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四十二章:从什么时候开始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40 2020-08-10 15:57:57

  匕首上残留的毒药成分太过诡异,云镜尘最多只能查出五种毒药成分,皆是剧毒之物,但奇怪的是,朝露除了暂时性无法运转灵力,浑身有些疲软之外,似乎也没到毙命的程度。

  为今之计,最关键的,是将她体内侵蚀进去的魔气清除干净,否则混杂进了灵根上面,不仅对修为有异,更容易产生心魔。

  朝儿现在正是心境最脆弱的时候,绝不可出现任何差池。

  将怀中人儿重新放回在白玉床上,云镜尘起身要去布下禁制,虽说有重明鸟在洞外护法,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驱除魔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在这期间,他不能有丝毫打断,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还容易遭到反噬,不仅是他,朝儿如今的身体,若是受到魔气反噬,恐怕难保一命。

  他不敢大意。

  “咳咳...”

  刚把禁制布置完,正要返回白玉床上为朝儿疗伤,喉间却是一股腥涩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身形有些摇坠,仿佛下一瞬便要栽倒在地,赶忙封住身上几处穴脉,双手结印调息稍许,这才好受一些。

  看来这次闭关还真不是时候啊。

  心中自嘲一笑,却也没有多作在意。

  为师者,定要好生护住门下弟子,当年他因为身体原因,本意不收一徒,但师尊临终前窥得一线天机,说他此生有一份师徒缘,同样也是他命中机缘。

  所以之后每一届收徒大会他都会在暗中观看,却也并不热忱,只是想要知道,师尊口中那个缘分到了自会知晓的所谓的徒儿,会是怎样一个人。

  之后,便看见了朝露。

  彼时还算年幼无邪天真的女娃看起来软弱可欺的样子,但却在旁人诋毁妖修时鼓起勇气站出来,即便嗓音都还是颤着的,却还是要捏着拳头用一口绵软清脆的声音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人又如何,妖又如何,我既站在了这里,那就说明我们妖族也是有存在的资格,天都不反对,你难不成还敢与天道叫嚣!”

  一语毕,偷偷在身后聚了小团灵力,从天而降一道惊雷顿时吓得那几个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孩鹌鹑似地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而小朝露还得寸进尺地指着他们笑道:“天道有眼,你们可得小心了,被劈死就不大好看了。”

  说完,便重新缩回身侧少年的背后,揪着他后腰衣衫的一角,乖巧懂事又无辜。

  口齿伶俐,聪慧过人,还有,灵根不错。

  当时云镜尘对她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之后不知初衷何为,便透过水镜一直看她上山门,参加试炼,拜师。

  南虚是第一个站出来要收她的,小孩也没有任何反对,高高兴兴地就要上前去牵住那头狐狸递出来的手。

  可能是觉得这么好的孩子不能给南虚那样狡黠品性不端的人给教坏了,所以他下意识地就出现在了那里,从南虚手里把人抢了过来。

  但之后,看着手中牵着的一脸懵懂无辜的小孩,他却有些无措了。

  冲动过后的理智让他清楚地认知到,自己常年闭关,身体欠佳,并不配做个好师尊,但人已收下,总不能再牵回去,小孩子自尊心都是比较强烈的,再者,此事本就是他鲁莽在先。

  思量许久,最后暂且将人放在了师兄的山头与那名跟徒儿一并上山的少年一起教习着,若他出关得空,也会将她叫来竹云峰指点一番剑术课业,日子便也就这样过去了。

  都是第一次为人师,为人徒,他以为只要尽心尽力便好,而朝儿打心底又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所以哪怕受人欺负了,在他面前也是什么都不表现出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原本还有些活泼爱笑的孩子慢慢变得不苟言笑,心思敏感,不敢与人过多接触起来。

  南虚曾有一次跟他说,这孩子跟着你,也是可惜了。

  彼时他还有些不悦,甚至不以为然,但现今他才明白,南虚话中深意。

  为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是最基本的准则,可仔细回想,他似乎从未问过朝儿,是否有什么烦心事,除了剑修还有什么喜欢的,跟别人相处要怎样去沟通。

  他以为磨砺多了对剑道反而有好处,却忘了,若是以妖界的年龄段来说,她还只是个孩子。

  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去教,去引导,去指正的孩子。

  南虚说的对,他,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师尊。

  眼神愧疚地看着床上依旧还在昏睡的人儿,不知是何缘故,那张血色尽失的小脸上此刻竟泛起了几分异样的红润,云镜尘察觉到了她唇瓣上的咬痕,眼中流光闪烁,万分心疼。

  是要下了多大的狠力,心里有多难过,才会将唇瓣咬破仍不自知。

  脚步向前,盘腿坐上白玉床,小心地将徒儿从玉枕上扶起来,指尖虚拂过她唇瓣上的伤痕,白光过后,完好如初。

  这才将她转过身,背对着他,双手掌心白色的光晕如线条般在指尖,空中聚拢,最后用了几分力道,往前推去。

  一声闷哼从前面人儿的口中轻咳出来,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朝露混沌的意识似乎有些幽幽转醒,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一般,纤长的睫羽轻颤了几下,最终还是归为一片平静。

  热。

  好热。

  身体好像火烧一样,可背后却有冰凉的灵气透过薄薄的衣料渗透入她的肌肤,四经八脉,最后与那团仿佛烈焰灼伤般的灵气碰撞在一起。

  好难受。

  原本的热意被撕裂般的痛楚所掩盖,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疼意,但那股凉意还是源源不断地,如流水般传入她的体内。

  两股本就相互排斥的灵力像是在争夺地盘,谁也不逞多让,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几乎快要把朝露折磨疯了。

  那一瞬间,朝露甚至有些觉得,这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下意识地,她又咬起了唇瓣,身后立马传来一个声音。

  “别咬。”

  散放的神识时刻关注着朝露的表情动作,见她又要将自己的唇瓣咬的血肉模糊,云镜尘赶忙阻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