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十二章:师尊,我好痛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344 2020-07-08 05:20:00

  宗门人人皆知,朝露长老有一伴生灵草,实则不尽然。

  伴生灵草只是一个借口,一个为了让阿雪能够与她一起留在无尘宗的理由,在朝露心里,阿雪是哥哥一样的存在。

  在朝露还未化为人形的时候,她还只是一滴碰巧落在他叶子上的露珠,原本该随着太阳的朝生朝落而消失,却因为他的庇护与反哺而慢慢开了灵智。

  可以说,没有阿雪,就没有她。

  而她在可以跟阿雪说话后,便经常随着阿雪搬家,她也曾不解,可是阿雪说,他的原形芝雪草是难得的地阶仙草,外界人无不趋之若鹜,想要将他炼化成丹药来增加修为,以往只是他自己的时候,其实还不是特别在意,可有了她之后,便要时刻警惕了。

  他向来把她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有时候她也会疑惑,为何阿雪会无缘无故地对她这么好,明明当初的自己那么不值一提,甚至脆弱的连一株杂草都不如。

  可是阿雪却笑着用叶子摸摸她的脑袋说:‘哪有那么多无缘无故,你既落在我身上,那便是有缘,我一时兴起想要个伴,把灵力反哺给你,那便是分,因果循环,向来都是有迹可追的。’

  也正是那一天起,她更加努力地修炼,想着,等她能够幻化成人形后,便能好好保护阿雪了,现在回忆起来,当初她一心修炼,却忽略了阿雪的寂寞与失落。

  她擅作主张地决定了未来,却没有问过他想要什么。

  可即便这样,她的傻哥哥,笨阿雪,还是愿意在她化形的时候将全身的灵气大半灌入她的体内,助她一臂之力,而自己,却因为灵力的缺失而陷入到很长一段时间的沉睡之中。

  这也是她进入无尘宗的初衷,因为放眼整个修仙界,无尘宗的灵气是最充足的,地底下还有一条宽广的灵脉供应,关键是,他们首例招收妖修为弟子,所以,哪怕前路艰难,为了阿雪,她也要拼尽全力一试。

  再者,只要进了无尘宗这样的大宗门,她跟阿雪就相当于得到了修仙界第一大宗门的庇护,尽管这只是对于外界而言,无尘宗内的‘妖魔鬼怪’,为难欺辱,是一点都没有少。

  但好在她虽然天生愚笨,但资质不错,拜了一个厉害的师父,虽然这个师父总是闭关,大多数时候她是住在弟子峰。

  但好在她聪明了一回,知道将阿雪放在师父身边,这样就算她再怎么受欺负刁难,也不会有人敢把主意打到阿雪身上。

  整整用了八十年,她已经成长到了多数人不敢欺负的高度,阿雪这才醒过来,在师父的帮助下,成功化为人形,只是,因为某些原因,阿雪化形后的身体是一个四五岁的孩童模样,唇红齿白,精致可爱,但她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

  因为她还记得,他跟自己说过,要长的高大俊朗,这样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我家露露也不会没见识地被一些长的有一丢丢好看的臭小子哄骗了去。

  比如说后山那头骚里骚气的死狐狸精,上次他来温泉这边洗澡的时候,你就盯着他看了许久,要不是我给你捂眼睛,...哼。

  忘了提了,她家阿雪,是个特别小气吧啦还记仇的哥哥,记得第二天,他就卷着自己离开了那座有狐狸精的山头,此后一年,都在有意无意甚至习惯性地敲打她。

  不能随随便便被相貌好看的妖精迷了眼,骗了去,因为除了哥哥以外长的好看的男子,都是吃人的老虎,可坏可坏着呢。

  但她没听话,喜欢上了一个可坏可坏的男人,所以上天惩罚她,让她失去了她的阿雪哥哥。

  “师尊,你说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坐在疗伤的玄玉床上,朝露手里捧着云镜尘给她寻回的芝灵草,上面灵气已经干枯,枯萎的卷叶仿佛一碰就碎,她的眼里有水汽在打着转,

  黑白分明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它看。

  “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去寻菩提子,如果不是我死活不放手,如果不是我自以为是地以为阿雪跟着我出去会遇到危险,如果,我没有将他一个人留在宗门里,如果我把他带在身边,师尊,是不是,是不是....”

  她喃喃自语着,像是陷入在魔障之中,满目空洞无光地抬头看着站在床边垂眸望着她的男子,像是在寻求一个无果的答应,或者,自欺欺人。

  许是那双眼睛里面的痛苦太过明显,云镜尘常年心如止水的内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他将手中的药匙放回碗中,置于一旁矮几,然后倾身上前,右手掌心覆盖住那双泪眸,万般怜惜地轻叹一声。

  “哭吧,为师在这里。”

  任是谁经历这样的事情也会崩溃到不知道如何是好,更何况朝儿还只是一个孩子。

  也怪他旧疾复发,闭关太突然,不然有他护着,那株灵草怎么也不会落到被人掏了内丹的下场。

  “师尊,我真的好痛,好痛...”

  撕心裂肺的哭喊,豆大的泪水跟掉了线的珠子似的从眼眶中滴落,怎么也止不住,但心里那股闷疼到无可发泄的痛楚却始终压抑着,堵塞着,就算泣不成声,大口喘气,也有些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镜尘将怀中早已哭晕过去的女子小心放回玄玉床上,掏出一方白色的帕子替她细致地擦干眼角残余的泪花。

  起身时,目光无意落在她手心始终未曾放下的芝雪草上,却意外发现,被朝儿泪水浸湿过的一片卷叶上,有一抹细碎的绿光一闪即逝。

  几乎是瞬间,他抬手用灵力笼聚了那抹绿光。

  琉璃般的眸子变得有些深意地看着掌心那抹被白色光团困住的魂魄,细微的,小小的,像极了快要熄灭的火星。

  他从未想过,这株芝雪草竟然撕了一缕魂魄放在朝儿的身体里,因为太过微乎其微,所以连他都没有发觉。

  如今本体死亡,这抹魂魄过不了多久也会消失。

  所以它从朝儿的体内出来了,哪怕这样它很快就会消散。

  “你想干什么?”云镜尘看着掌心中的魂魄,不必细想,便了然它的意图。

  果然,下一刻,脑海中便响起一个清越却虚弱的男声。

  [请您帮我进入朝朝的梦境,我不能看着她一直这么难过下去。]

  云镜尘答应了,不仅如此,他还用自身灵力巩固了那抹魂魄,让它不再那么飘渺,至少不会那么快消散。

  [谢谢。]

  那么魂魄真诚地道谢,云镜尘却没有应答,因为他做这些,从来都不是为了一株灵草。

  指端拂过床上女子通红的眼角,将那缕被泪水打湿粘在眉梢处的碎发捋至耳后,他坐在床边,天色已暗,屋内烛台上的火光腾的一下自己亮了起来。

  暖黄色的光线勾勒出他半边温润白皙的轮廓,那双琉璃般的黑眸中闪烁着细碎的流光,极端复杂,无法言说。

  良久,空气中,响起一声漫长的轻叹,静默幽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