

  周自柔爱美:“。”

  “自早早,仔细打扮一番才呀,小姐连枝道理吗?”

  周自柔含糊:“挺对。”

  连枝手脚利落,完就将周自柔扶梳妆台:“今日京城里脸门户,听皇贵胄,小姐作咱周府大小姐,万失礼数才。”

  周自柔勉勉强强睁开眼……

  

向风偏笑

这么一看,周自柔就是个稍微一哄骗就能带走的小怂包。石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