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四十九章:为师无碍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189 2020-08-18 21:03:10

  熟悉的一切让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哪,但她还未来得及迷惑,便察觉到身体的巨大变化,右手下意识摸向胸口,没有伤口,怎么回事?

  身子还有些软虚无力,努力盘腿坐下,聚神内视,却察觉自己体内多了一股本不属于自己的灵气,是冰系的,想到可能是师尊为她疗伤所以残留在她体内的,朝露也没多想,只是,为何自己的修为跟境界涨的如此之快?

  开玩笑的吧?

  难不成是她眼花了?

  再一次内视,灵府内的改变却明白地告诉她,如今的她,已经是一名大乘初期的修士了,虽然境界还有些摇摇欲坠,不是特别稳固,但她的的确确,是一名大乘期大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修为才到化神期,怎么会一下子跨过两个大境界,直接就大乘期了呢?

  还有,每个境界的跨越那都是会有雷劫伴临的,为何她却没有丝毫感觉?甚至连雷劫是否渡了都不知道,这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师尊?

  左思右想,最终得出如此结论,毕竟此刻她正在碧月潭,这足以说明是师尊将她救了回来。

  只是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还有身体这些异样,果然还是要先找师尊问清楚才好。

  想着,她便起身从白玉床上下去,但腰下尾椎的地方却是一股难言的酸软痛意,让她刚下床,便半摔在了地上。

  神情有些迷茫。

  怎么回事?

  反手揉了揉那块地方,再次起身,这次却是稳了许多。

  疑惑地皱了皱眉,却不想耽搁时间在这里,所以很快便忽略了这份不解,往外面走去。

  寻了很久,最后,朝露终于在竹云峰峰顶一处悬崖陡峭的山壁前感受到了师尊的气息。

  看着满地的寒霜还有那被冰凌封住的洞口,朝露满是自责愧疚地跪在了地上,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次又一次,她总是让师尊为她费心。

  师尊身子本就不好,她身为师尊唯一的亲传弟子,不仅没有替师尊分忧,反而要让师尊承受因为她犯下的愚蠢而惹出的祸端。

  几缕银色的神识从洞内飘出,围绕在她的身边似是安慰,朝露捏紧了拳头,绷直着身子,紧咬住下唇瓣,这才勉强忍住心头的酸涩没有落下泪来。

  她知道自怨自艾是没有什么用的,可是有些时候总是会忍不住不去想那么多,心里头只有一种情绪翻涌着,难过,无力,惘然,自我怀疑。

  会想着,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吗?

  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够变得更好?

  做了却没有做好,那这一切做了还有意义吗?

  无数的自问自答在心里沉淀,滴水成河,汇聚成海,当情绪过于波动的时候,便会有浪潮袭来,覆盖住整个心脏。

  压抑,沉闷,烦躁却不知所以然。

  想要说出来,却发现不管什么说,都轻松不下去,就连哭泣,都宣泄不了那份难过。

  有过剑走偏锋,有过极端,甚至在无数个夜里失眠难睡,只是睁着眼睛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要想,但就是觉得,如果不想的话,就太安静了。

  所以,会想一些开心的,值得快乐的,哪怕偶尔会忆起一些不好的事情,也会逼迫自己瞬间滑过,用一些高兴的碎片去填补。

  又或者,想想以后该如何。

  有了目标,有了期望,便也不会去多想,也不会乱想许多。

  只要朝着想要的那个方向一直走就是了。

  她原本是这样决定的。

  可是事实总是不尽如意,她好像再怎么小心翼翼,再怎么去努力,都会有一些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在她身边发生,还都是因为她的原因。

  可她自己,却能够得到那么多的幸运。

  “朝儿,为师无碍,不必担心,你的修为境界过快,难以稳固,还是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的好。”

  正在这时,那几缕神识突然凝聚在一起,银白色的光点中传来云镜尘温厚柔和的嗓音,听起来并没有虚弱的样子。

  而话音落下之际,朝露捧在双手掌心之中的光点便散落成细碎的星芒往洞内飞去,最后消失在那冰凌里面。

  看来师尊早知她会来寻他,便提前给她留了嘱咐。

  朝露眼神凝滞片刻,便变得异常坚定起来,对着师尊闭关洞口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回了一句,“弟子知晓了。”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师尊的话醍醐灌顶般让朝露瞬间清醒过来。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她自是不能辜负师尊一番心血,要赶紧将自己的修为境界稳固下来才好,这样才不枉费师尊对她的付出。

  虚明洞内,身处于一片冰天雪窖般处境中的云镜尘,一身染血的白衣几乎快要浸透整件雪色衣袍,银色的发丝未扎未束地披散在身后肩头,随着他猛烈的阵阵咳嗽,些许鬓发垂落眼角,遮住他消瘦的颧骨,却衬的他越发虚弱病态。

  特别是那眼睫上的霜寒,被鲜血才染红的唇瓣,触目惊心的指缝猩红....

  仿佛有一股深深的寂寥,悲戚无力的感觉从他的骨缝里面渗出来,可当他抬头看向洞外的方向,却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眼中细碎的光亮是百转千回过后仍用不尽的温柔。

  在闭关之前,朝露想到了重明鸟,因为有灵兽契约的缘故,她很快感应到了重明鸟在山脚下,便先去寻它,想要叮嘱几句,毕竟那洞天福地中的药草还是需要人看顾的。

  只是未料,刚走出结界外,便被几名弟子围住了。

  眼神下意识警惕,那几名弟子却是满脸激动地对她行弟子礼,甚至还唤她一声“朝太尊。”

  “何意?”朝露抬手让他们起来,简明扼要地询问。

  三名弟子中最前面的那位推搡着同伴,争先回道:“是这样的,朝太尊,因为您现在已经是大乘期的修士,按照宗门以往的规定,太尊这个称号,是您应得的,掌门跟众位长老都商议过的,大家也都没有意见。”

  有意见才怪,放眼整个修仙界,朝露长老...哦,不对,朝太尊可是妖修中最年轻到达大乘期境界的修士了,这不仅是她自身的光荣,更是整个无尘宗的荣耀,往后宗门内的弟子走出去,也无需再怕什么了。

  实力强大的宗门依靠,才是弟子们出门在外所能倚仗的后盾。

  现在他们无尘宗可是有两名大乘期太尊了,可不用再担心天澜宗那边有什么幺蛾子心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