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三十六章:何必什么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161 2020-08-06 23:44:13

  “你在为他守孝?”

  他的神色似乎有些复杂,但朝露并没有兴趣去探究。

  眼睑微垂,阑月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青芒,撤回鞘中。

  “与你何干。”

  话落,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但也留了两分心神警惕着身后。

  “朝露,你等...”

  “吼!!!”

  一番地动山摇,不远处传来惊鸟与高阶灵兽的威压,朝露皱了皱眉。

  正在这时,脑海中突然有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那传承珠内响起。

  [那个,忘说了,当初我开辟这块地方的时候,顺手,嗯...就提溜了一条魔兽进来封印,现在遗址禁制消失,此方地界也会渐渐崩塌,束缚它的压迫没了,其实它小时候长的还挺可爱的哈,你...多费费心了,咳咳。]

  虚到极点的轻咳过后,那最后一点光亮,便真正地从传承珠里消失不见了。

  朝露手中紧握着阑月剑,脚下蓄力稳固身形,遗址内的灵力有些絮乱,无法御剑飞行,而那所谓的魔兽,似乎在往她这边赶来,威压如泰山压顶般厚重,这还叫挺可爱?

  她一个化神期的修士都抵抗不住的威压,这魔兽至少也得是高阶水准。

  [啧,好难闻的味道。]识海中,突然响起重明鸟的声音。

  朝露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白夜,他的修为要比她高,此刻正用深暗的眼神望着她,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更像是在衡量一些什么。

  索性朝露也不打算管他,她来此地最重要的是寻药,如今有幸受了传承,自是不会以身犯险,去驯服那魔兽,而且,重明鸟似乎与那魔兽有什么仇敌的渊源,不然语气不会那么阴阳怪气。

  来不及多想,她便要用瞬移术离开。

  却碰上面前布下的一层蓝光结界。

  眸色冷冽地扭头看向那始终岿然不动的男子,心中有些怒意,但很好的被她掩饰下来。

  “顾白夜,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是内心深处还是有那么一分不希望被打破的印象,眼前这个人,不该是那种残害同门,杀人夺宝的败类。

  不该的。

  “朝露,你应该知道,灵儿因为你的原因被废了灵府。”他一步步向她走来,面容平静到似乎说这些话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就在两步之遥的距离时,朝露抬起了阑月剑,用那见血封喉的尖端,抵住了他想要再近一步的动作。

  魔兽距离这边越发近了,但朝露却突然变得不再着急,甚至有心情勾了勾唇角,看起来颇为兴致良好地嗤笑了一声。

  “那又如何?”

  顾白夜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他从小护到大的师妹会是如此冷血无情的模样,似乎与他心中的形象完全背道而驰,又或者,他从未了解过她,当然,肯定也是没兴趣了解这才会有所忽略。

  他在意的,是灵儿,也只能是灵儿。

  修长白皙的手指想要抓住眼前的剑刃,却被阑月剑周身锋利的气流所割伤,有些刺痛。

  不是很大的伤口,但看着指腹溢出来的血珠,顺着手指流下一道血痕到腕间的时候,那股沉闷的感觉又从心底最深处涌了出来,实在是令人烦躁至极。

  将受伤的左手握拳负于身后,沉冷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同样对他神色漠然的女子。

  那张风姿绰约的俏丽面容上,一双眸子冰若冬湖,再多的情绪都被尘封掉,没有当初看着他时的莹莹光亮,也不再有丝毫对他的波动。

  真的,哪里不一样了。

  “你若还要继续这样耽搁时辰,别逼我与你动手!”同门争斗,会受门规责罚,她已经给师尊添了很多麻烦了,但若是顾白夜继续不依不饶,她也不会再一忍再忍。

  许是朝露语气中的不耐戳到了顾白夜心中哪个不舒服的点,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说话的态度,却也同样冷了下来。

  “灵儿要重塑灵根,需要很多珍稀药材,这遗址的主人是位修为高深的炼药师,我需要你...”

  “不给,不行,不可能。”结果他话还没说完,朝露便直接甩下三个词断了他所谓的需要。

  凭什么你想要什么我就一定会给你?

  “朝露,灵儿她知晓错了,你就不能...”顾白夜眼里全是失望,也不知他在失望一些什么。

  但朝露看着他的脸,却是轻轻地笑了起来,就连嗓音,都有些叹息似的缥缈。

  “原谅吗?为什么啊?难道原谅了她我的阿雪就能回来了吗?可以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垂落,直盯着他丹田的某个地方,那里,有阿雪的内丹。

  “逝者已逝,朝露,那不过是一株有幸化为人形的灵草,你何必...”

  “何必什么?”他话还没说完,朝露便像受了刺激般,微眯的眼眸陡然迸裂出几分杀气来。

  眼尾处泛着些许猩红,握着阑月剑的手紧到指骨发白,她近乎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道:

  “你说阿雪只是一株灵草,但我的原形也不过是一滴露水,世间万物,皆有资格化为生灵,你可知你的一句不过在别人眼里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得到那句有幸,你可以瞧不起我的阿雪,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本就是天地法则,怨不得旁人,但我不允许你轻贱他。”

  “顾白夜,你不配!”

  她说完这句话,便直接与他打了起来,远处魔兽的吼叫声似乎停顿了下来,并没有再继续接近,但遗址却开始慢慢崩塌,从龟裂的地缝,到枯死的树叶,此处地界的生机在逐渐被剥夺,但朝露却暂且顾不上这么多。

  是啊,弱肉强食,本就是天地法则,所以从一开始她便是在怨自己,怨自己不够努力,怨自己不够强大,如果她有足够的实力,一开始的时候,便可以避免那一切的发生。

  而如今为时已晚,她最怨的还是自己,因为她依旧不够强大,心中太多计较,哪怕报仇,还要劳烦师尊给她撑腰。

  “顾白夜,你自可以偏袒你的心上人,但你也没有资格干涉我的想法,我不管你要用什么方法去救她,但你听好了,我既废了她,便不会救她,永远都不会,当然,你自可以仗着修为境界比我高,杀了我,夺取传承珠,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拦住我自爆,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剑刃相击,雷光闪烁间,朝露的瞳孔里仿佛锁进了千万道冷锐的锋芒,犀利决绝的目光落在面前男子眼中,引得他越发面沉如水,却又无可奈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