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二十八章:玉不琢不成器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138 2020-07-27 05:20:00

  见面前云!镜!尘!的徒弟无动于衷,独孤齐想了想,不放弃地继续笑着从百宝囊里拿出第二个桃子。

  “好事成双,大侄女,拿着,不够等会我让引泉去摘,想要多少都行。”一番话说得豪气的很,心里却在滴血。

  他的桃啊,这东西平日里可都是用来孝敬他家娘子的,虽然近两年他家娘子已经吃的腻的不能再腻了,但在他的心中,只要是娘子喜欢的,就算不吃了,那也得给她存着。

  但,跪桃子核.....

  其实拿出去几个也是无关紧要的。

  不然眼前这姑娘回去跟她师尊告状的话,他可能会再次遭到毒打。

  完全不用怀疑的那种。

  毕竟他安放在无尘宗的探子经常会传回一些有用的消息。

  比如说云镜尘为徒弟出气,一招废掉他家师兄,无尘宗掌门独女岚灵儿的丹田。

  是个狠人。

  惹不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朝露也是见好就收,礼貌地接过那两个桃子,但嘴上却还是提醒了一句:“独孤掌门,朝露若是要认亲戚,还是要经过师尊同意的,所以...”

  “我懂我懂,大侄...哦不对,朝露姑娘既然觉得不妥,那我不叫便是,不叫便是。”

  看着眼前人顶着一张俊雅的脸,但却笑的如此殷勤备至的模样,朝露总觉得有些违和,甚至是有些....瘆得慌?

  这个人真的是一派掌门?

  朝露心中突然起了点疑惑,毕竟哪一个门派的掌门不是特别爱惜自己的面子,哪会像眼前这个...

  罢了,不想了,她出头也只是为了不让他废话下去而已。

  初衷不能忘。

  将那两个千灵蟠桃放进储物戒中,朝露看了眼面前还在笑眯眯的男人,抿唇道:“掌门,时辰不早了,既然人都到了,那可以带我们去仙人遗址的入口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现在就走。”转身甩袖的动作倒是将他的形象挽回了一点,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气势压人的天澜宗掌门。

  至于刚才那个跟朝露攀亲戚的男人。

  可能是这独孤掌门有间歇性发疯的病,毕竟前段时间不是还传着他练功差点走火入魔的事吗?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对,应该就是这样。

  各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揣度,朝露眼里只有即将要去的仙人遗址,甚至连顾白夜投向她的目光,也可以无视的天经地义。

  仙人遗址出现在天澜宗的地界,但距离天澜宗还是有一小段距离,所以众人皆选择了御剑飞行而去。

  朝露境界已达化神,顾白夜虽然上次被云镜尘压制了境界,又受了重伤,但也只是跌了一小段境界,从合体初期,跌到了练虚大圆满。

  但也算因祸得福,毕竟他原本的修为便不是自己提升的,依靠外物,虽然进阶的快,但境界却是会非常虚浮,如今他跌落到练虚大圆满,从长远来看,反而是有好处的,至少巩固起境界来不必那么吃力。

  俩人本该是御剑飞行飞在最前面的,但因为一个不想靠近,一个不愿多加理会,所以反而是距离最远的。

  当然,朝露是紧随独孤齐其后,甚至在他慢悠悠的时候,还会用眼神死盯他的后背。

  独孤齐感受到那无声的催促,便也不自觉加快了速度。

  虽然这次前来的弟子最少也有金丹期的修为,但跟起来,还是非常吃力的。

  于是,不知不觉中,便出现了这样一幅现象....

  各派弟子们争先恐后,心里暗暗都鼓足了一口气比较,谁也不想做后面那一个。

  胜负欲熊熊燃烧。

  所以,原本就不到百里的距离,他们用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到了。

  前面落地的弟子骄傲地挺直了背脊,小眼神使的贼得劲,特别是那控制过后还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更是让人觉得刺眼的紧。

  后面的弟子心里堵着这口气,瞬间涌起了奋发图强,头悬梁锥刺股的念头。

  所以说有时候多见见世面还是好的,不然窝在自个那个小宗门里,都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井底之蛙还洋洋得意,如今被狠狠地打击了,便见识到了自己的缺陷和远远不够之处了。

  玉不琢而不成器,人不学而不知义,有时候被打击,也是一种勉励,当然,也要看你怎么想,要是这点磨难就退缩了,那也只能说烂泥扶不上墙,自甘堕落了。

  各派长老们倒是没有那股年轻气盛的胜负欲,头脑聪明的更善于去观察,毕竟这些带出来的弟子可都是宗门未来的顶梁柱啊,若是能够自勉,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当然,也有浮于表面的长老,只看中眼前的一切,认为那些飞在前头的自家弟子,回去宗门之后,可以着重好好培养培养,说不定就是下一个云镜尘跟独孤齐呢。

  也就是这样,原本还有些埋怨朝露她们带队御剑飞的太快,完全不顾及身后弟子,想要说上一二的长老们,心中那点怨气,也被旁的心思所替代,甚至感激还来不及呢。

  因为往年的试剑大会,以抽签决定对手,也有轮空,所以这各派精英弟子齐聚一起比试的机会,是万分难得,虽然只是御剑飞行,但有时候一个人的修为境界往往在最简单的事情上是最容易表现出来。

  于是,在落地之后,朝露感觉到不少长老落向她身上的视线,都充满了善意。

  也许,大概,可能,应该,他们是觉得她是故意如此,给各派优秀弟子一个可以统一较量的机会,从而直观地让他们感受到自身的不足,如此,弟子们才会更加奋发图强,力争上游地去冲,去努力。

  虽然也许朝露长老只是想锻炼自家宗门的弟子,但就算蹭了点好处,那也是好处,自然要对人家心存一份感激,毕竟这些弟子里面大半也有他们的徒儿在里面。

  一心想着早点到遗址,快些找灵药的朝露:“.....”莫名其妙。

  但别说其他门派的长老,就连无尘宗自家的长老,原居,那也是这么想的,还有上次那个人间清醒,脑子里想法特别多的男弟子,也是慢慢地想到了这一点,然后他就跟身边的人说了,身边的人顺着他的话那么一想,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就信了他的鬼。

  一个传一个,然后,落在朝露身上善意的目光,又多了些崇拜,向往,感激的视线。

  朝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