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十四章:一定要等我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90 2020-07-10 17:47:26

  自道。

  界常仙人凡渡劫,曾见一生仙骨道士被一朵梅花精坏道行,无法飞升仙界,重新位列仙班。

  种情讲求厢情愿,位道士悔子,甚至跟梅花精神仙眷侣一。

  当羡慕跟阿雪,美喜欢,如今,阿雪告诉,其实仙人,如今历完劫难,凡间继续逗留,界。

  太让人措及防。

  何,心底却又松一口气。

  至少,阿雪魂飞魄散,甚至因祸福功历劫归。

  未怀疑,阿雪骗,因,无论如何,撒谎,虽,即使,一直毫无保留信任。

  因阿雪啊,世界与最亲近人,视兄长哥哥亲人,又怎信!

  ...

  “晚走。”低,强忍眶泪水打转流。

  朝露,脆弱。

  哪怕再心疼,朝雪摸摸,勉强自己笑容,露任何破绽道:“傻朝朝,界界规矩,就阿雪,轻易违背,相信,朝朝厉害,肯定快便飞升仙界,与团聚吗?”

  底失落听最一句话猛放亮,朝露满坚韧,却显迟钝,就刚刚才。

  “嗯,阿雪一定等。”

  人儿如此期翼坚强神,朝雪内心苦痛越锥心刺骨折磨,面依旧色,甚至郁愁叹道:“一件比较难办。”

  朝露显犯难神,急。

  未及口,面人便晓般,提解答疑惑与担忧。

  “凡历劫归位仙人,被洗凡尘记忆,朝朝,怕认。”

  话口,朝露一反常态沉默。

  意识,失记忆阿雪,阿雪吗?

  片刻,便面人伤感神否决该疑。

  ,就算记忆失,灵魂深处用力记住人,哪怕被重新涂抹一张白纸,无法洗纸曾留痕迹,因大脑忘记,心却。

  虽自欺欺人,做人终究足,若太贪心,就惩罚,将拥一切通通夺。

  贪心,...

  “该怎找?”

  见面人儿完全相信辞,朝雪笑脖子拿一条红绳编就项链,面挂一紫金色坠子,淡淡青色光芒里面闪烁。

  细心,将戴面人儿纤细白皙脖子,小心捧察,心底何,竟几分异满足。

  “里面本体原身,面施灵魂刻印,附近,就青色光芒.....将带身。”最一句话,音微微沙哑,份意味深长却被面欣喜人儿所注意。

  眸几许黯淡,深深,余光扫指尖慢慢虚化,抬手,突将抱怀里,并捂住睛。

  “阿雪?”

  怀人儿明所,却满心信任挣扎,甚至担忧皱眉,怎。

  怎?

  眸晶莹闪烁,几分猩红,呼吸艰难,忍受一般,快,便压抑,将闭睛重新睁,温柔嗓音哼唱曾哄入睡诗词小调。

  直,身形完全消散,化星光,泯灭之间。

  而怀人儿,睡。

  角划落泪珠,无意,心。

  一觉真睡久,朝露醒听师尊自己昏迷快大半月,而一睁睛,便脖颈间摸。

  。

  真。

  弥漫盈盈水汽,却突笑靥如花,睫羽轻颤,一滴泪珠眶打落,滴手心紫金坠子,又顺珍珠般弧度划落,打湿衣袖。

  却丝毫意,反而自责懊恼用手指轻轻擦坠子泪痕,生塞衣襟之。

  之,便撑身子白玉床。

  许昏睡太久缘故,一瞬间旋转,脚底一软,意识便按大阳穴朝面扑。

  “朝儿!”

  所幸端药云镜尘恰巧,见状,身形一闪,便接住即将摔徒弟。

  低见安无虞,才将手洒落稍许药碗隔空移远处桌台。

  并抓手腕,细致脉。

  “师尊?”虽摔,撞一,却极受,朝露晃晃脑袋,意识唤一句。

  “嗯,先别。”

  云镜尘专心致检查徒儿身体状况,朝露听言,倒乖顺将原本放方胸小手收。

  任由脑袋继续靠云镜尘身。

  低,敛目,道。

  直,手腕股力道渐渐松,方绕,走白玉床桌台,将面凉一药碗重新端。

  “顽疾难愈,又如此爱惜自己身体,休养半月算白费,师又用丹药调身子,接一段日需生静养,再轻易使用灵力,?”

  云镜尘番话平静,依稀往日般温,朝露张紧绷面色,却觉里隐隐透露几分生气责备意味。

  朝露无,将脑袋低更低,何,又往师尊教导凡抬直面道,便又重新仰视线,却面一碗乌漆嘛黑汤药。

  睛一呆,愣。

汐池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朝朝,从来都是朝朝暮暮的朝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