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六章 声音暗哑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49 2020-07-14 11:39:47

  周自柔忙迭叫连枝,先往瓷杯里盈少量水冲洗杯子,倒掉之再将瓷杯里装满水。做完,周自柔尝试递裴盏,刚烧水滚烫,细嫩手捏住杯身,几根指烫交替。

  让尽快喝水,周自柔鼓腮帮子,趴桌子吹气。

  热气徐徐吹斜,杯盏内水面漾一圈波纹,而又新热气争先恐钻。

  裴盏做,至少见人种方式置凉热水,,口沫飞吗。

  连枝耳红面热。小姐当真喜欢裴公子骨子里,一避讳。

  直吹半分钟,周自柔才将水杯送裴盏唇。

  嘴唇干涸,翘怖干皮,愣愣。

  周自柔:“喝呀。”

  裴盏迟疑一,攥拳,力气。最喝,温热液体喉咙一直滑身体里,种奇怪感觉。

  裴盏喝急,真渴。

  “吗?”

  裴盏。

  喝第二杯,明显变节制,疾徐。小变态性格就,轻易相信别人,如果性攸关之,暴露自己欲望。

  之所表顺,必因裴盏清楚道,自己手。

  周自柔愁容满面。

  坏做尽,小变态改观难,更遑论小变态信任喜欢……

  难加难呐。

  ~

  周自柔溜自府邸厨房。

  刚用午膳,各大院儿里子午睡,灶台旁厨娘膀大腰圆,一嗑瓜子一嚼子舌根,瓜子皮落一,道,皆笑眯眯。

  见周自柔厨娘阿桑笑脸一僵。

  “大小姐。”阿桑先站,手衣服抓抓,始料未及,乡野小村,少见大小姐一面。

  刚刚才议论位,道刚刚话被听见。

  周自柔先措辞:“母亲近日食欲,做碗粥端,用管。”

  阿桑斗胆:“小姐做粥?”

  周自柔嗯一,烹饪课,一。

  原十指沾阳春水,哪受种苦。几厨娘笑呵呵忙:“小姐管吩咐,几婆子就。”

  周自柔却亲自,厨娘面面相觑。周自柔意识自己原形象太,便板脸指阿桑:“行,留,其人走。”

  阿桑厨娘里资历最浅,听大小姐骂名未见识,心惴惴安。

  “大小姐需奴做?”

  周自柔叉腰灶台转一圈,门道:“先升火吧?”

  ~

  古代烧饭确实技术活,仅生火,控制火,刀具沉甸甸重,剁肉剁周自柔快废一条胳膊。周自柔庆幸自己留阿桑。

  辛苦小,功做完一盅皮蛋瘦肉粥。

  周自柔吐一口浊气,豁一笑,走之冲阿桑脆生生道:“谢谢呀。”

  阿桑脸一热,小相处,大小姐完全厨娘坏,比象平易近人,十分爱。

  因怕再,周自柔留连枝照顾裴盏,自己则一人偷偷溜府做碗粥。

  再林府运气佳,碰刚外面林藕羽。

  “……”

  周自柔局促提粥,无处藏。反应快,笑凑:“林表哥,啦!带粥。”

  少女一身鹅黄色长裙,髻梳十分简单,林藕羽觉次见一。

  周自柔嫌钗扎,增加部重量,所取大半。

  林藕羽粥一:“饿。”

  谢谢饿,饿真道该怎办,周自柔沮丧低,做一副伤心表情:“表妹先府。”

  林藕羽忍,又怕接受粥让信心大增,寸尺。

  ~

  “小姐,算。”连枝门外迎。

  周自柔假装府,再小道门溜。

  周自柔睛瞪圆:“怎?”一走就吧?

  “怎,就小姐留奴婢一人,奴婢担心小姐。”因连枝怕屋里位。

  位大气一,人气场就惹。

  而且房子四面无窗,随色渐暗,整方阴森森。

  周自柔,今喂裴盏喝水件,周自柔裴盏害怕。屋,周自柔将粥倒,所幸冒热气儿。

  裴盏日未食,胃里肯定难受,先喝粥,周自柔打算明日再送餐。

  虽尚清楚周自柔做目,裴盏道自己必须吃。周自柔打算喂。

  “自己。”裴盏道。

  音暗哑。

  即使身板较弱周自柔面,脆弱一被折断翅膀白鸽,毫无缚鸡之力。

  光线周自柔背而,床榻拉长长影子,随将笼罩。

  缓慢喝粥,一口一口送入自己嘴里。

  “害。”裴盏让人心疼,周自柔鬼使神差。

  裴盏其实一饿,逼自己必须食,忍住反胃。听见句话,垂皮颤颤。

  示意图太明显,反而让人自信相信所话。

  周自柔长叹一口气。

  周自柔趁喝粥期间,屋内陈设,毫意外,屋内具精简极致,一破圆桌,一张木床,一摇摇欲坠面盆架子,面放盆。

  生活惨,人害。

  “道今关谁吗?”

  裴盏摇。

  裴盏心大概猜,由告诉恶毒女配周自柔。

  周自柔原书人物,觉林夫人最疑。毕竟使唤管子,妻,手掌林府实权,而且林夫人让林渺渺一联姻棋子挥最大利益,期间必管束更严。

  林夫人道林渺渺裴盏送吃食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