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五章 小变态谁也不相信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031 2020-07-12 09:13:05

  一大块墨笔尖掉落,徐徐晕染。周自柔一,又觉题大,原,干呀!

  原让裴盏跪,及刹住车,仅送鞋,赔礼道歉。

  原让男钻狗洞,就宴再示,碰见男女私底,就帮忙打掩护。

  定感度又增1%啦。

  真才!

  题大题大,睡觉。

  等待宴几日,周自柔屋里吃睡睡吃。周霸偶尔一趟,又因识完一百字,落败而归。

  大门二门迈,丫鬟议论大小姐受刺激,竟林府找林大公子。

  系统。

  周自柔咬碎一颗连枝街买冰糖葫芦,腮帮子刚鼓,系统就毫无感情提醒完支线任务。

  一,休假?

  系统:【】

  周自柔认。

  -

  “公子府。”丫鬟。

  周自柔常找林藕羽,隔差五一,林府习惯。

  周自柔一听十分高兴。

  “再。”

  雀跃跳院子,突瞧见背影裴盏院子方,房檐尽消失。

  一男一女,男人身形林府管。

  跟,周自柔见老管面丫鬟低一顿嘱咐,才放人走,自己则左右,朝相反方走。

  周自柔选择跟丫鬟,丫鬟目果裴盏院子。

  周自柔觉劲。

  -

  裴盏做一梦。

  梦里一切冷,黑乎乎,全身肮脏。布满污秽躺泥泞,雨水落身冷刺骨,死抱住怀里团暖。

  满大汗床榻爬,端桌茶杯,倒垂往。

  一滴水,空。

  喉咙干涩木,裴盏嘴唇,又极其缓慢爬门口,瘦如古柴手抬,一一钝敲木门。

  人。

  间许久,院子里静悄悄,连鬼。裴盏全身蜷一团,虚弱团小兽,倒之沉笑。

  死吗?

  屋外,一双绣花鞋踢踢门。

  丫鬟悄无息,外面门锁。功踢周自柔面色急,叫里面人自生自灭吗?

  “小姐,怎办?”连枝。

  周小姐机智:“爬窗。”

  人坏绕屋子一圈,愣见一窗户,所房子与外界唯一联通,就大门。

  周自柔一双睛瞪圆,半晌话。

  周自柔趴门,拍拍,里面静。

  喊:“裴盏!里面吗?吗?”

  人。

  “小姐!奴婢找一斧,必裴公子劈柴用。”

  周自柔顾,立马接,拿斧倒吸一口凉气。

  玩意沉重,抬折断细细胳膊,使吃奶力气才锁劈坏,推门,裴盏倒。

  扔掉斧,周自柔无手,道人死活。

  “连枝……该死掉吧。”

  连枝探鼻息:“小姐放心,。”

  松一口气,死就,周自柔所措:“该怎办?”

  -

  仆二人抬床,连枝应自小姐吩咐叫大夫。

  周自柔独自守。

  期间见面白如纸,随世,又探探鼻息。

  气若游丝,仔细根本察觉活,周自柔刚才抬胳膊,骨咯。

  太瘦。

  周自柔记附近条小溪,男常打水,拿帕子面盆接清水,帮擦拭一。

  周自柔道小变态长,因怕所一直敢。

  此闭,虚弱死,子难醒。就算醒,床跳叫滚,通之,周自柔大胆子。

  周自柔才算真窥见裴盏容貌全部。

  少虚弱躺床榻。

  黑玉般淡淡光泽,洗尘土,柔白光线照一副精致五官,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敷粉,俊美模初长。

  果书里,常人小营养良摆脱面黄肌瘦而长般惊人子,周自柔名字倒写。

  大夫快,药方,许久未食,气力足,身体太虚弱导致晕倒,补一补。

  周自柔听懂,就吃,喝。

  几日林渺渺送吃食吗?

  打完大夫,连枝送人走,周自柔床底几块馊掉馒,打油纸,面覆满虫蚂蚁,馒被老鼠啃食少。

  难道裴盏吃吗?

  周自柔突觉骸冷,小变态竟连女相信。

  周自柔绝望身,一双空洞睛。

  “……”

  “醒啦。”挂一比哭难笑。

  裴盏一,睛黑白分明,泛水光。

  许刚醒,睛里太大敌意。

  “吗?叫连枝打水。”

  裴盏手里东西。

  周自柔床底找馊馒,周自柔心虚胡乱一包,背身让见。值一提,就捏手,竟嫌弃东西脏。

  裴盏移。

  茫,周自柔解释道:“人房门锁,刚路,就一,巧见昏倒。”

  裴盏胃里空空,饿之,五脏六腑一团揉缴一干泥。

  听完,裴盏又。

  次神太一。

  道因连枝门身影遮挡光斑缘故,乌黑双眸隐隐显几分异色。

  周自柔自己。

  等半,裴盏视线落身,连枝提一壶刚烧水。

  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