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十五章:一剑霜寒十四州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49 2020-07-11 22:30:06

  刺鼻的涩味未喝便已觉得舌苔发苦,但她却不敢多言,乖乖地将那碗汤药小心接过,然后憋着一口气,猛的灌下去。

  是真的苦,比掺了黄莲还苦。

  苦的她眼泪都溢出来了。

  抿了抿唇,朝露正想要将这股苦涩的味道忍下去,面前便递过来一颗橘蜜色的方形糖果。

  好生地打开在一张橘黄色的糖纸上,被师尊摊在掌心之中,妥帖地递给她。

  抬眸看了一眼面色依旧紧绷的师尊,朝露犹豫片刻,还是小心地接过,含在嘴里。

  那股苦涩的味道果然很快便退去了。

  但不知为何,许是蜜糖的甜味跟灵药的苦味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异变还是怎样,她的心中,反而都有一种极其酸涩的感觉。

  好不容易忍下去的泪水,眼眶又泛起几分红意。

  “别哭。”头顶传来一声轻叹,仿佛含着几分训责。

  眼前却又出现一块与话语完全背道而行的雪白帕子。

  师尊的所有物上都会有独属于他的特殊纹路,让人一眼便能看出那双他的东西,朝露目光落在帕角上那细小的云纹上,不知为何,有些恍惚发呆。

  她记得,阿雪也喜欢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弄上记号。

  一株芝雪草上挂着一滴露珠,很多形态,但无一不是一起的。

  让人看着,就有一种从未分开的感觉。

  那是独属于她们的时光,谁也无法擅自剥离。

  而为此,阿雪甚至去学了绣工,因为他觉得,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绣得出他想要的图案,他也只想自己动手,而初始他用来试手的几块帕子,一直在她的储物戒中待着,从未被她遗弃。

  “咳咳...”

  似乎察觉到徒弟的分神,云镜尘掩唇提醒,唤回了朝露飘远的神智。

  略有些局促地接过面前的手帕,朝露低下了头,却没有将帕子用来抹眼泪,而是珍惜地握在掌心之中。

  关心是很难得的,她不敢奢侈,却也一如既往的想要拥有。

  云镜尘见她如此,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触动,他抬手,慢慢地将手掌搭在她的头上,轻抚着,柔声安抚道:

  “好了,都过去了,为今之计你便是要好好提升修为,有朝一日,自己亲手去将仇报了,为师知道你的性子,便也不越俎代庖替你去做了。”

  他说着,原本温和的眼神一番沉浮过后,变得极其冷厉起来。

  “至于掌门那,你不必担心,即便是你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她们杀了,天大的后果祸事也有为师给你兜着,不要怕,为师虽说身子弱了些,常年闭关,但修为摆在那,不论是谁,要动手之前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就算有孤注一掷的,也不过是自掘坟墓。”

  不知为何,朝露从这些话里听出了几分难得的凌厉的味道,锋芒毕露中夹杂着几分凛冽的杀气,这跟她印象中温山软水性子的师尊完全不一样。

  就好像一把尘封许久的灵剑,几乎都快布满了灰尘,被众人所遗忘,可当它脱鞘而出,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时候,人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沉寂不代表沉没,该有的锋利,从来就没有锈钝过。

  正如此刻的云镜尘,宗门内长老弟子,连同掌门,都只是在指望他的修为能够威慑其它宗门,却忘了,以云镜尘这天生病弱的身子,即便天赋异禀,但能安好无虞地修炼到如今这个境界,并不依靠任何进阶丹药,何尝不是一种令人畏惧的实力。

  只是他一向不露声色,甚至可以说无谓在意,所以便被容易被人轻瞧了去。

  但也有聪明人懂得这个道理。

  比如说位居第二大宗门,天澜宗的掌门独孤齐,便明白云镜尘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在将沧澜宗发展为修仙界第二大宗门之后,便止步不前,没有去挑衅无尘宗的权威。

  好吧,是他半夜溜去竹云峰想要挖几颗竹笋给自家娘子做竹笋炒肉的时候,被刚刚出关的云镜尘给逮到了。

  彼时云镜尘心情万年难遇的有些不好,否则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挖算了,不过几颗竹笋,他还没小气到那个地步。

  但他那时心情是真的不好。

  所以便跟这位天澜宗的宗主比划了几下剑招。

  原本独孤齐见云镜尘的第一眼,惊为天人的同时,也在心底算着自己的小九九,这人实在是看起来太弱不禁风了,等会出手打晕还是轻点吧。

  他这样想着。

  彼时还并不知道云镜尘是无尘宗的云太尊,只是光瞅着那可以算得上朴素的衣衫,浑身的气质又太过内敛,便以为他是无尘宗的哪位深受宠爱的弟子。

  后来他才咬牙恨知,神特么弱不禁风,明明是这家伙已经人剑合一,境界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所以他才会那么误解。

  至于为什么是深受宠爱,这病恹恹的模样,要是在他的宗门,早就被驱赶出去的,他的门下容不得此等废物蹦跶。

  然后‘废物’就打的他弃笋闪人,可以说得上是落荒而逃。

  而他留下来的那两大袋子竹笋,则被云镜尘拿给了朝露。

  竹云峰的竹子看似普通,但却是种在整个无尘宗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所产出的竹笋自然要比一般竹笋要好吃,灵气充裕的多。

  这也是独孤齐为何要跑来无尘宗挖竹笋的原因,虽然他一番辛苦,最后却是兜兜转转,给无尘宗的食堂做了嫁衣。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彼时他正在疗伤,当即一口老血压抑不住,吐在了面前的琉璃砖上,而后,弟子又将打听到的云镜尘的身份告知于他。

  这次没吐血,翻了眼白,晕过去了。

  醒来之后,他立马收起了一切原本要针对无尘宗的部署,整日瞧着无尘宗的方向,诅咒云镜尘早日归天。

  不管是飞升也好,仙逝也罢,只有他死了,他才能伸出小爪爪去动一动无尘宗,否则是真的不敢动。

  容易被剁。

  身为一个有娘子,正计划着生孩子的宗主,他必须得惜命,该缩头的时候,绝对不伸头让人一刀给咔嚓了。

  不值当。

  冲动是魔鬼。

  还是慢慢计划的好。

汐池

写着写着突然发现把天澜宗那个憨逼的剧情写多了,不,我要谨记,这是个虐文,不能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