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三十四章:心上人生病了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27 2020-08-03 22:15:00

  “唉----”一声长叹,意味不明。

  朝露一颗心揪的更加紧了。

  正在她想孤注一掷的时候,老者又像是气恼般,抓狂似地揉了揉自己平顺不久的头发,须弥又成了常见的鸡窝窝。

  “你这娃娃,看着冷冰冰,心眼怎么那么直呢?你这样是很容易吃亏的,我还真不放心你做我的传承人,就你这性子,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说着,很是躁郁地又揉了揉自己的鸡窝头,满脸纠结。

  朝露不明情况地看着他,眼底有一丝失落,但很快隐去。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最重要的还是师尊的灵药。

  至于对方说她性子的那些话,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有些在外人看来的缺陷其实也可以是自身的一处特点。

  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考虑的太多,而你又无法全部迎合,所以经常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那么不好,是否真的需要去改变。

  但如果一味在意旁人的眼光,很容易就会迷失自己,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听取,可以思量,可以计较,但至少,在你可以选择的余地下,知世俗而不俗世知世故而不世故.

  保留一份你最喜欢的自己在内心最深处,哪怕悄悄的,不被任何人所发现,也是值得欢喜的。

  当然,也许你会因为这点,而失去一些对你而言可能很难得的机会,但难得比不过重要,所以从一开始,便是无需迟疑的事情,心里既然清楚明了的很,又何必过分在意。

  “前辈,家师的药,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朝露愿意以....”

  “行了行了,你眼里只有你家师尊是吧?我刚才的话你听着就...无动于衷?没什么感慨?就...没什么想说的?生气吗?又或者,难堪?你这好歹也给点反应啊,一张嘴除了师尊就是师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心上人生病了呢。”

  老者不耐的语气打断了朝露接下去的话,听着他有些阴阳怪气的语调,朝露眉头一皱,表情严肃起来。

  “前辈,慎言!”

  嗓音有些冷意,虽然她实力可能不能对方,但师尊的清誉岂是可以被随意诋毁的。

  阑月剑的剑气在她周身卷起犀利的风刃,发丝和衣摆都被吹扬起来,神态跟那护犊子的母狮子有的一拼。

  老者笑的出了声,见那女娃娃眼中的寒意更深,便也不再逗她,摆了摆手道:

  “好啦,刚才跟你说笑呢,其实老头子我就是想考验一下你这女娃娃的品性,现在知道了,虽然有点直,有点傻,有点愚笨,但还算是个长的漂亮,天赋异禀,资质非凡,个性纯良的好姑娘。”

  朝露按了按手中的阑月剑,实在不懂眼前这老者到底是想做什么。

  考验?什么考验?

  难道刚才他说那些话,就是为了考验她?

  有些无法理解。

  但还算是在情理之中。

  “前辈,你到底想干....”

  话未说完,远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语,而站在她面前几丈开外的老者,身形突然一闪,出现在她身侧。

  表情颇为玩味,但眼神却又透露出几分认真地用右手拇指跟食指磨搓着自己的下巴,片刻,呵笑出声。

  “有意思,真有意思,竟然能够闯过我设下的禁制,从我特意留下的缺口中跳进来这里,真是不简单呐这少年。”

  不知为何,听着老者口中的念念有词,朝露第一反应那个少年,是顾白夜。

  其实也不能怪她如此想,在此处进遗址的众派长老弟子中,顾白夜的资质算得上是最高的,万年难遇的天灵根,再加上他吸收了阿雪的修为。

  想到这里,心脏便抑制不住的钝痛,呼吸间有些压抑不住的难受,让她下意识抬手用指尖触碰了一下胸前衣料下坠子凸起的弧度。

  方才安心。

  “你看,我也并不是非你不可。”许是朝露难得露出的一丝异样让老者误会了,百草道人颇为矜傲地扬了扬头,抬手甩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颇为不屑地语气,却不断斜眼觑着旁边女子的表情。

  如果说,刚才朝露还抱有一份期待,但现在,朝露经过一番思量,心中已经只剩下为师尊寻药的念头。

  做人不能太贪心,总想着什么都要,到头来可能还会一无所有。

  更何况,她运气向来不大好。

  难得贪心的那一次,却让她付出了极其珍贵的代价。

  所以...太奢侈了,她已经消耗不起了。

  “前辈,我师尊...”

  “又来了又来了,师尊师尊师尊,我发现你这个娃娃,一点意思都没有,总是为别人着想,干嘛不为自己考虑考虑?说你傻,还真是一根筋不回头。”

  话到这里,看着面前神态恭敬,但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动容的女子,真是够让人气馁的。

  还真是意外的执着。

  “啧。”他撇了撇嘴,像是泄了气开始妥协般,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蠢就蠢点吧,老头子我也没多少时间东挑西拣的了,蹲下,闭眼。”感受到那方正在不断接近的少年,一个意识,直接把人丢进幻境之中。

  不是他偏心哈,那男娃娃体内的东西真的非常让人不舒服,作为一名....不是他自夸啊,放眼这整片大陆,他都算得上是顶尖的炼药师,所以那男娃娃吞噬了什么东西,他是一眼就能瞧出来,也正是因为这样,不行。

  他绝对不会让一个靠吞噬灵草内丹的修士来继承他的衣钵,这不仅有违道德,也有违他成为炼药师的初衷。

  一个为了自身修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从本性上便已偏离正道,这样的人,再资质非凡,他也不会去将就。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想完了这些之后,老者看向朝露的眼神,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虽然有点傻,但这丫头身上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倒是比较强大,短时间之内应该护得住她。

  只要不死,那他就放心了。

  唉....真是可怜见滴,什么时候他的要求已经缩到如此地步了?

  想当年...

  算了,不想了。

  想想就来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