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八章 她娇俏可人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221 2020-08-14 23:25:10

  原主找林藕羽又不是什么稀奇事,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周府大小姐周自柔倾慕林家公子多年。

  林藕羽去哪,大家都几乎能见到一抹翩翩身影围绕附近,倒是这几日,周自柔没刻意去打听林藕羽的行踪,林藕羽不在意,有心人却注意到了。

  茶楼里,几位公子摇着扇子闲聊,都是些身世相近的府邸少爷,四下又没别的人,便议论起了几家日头正盛的千金。“话说林公子近日怎的不带着周小姐了?”

  林藕羽摇扇子的动作微不可见一滞。

  明眼人知他是打趣,但听见这话的林藕羽面色突然不是很好,有人便以为性情温和的他动了怒,忙不迭打圆场。

  “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林公子带着周小姐,那不是周小姐自己爱胡闹,整日缠着林少爷么。”

  “是是是,”那人反应过来,忙接着这话,“周小姐对林少爷这胡搅蛮缠那是出了名的,这我如何不知?只是刚刚一时嘴快,还望林兄莫要介怀才好啊。”

  林藕羽放下扇子,同以举杯,表示不介怀。似乎刚刚面色不快只是他们的错觉。

  当一个人习惯了某件事、某个人,再到发生变化时,自然会不适应。

  林藕羽自认为懂得这个道理,这些小插曲也不会对他的生活情感掀起什么波澜,但渐渐的,他察觉到自己心里好像并非如此。

  回到林府,林藕羽的贴身丫鬟上前递送茶水。

  注意到桌子上放置着一轴画卷,林藕羽上前:“这是谁送的?”

  说罢,他已经走到了桌前,徐徐将画卷展开,画风遒劲有力,沧墨点点形神俱备,是许满许大师之作。

  林藕羽最欣赏他的画作,从看见这礼物之时,对送礼之人就有了混沌的猜测。不禁想着,这人几日不来,难道是去费心思寻画不成?

  丫鬟回话:“回公子,画作是孙家小姐今早派人送来的,说是提前给公子生辰的贺礼。”

  孙家小姐不同于别家,不在明日来赴宴时正大光明地送,偏生要在今晚搞这一出有私相授受之嫌的行径,心思如何不言而喻,林藕羽沉了半刻不语,丫鬟看了看他的脸色,觉得有些古怪。

  周大小姐也常送少爷东西,不同于孙小姐,周自柔送礼物向来喜欢搞得人尽皆知。知道少爷最喜欢许大师的画作,也曾经投其所好过不少次。

  可少爷看着,好像不是很高兴?

  “孙家小姐?”

  “嗯。”

  丫鬟见少爷确认以后似乎更不见喜色了。少爷足足盯着那画瞧了有半刻钟,才颔首敛了眉,收了画,兀自坐在桌前给自己倒杯茶。

  一杯茶缓缓下肚,他心情依旧不怎么好。

  ~

  林藕羽这边正是郁结于心,周自柔同样遇到了难题。

  对原主来说,找林藕羽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好吗?

  可周天霸气得脸都红了,说什么不让周自柔走:“姐姐当是知那林藕羽不喜姐姐,为何还要三番五次上前找他,他配不上你!”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林藕羽对周自柔的情谊无动于衷,只有姐姐还傻傻地一味付出。

  周天霸看样子是真喜欢原主这个姐姐。不忍心她再被别人说倒贴,很是对自己恨铁不成钢。

  周自柔知道,故意愁苦着脸说:“可我心悦林表哥,即使他不喜欢我,我也做不到不去找他呀。”

  看周天霸气得脸都绿了,可又怕惹他姐姐不快,只能憋着。周自柔心里乐了乐,觉得逗弄他太过分也不好,快要让步之时,他问:“姐姐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什么?”周自柔闭了闭眼,“翩翩公子,温柔,有气度,长得好看。”

  “就这?”

  周自柔点头,这就是原主给她的答案,挺简单的,但也挺合理。

  这几点并不算多高的标准,在周天霸看来好找得很:“姐姐等着,弟弟这就给你找一箩筐回来。”

  周自柔:“???”

  你在说什么?什么一箩筐,那是人啊喂,又不是萝卜你随随便便找能背回来一箩筐?

  他倒还是个立马执行者,仿佛找姐夫这事是个刻不容缓的活,在周自柔还没消化这话时撂下话转身就出发了。

  “……”

  周天霸看着胖乎乎的,人跑的倒挺快,周自柔派人去寻也没能抓回来。

  周自柔有些愁:“继续找找,可别搞出什么幺蛾子,要是出了事,我肯定得被爹娘罚。”

  “是。”

  耽搁这一会儿,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了,周自柔在“找林藕羽”和“找裴盏”两个中只能择其一。

  她觉得完成支线任务比不上完成主线任务来的重要,最终选择去给裴盏送饭,送饭之前,她还得去做饭。

  今天做什么好呢?

  厨房里,阿桑早等着她来。这几天周自柔来厨房做饭自然不可能妄想瞒过全府上下,对外说的都是想磨练自己的厨艺,还夸下海口说待些时日便要做一桌全桌宴给大家品尝。

  ……虽然没几个人信她能做出什么好吃食,只当她心血来潮。

  阿桑兴致勃勃,看见她眼睛带着光:“大小姐,今天我们做什么好吃的?”

  这些人里面只怕也只有阿桑会相信,她是真能做出美食的了。

  周自柔思忖片刻,灵机一动。

  “咱们做……火锅吧!”

  ~

  裴盏身体恢复不少,火锅暖和还能去寒,是个不错选择,周自柔不禁想象起火锅要是配着可乐,在静谧的晚上吃最爽啦。

  “可惜古代没有咖啡粉巧克力粉什么的,也做不出自制可乐,只能将就将就,用果汁替代了。”

  “小姐在说什么?”

  “没什么。”

  裴盏应该吃不得辣,再加上他身体不好,周自柔只能勉为其难地做了个低一档的火锅——番茄锅,虽然在她看来,不辣的火锅简直没有灵魂。

  阿桑按照周自柔的指示将食材一一备好,周自柔则从厨房里偷了一个小灶和小炉子,和连枝两人一块将裴盏的院子搭好。

  在她们忙活的时候,裴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夏季夜色如水,蝉鸣声声不绝。

  枯叶扫落一旁,院子里的青苔被她们小心的避开。

  可能因为火锅让她忘记了自己是在古代,周自柔像对朋友那样打招呼:“哈喽,裴盏。”

  裴盏波澜不惊:“周小姐。”

  “我们今晚吃好吃的哦。”姑娘偏头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兴奋,“知道是什么吗,火锅!”

  她猛地跳到他跟前,活力又灵动的小表情在裴盏眼下被一览无余。

  裴盏愣了一下,看着她略微有些失神。

  此刻少女的鼻头沁出些许细汗,在黄昏的残光照耀下像闪着光。

  一颦一笑,皆是小女儿家的娇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