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二十七章:一生的阴影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18 2020-07-26 05:20:00

  不得不说,这位弟子真的是人间清醒,人家掌门还真是这么想的。

  别看那树那么招眼,但也就是能看看,真动手,上面的结界能瞬间把你绞成碎片信不信!

  其实还真有手欠没拦住的,但也就打碎牙齿和血吞了,毕竟这起因缘由,是真的说不出来。

  总不能当着各个宗派弟子的面,自己打自己的脸,说觊觎人家的桃子吧。

  那这个宗门往后在修仙界可能就要低着头走路了,会被嘲笑死的。

  而天澜宗的掌门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反正除了无尘宗云镜尘,他谁也不带怕的,哦对,还有他家娘子。

  可不敢惹的,跪桃子核了解一下。

  “哎呀,无尘宗不愧是第一大修仙门派呢,连这赶个路,都得比别人姗姗来迟,让这么多人等着,高调,大排场,厉害!”灵舟落在广场上的时候,各门派长老弟子除了他们无尘宗,全都提前到了。

  天澜宗的掌门笑着在弟子的拥簇中走过来,那一张嘴,还是一如既往,众所周知的...毒舌不饶人。

  朝露抬眸看去,那是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一头墨发是相当随意地用根红色发带绑着,白色的内衬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长袍,若是细看,还会发现,袖口与衣裾处皆绣着桃花的纹路,只是这绣工,着实粗糙了点,若是个眼神不好的,容易忽略不说,还会误认做其它。

  但看那天澜宗宗主连踩个台阶都要用手提一提衣摆的模样,定是相当爱惜身上这件衣衫,虽然穿上这一件红衣的他比起正道人士,更像是个修魔的。

  特别是在他背后那一群穿着白色宗袍弟子的映衬下,他这一身,着实显得太艳俏了些。

  不过,碍于这位天澜宗掌门一向喜欢用打一架来说服人的手法,骂起人来也真是什么词都敢往外丢,甚至连自己都能骂进去的勇气,所以哪怕有看不惯者,也只是移开了视线,来个眼不见为净。

  招惹不起啊。

  而无尘宗这次,便是撞在了枪口浪尖上,毕竟独孤齐一向最讨厌等人,特别是他跟无尘宗的云镜尘还有仇,所以抓到机会,那铁定是要损一损的啊。

  “独孤掌门这话何意?我等按照约定,并未迟来。”站在原居身旁的一名男弟子向前一步,据理力争地说出这句话。

  独孤齐脸上假的不能再假的笑落了下去,而跟在他身后的贴身弟子,揣摩宗门的心思,立马也站了出来,指着无尘宗那边,厉声呵斥道:“放肆,我们掌门与你们三长老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弟子出面多嘴,无尘宗真是好破天的教养。”

  那名男弟子感受到四面八方传过来的眼神,脸都气红了,语气有些急促道:“那你不也是...”

  “诶,这就不对了,我这弟子可没有出言顶撞你们家长老,小朋友,说话要过脑子的呀,也不怪你,是你们家掌门把你放出来的,就算是你真的丢了你们宗门的脸面,那也是你们自个脑子进了水,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贻笑大方的蠢事来呢,引泉,你说是吧?”

  站在他身侧的清秀男弟子立马笑着附和道:“师尊说的是。”

  眼见着那俩师徒一唱一和地把无尘宗的颜面都快扫地了,顾白夜和原居都有些不悦起来,原想着沉住气不惹事,但现在...

  “独孤掌...”

  “听说掌门很喜欢吃我们竹云峰的竹笋,上次掌门空手而归,我家师尊很是遗憾,一直跟我说有机会一定要邀请独孤掌门去竹云峰一叙。”

  朝露从最后面走了出来,弟子下意识往退两边给她让路,而她继续说着,浅薄的笑意同样不达眼底。

  “哦对了,顺便再送你点竹笋,毕竟我师尊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还有...必须得感谢上次掌门挖的竹笋,给我们全宗门的弟子改善了一些伙食,实在是....非常美味。”

  [咔嚓---]

  有无辜的一对珠子在某个人的怒气冲天下,被捏的粉碎,化为一片尘埃死的凄惨。

  独孤齐一生的阴影大概就是那件事了,偏偏这人还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说出来,过不了多久,这件糗事恐怕就要传遍整个修仙界了,颜面不存先不提,这口气,他怎么可以咽的下去!

  眼底划过一丝杀意,朝露看着那天澜宗的掌门面色阴沉地一步步向她走来,抬手止住了身后弟子拔剑的动作,依旧一脸平静淡然地与之对视。

  周围似乎一下子变得安静极了,仿佛只剩下那双黑色的踩底云靴落在地面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紧张的人心脏都快揪起来了。

  朝露却依旧神色自若地看着他,只是左手抬起来扶了扶发髻处的小白花,那葱白如玉的手指上,一枚银色的戒环便暴露在众人面前。

  不清楚这其中门道的人自然不甚在意,但看过这枚戒环曾戴在云镜尘手上的独孤齐...

  “哎呀,原来是云太尊的宝贝乖徒弟啊,你这孩子,也不早说,都长这么大了啊,真漂亮,可比那什么九州第一美人好看多了,那就是个噱头,要我看,还是我家大侄女好看。”

  “名字也好听,朝露,朝露,一听就很有诗情画意,这匆匆忙忙的叔也啥准备,就先请大侄女吃个桃吧。”说着,便从腰间的百宝囊里取出一个大如碗口的桃子就要递给面前的少女。

  朝露看了一眼,没接。

  已经目瞪狗呆的各个宗门弟子长老:“......”

  这画风转的太快,他们实在反应过不来。

  就连无尘宗跟天澜宗他们自己的弟子都有些懵懵然。

  这是,咋的了?

  朝露长老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他们掌门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如何,怎么这么怂呢?

  要是被独孤齐听到自家底下弟子心中的腹诽,肯定会气的抽他们耳刮子,他们懂个屁,嚣张那也得打得过啊,打不过嚣张完全就是找死,他可是有娘子的人呢,可不能随便死了,受伤也不行,娘子会难过。

  好吧,他会被罚跪桃子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