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十六章:你没有这个资格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110 2020-07-12 22:21:13

  朝露答应了师尊好生修炼,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不会去鲁莽行事。

  至于顾白夜,她现在最不想听到的便是这个人的名字。

  是非对错,前因后果,阿雪都已经死了。

  她无法原谅,更做不到释然。

  如你所愿,我拱手相让,再不纠缠。

  但,阿雪的仇,我还是会报。

  是我所爱也好,自损八百也罢,我都会去做。

  我是心悦你,但喜欢是彼此双方两个人的事,我可以允许你伤我,付出再多我也心甘情愿,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理所应当地去伤害我最亲近的人!

  你没这个资格。

  从来,从来,都没有!

  .....

  缥缈峰,昼和殿....

  掌门天行子颇为头疼地安抚着摔东西的自家闺女。

  外人早已屏退,殿内也设下了结界,所以里面发生的事只有他们俩人知道。

  “爹,你就任由那个妖女欺负我,我的脸都要疼死了!”

  许是因为朝露那一巴掌甩的过于用力,哪怕敷了灵药,但岚灵儿的半边右脸还是肿的不像话。

  连说话,都有些微的口齿不清。

  女子向来爱美,岚灵儿更甚,但此刻看着镜中丑陋无比的自己,是又哭又气,却又不敢在外人面前发泄,暴露自己的本性,只能把怨恨的情绪撒在目光所及处的一切东西上。

  对此,天行子倒并不心疼,他也是清楚女儿的性子,只是担心她踢那瓷片的时候会被割到,便甩袖一个清洁术收拾掉那些垃圾。

  一声轻叹。

  “灵儿啊,这件事原本就是你不对,全宗门的人都知道,那株芝雪草是朝露的心尖宝,你却非要去动他,现下好了,师弟出了关,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却。”

  话中的训斥之意被岚灵儿察觉,嘴角轻抿,视线落在眼前这个被她唤爹的男人身上,看似乖巧娇俏的脸蛋上染了几分寒霜,嗤笑一声,眸中凉意深刻。

  “爹爹,当初陪我去杀那朝雪的人可是您给我的,怎么现在就全是女儿一个人的错了?”

  这话明显的意有所指,颇有些争锋相对的讽刺,天行子看着眼前这个被他精心娇养长大的少女,眼中的冷意不比她少。

  甚至还有些寒心的情绪夹杂在里面。

  稍纵即逝的漠然,他满脸怒容地叱道:

  “岚灵儿,看清楚你眼前这个人是谁再说话,我是你爹,还会害你不成,你怎么可以用这样怀疑的态度跟你爹说话,从小到大,你多少次任性不是我在后面给你擦屁股的,不然你以为无尘宗的弟子都是那么好糊弄的?!”

  听到这话,岚灵儿不仅没有认错反思,反而更加讽刺地嗤笑,甚至眼神中还有些恨意在里面。

  “是啊,女儿现在这样,可都是爹爹教导有方呐~所以,这次的事,爹爹应该也有办法解决的吧,从小到大,不是一向如此的吗?你说是吧,爹...爹...”

  “孽障!你怎可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你...”

  天行子气的脸都绿了,站在他面前的少女却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全程冷眼,毫不犹豫地便离开了昼和殿。

  出了殿门,便直接往朝霞峰的方向而去。

  朝霞峰是顾白夜的住处,朝露让她毁了容,她便要让她最心爱之人越发厌恶她,否则她这一巴掌的屈辱岂不是白白受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

  至于那株杂草...

  呵,能够给她的男人做垫脚石,那是他的福气,倘若她朝露真的敢不识好歹地对她出手,她还正愁着没机会报这一巴掌的仇呢。

  修者闭关不数时日,不过眨眼,便是百年过去。

  这期间,朝露一直在竹云峰的碧月潭处闭关。

  那边有一处山洞,是云镜尘昔日闭关所在,以往他因为一些原因,都是让朝露在朝霞峰闭关,可这次他实在放心不下她一人在外,怕又出什么事情,便在洞内又开辟出了一室。

  俩人一道闭关,前五十年,他教她剑术与口诀术法,后五十年,靠她自己闭关领悟通会。

  朝露非常用功,精益求精,一直追求更好,但这样,有些时候很容易就钻了牛角尖,但好在云镜尘就在她身边,每次都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将她拦住,引导她静下心来,避免了心魔的见缝插针。

  心魔:‘你这话说的,我倒是也得敢啊,你这防的跟用结界抓麻雀似的,我这还没起飞呢,你就给我罩住了,哪还有点发挥的空间?’

  ‘更何况,你这结界后面还套着个结界,就算真让我逮到机会了,毛用也没有啊,啧。’

  这一日,碧月潭连同整个竹云峰上头,都是乌云盖顶,翻滚的云层中隐隐有雷光闪现,狂风呼啸,哪怕是站在竹云峰外,都能感受到那极其浓厚的威压。

  “竹云峰,是谁在渡劫?”第一步到达山脚下的是二长老南虚,他眯着那双桃花眼,看着正前方上空的乌云,神色陷入沉思之中。

  而他身后,遁空而来的四长老容易带着他的宝贝闺女站在了他的身边,他也同样瞅了一眼天上的乌云,然后用极其肯定的话语安抚身边不安的闺女道:“别担心,这雷劫应该是朝露长老的,若是云太尊的,他就不会特意又多设了一道结界。”

  他说着,将虚虚触碰眼前半空中的手指缩回来,看着前面那如水波荡开的波纹,拢袖藏住了有些颤抖的手指。

  这结界威力...嗯....真大。

  还不长眼,逮谁都电。

  等等,逮谁都电?

  “二长老,你看看这结界,是否如我所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结界啊。”他料准了以南虚的性子越是吹捧他越是好奇,然后..

  “姓容的!我艹你娘的!!!”被欺骗了的南虚脾气暴躁的拔剑劈人。

  眼看着自家爹爹跟南虚长老打的不可开交,容心儿又急又气,大喊道:

  “爹!你再这样我再也不理你了。”

  原本想要越打越远,远离这是非之地的容易:“....”

  唉,自从认了慕云帆那小子当女婿,他家宝贝闺女真的是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这天要下雨人要渡劫,他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他还能去帮她挡雷不成?

  那可不成,他一把老骨头了,容易散,再者,人家有师尊的,而且人家师尊可比他这个长老厉害多了,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越俎代庖啊。

  嗯...想归想,闺女还是得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