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成病娇死对头

第三章 小霸王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2105 2020-07-10 19:19:16

  周自柔废而反,却意外周霸一字识。

  原,里面写一字懂,反倒随手涂鸦卡通画惊孩子。见风格如此奇特画,周霸睛里盛满奇。

  “当真?如今九岁大字识一?”

  房间里放吃食,周霸憨气拿一块糕吃,心虚。

  “姐姐……”听见话,心里止住打鼓,差忘,姐姐喜欢让碰屋里东西。嫌弃识字。

  虽识大字,秉小心谨慎原则,周自柔张皱巴巴纸撕稀巴烂:“嗯?”

  ,周霸满脸恐惧,皱眉:“怎吃?”

  见吃挺心,怎才吃一口就放。周霸却周自柔讥讽,连忙凳子滑,低站周自柔面。

  “姐姐,该擅自打东西,吃房里糕,错!别罚。”

  原并喜欢弟弟,因小孩子贪吃爱玩,总浑身脏兮兮,而且长相圆润,原嫌美感。

  周霸却老爱往院子里跑,每次跑就被原训一顿,甚至打几,哭唧唧挂泪走,几又照。

  办法,谁叫就喜欢姐姐。

  虽姐姐并喜欢。

  周自柔呐:“谁罚啦。”

  周霸一抽一泣抬脸,怪怜。

  “吃就吃,玩就玩。”

  周霸敢相信,泪花里闪光:“真吗?”

  周自柔:“嗯。”

  谁骗小孩。

  周霸敢相信,怕一场美丽骗局。

  继续拿糕小心翼翼吃,吃第,周自柔任何意见,才相信真,就鼓胆子,吃第四。

  “少吃。”

  周霸手一抖。

  “当心胃舒服。”周自柔提醒。

  周霸松一口气。

  周自柔递热茶,如珍似宝喝,更觉姐姐房里东西,糕吃茶喝。

  虽道姐姐今何转性,周霸却盼望姐姐日日如今日般就。

  “姐姐,”喝完茶,周霸绞尽脑汁,用平日常听见语:“,情之请。”

  “讲。”

  吃饱喝足,小霸王跑面恳切道:“画里人物甚新奇,姐姐教教否?”

  画随意画卡通涂鸦,里面画一大魔王代表裴盏,一如玉公子,代表林藕羽。

  周自柔斜睨:“?”

  周霸感兴趣,憨憨。

  “先一百字再。”

  “……”周霸惊:“啊?”

  九岁连一字认识,传丢丢人!才草包弟弟。

  “啊啊,”周自柔催:“先识一百字,就够别。”

  周霸急切:“!”

  姐姐让一定!

  ~

  送走周霸小霸王,色渐晚,周自柔床榻攻略计划,绪,又心肺倒睡。

  第二一早,周自柔趴桌子,懒叫道:“连枝,连枝。”

  连枝一次听姑娘般唤名,慵懒语调,配软绵咬腔,连枝觉自己贱名宛听少,红脸屋:“小姐,奴婢。”

  “连枝。”周自柔伸一手,怜巴巴。

  连枝尝试走,谁被姑娘一抱住腰,周自柔瞬间抽噎:“爹爹骂,自幡醒悟,悔当初。”

  连枝:“……”

  老爷昨日,又何幡醒悟一……

  连枝虽诧异,听见自小姐哭顿心疼:“小姐太伤心,老爷小姐才提句。”

  周自柔抽抽噎噎:“,本该找林府小公子麻烦,……做种。爹爹一番教诲,洗心革面,甚懊恼。连枝,陪一送赔礼罢。”

  周自柔哭让人心疼,连枝老爷教训鞭辟入里,让周自柔实怕才做。忙迭答应。

  周自柔心满意足,演一林府由,被人解释。

  收拾,周自柔就提私叫人街买新鞋。

  路撞见大哥周霄诚,周自柔脚步一滑。

  大哥,冷硬且刚,完全疼惜妹妹角色。怂包小姐自认倒霉,迎面撞打招呼,虚虚低,低:“大哥。”

  低,目光接触方深褐色衣角。

  “哪?”

  “林府一趟,林小公子道歉。”

  周霄诚一直话,试探瞄瞄脸色,方神色莫测,周霸写脸性格截。

  揣摩。

  半搭,快溜走,周自柔伸手扯扯袖子,真情流露道:“妹妹真心诚意道歉。”

  “信连枝。”

  连枝止住。

  原大哥一句就行,毕竟平屑管妹妹,周霄诚竟冷淡扔句:“。”

  周自柔抬脸,置信。

  ~

  林府一隅。

  块僻静院子。

  屋门破旧,远处依稀见一口枯井,院落堆积枯叶显示里人受宠。

  连枝手轻脚轻,推院子里木门,接门外示意。

  周自柔奇探,左顾右盼。

  周霄诚道,就让府,让丫鬟。周自柔敌自大哥令,等用晚膳,趁丫鬟偷懒打盹溜。

  阴翳空愈灰暗,连枝提醒:“小姐,咱快走,夜深待林府,传小姐名就毁。”

  “道啦。”

  周自柔蹑手蹑脚屋。转身连枝,轻:“应该先敲门?”

  连枝未话,周自柔身就穿静,快就见门里面被人打。

  “吱哑”一,气氛灰蒙蒙里变愈阴恻。

  连枝眉心一跳,小姐面站裴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