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四十一章:师尊,脏(加更)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59 2020-08-09 17:30:35

  看着重明鸟那么担心的样子,朝露心底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有放弃,不然就要连累到它了。

  记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只命脉相承的契约兽,便也不敢那么轻易地去死了。

  对了,还有师尊,她还没有把寻到的灵药都交给他。

  还有心儿,她若是死了,她该有多难过。

  “哎,你别哭啊,对了,我去找你师尊,马上,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说完这句话,重明鸟便直接往竹云峰的山头飞去。

  因为是朝露的契约兽,气息想通,所以竹云峰的结界并没有阻拦它。

  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微风拂过竹叶梢头,传来窸窣的声响,夜色正浓,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所以当朝露茫然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却发觉自己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时,突然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想要放声哭出来,张了张嘴,喉咙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她该庆幸吗?因为化形时出了一点小差错,所以心脏生在了右边,不然她早就没命了,哪里还能支撑到现在。

  可是看着胸前的匕首,她突然觉得十分的讽刺。

  好想....拔下来。

  这样想着,便真的付诸行动,然后动手封住自己几处穴脉止血。

  血是止住了,但可能是因为月色太亮的原因,当她盯着自己手上沾染的血迹时,突然变得无措起来。

  她无力起身,只能跪坐在地上,双手使劲地在白色的衣裙上擦啊擦,眼泪却控制不住地滴落下来。

  紧咬着下唇瓣想要忍回去,但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直到,不远处传来急促脚步的声音,像是突然出现,却向她快步走来。

  “朝儿!”

  焦急又担忧的声音传入耳中,朝露抬头看向那逆着满天月华,原本应该温和的脸上,此刻满是惊慌地朝她小跑而来的男子,哽噎的嗓子终于能够发出声音来。

  “师尊。”她哭着,突然敞开双手,唇角努力向上扬起一抹微笑的弧度,眼泪却让她的视线一次次朦胧,模糊。

  “师尊。”她又唤了一句,然后感受到自己被一个怀抱紧紧地搂在怀里,像是生怕弄丢一般。

  她却忽然挣扎起来。

  嗓音细小地提醒道:“师尊,脏。”

  她怕自己满身的血污弄脏眼前人洁净如雪的衣衫。

  她总是这样在乎着身边的一切。

  但有时候真的太过在乎了。

  所以忘了在乎在乎自己。

  云镜尘闭关到一半强行出来,受了不少的内伤,但当他看着徒儿满身血污,一脸无助哭泣的样子跪坐在那里,突然觉得那一点内伤远远不及此刻的心痛。

  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担心怕弄脏他的衣衫。

  他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徒儿!

  向来心如止水的内心此刻怒不可遏,寂静的眸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猩红的眼角再没了往日里淡然无谓的平静。

  他克制着将原本握紧的拳头张开,掌中银白色的灵力成团,顺着怀中人儿的后背慢慢愈合她身上的伤势。

  “是谁干的?”

  像是生怕吓到怀中低声哽噎的人儿,云镜尘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线,也正是因为如此,嗓音比起往日多了几分低沉与轻哑。

  只是,未等他听到回答,怀中的人儿便已经晕了过去。

  云镜尘只好弯腰将徒儿抱起,回去疗伤。

  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眼角余光却发现了被杂草掩盖的匕首。

  指尖一点,原本被随意抛在地上的匕首便到了他的右手中。

  看着上面已经变黑的血迹,甚至隐隐还有魔气索绕,云镜尘眸色瞬间变得犀冷一片。

  月光恰好罩在他的半边侧脸之上,那满头银丝下眉如墨画,眸似山水的清瘦面容,此刻除了病态的苍白,更多的是沉如寒潭的深冷气息。

  而在他离开之后,原本脚步踩过的地方,留下了一大片非常明显的冰霜。

  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在这里,定是会察觉,云镜尘此刻的情绪波动非常不正常。

  从幼时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生气。

  甚至连浑身的威压都有些控制不住,引得方圆百米处的兽类皆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上,不敢乱动。

  离竹云峰最近的是二长老南虚的随便峰,此刻,他正在一棵梨花树下对月品酒,突然像是感受到什么似的,从摇椅上半支起身,流华万转的眼睛细细眯起,瞅着竹云峰的方向看了几眼。

  紧接着便意味深长地轻笑了起来。

  仰头喝完杯中酒酿,懒散的身子又重新躺回在摇椅上,不远处慕云帆定时来收他师尊的酒壶,便听到他家师尊感叹地拉长了调子道:

  “生气喽~”

  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

  生气?

  谁生气?

  慕云帆眉头轻挑,想不通便没有去多想,脚步停顿一瞬就继续走过去。

  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拿过南虚手里还晃着的琉璃杯,动作一气呵成。

  做完这些之后,行了个弟子礼,便回房继续打坐去了。

  身后传来南虚哀嚎似的长叫。

  “欸,我还有半杯没喝完呢~”

  浪费了。

  翌日,在原居等人回到无尘宗,从飞舟上下来时,才发现朝露不见了,但她房间中的一切都条理有序,看来是临时有什么事,便突然离开了吧。

  只是连知会都未知会一声,这一点让原居很是不满。

  但顾忌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有云镜尘的面子上,原居也只是在心里想了一想,面上却还是要给朝露找借口的。

  而南虚则是去了竹云峰山脚下,果不其然,整座山头的禁制结界被刻意加强了不少,别说是他,可能同为大乘期的修为想要进去这里面,都得费一番工夫。

  所以,当他听到原居说的什么有事先行离开,不知去玩哪里的借口时,顿时心中便有了揣测。

  人,肯定是在竹云峰的,而昨天的威压。

  哦豁,这是受伤了?

  肯定还是不小的伤。

  但原居这墙头草看起来好像并不知道样子,嗯...这就有意思了。

  目光几乎是下意识地落到不远处顾白夜离开的背影上,眸光忽闪,唇角上扬起一抹极其清浅的弧度。

  像是忽然明白,知晓了一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