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六章:人言终可畏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283 2020-07-02 05:20:00

  可若真的是那样,当初岚灵儿哭哭啼啼面对所有人解释的情之所至身不由己便显得有些虚伪欺骗了。

  不想辜负心上人的爱意,但却连这份爱意是真是假都弄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在一起,无论怎么看都还是有抢夺的用意。

  “朝露长老这么下灵儿师妹的脸面,搅乱师妹与顾长老的合籍大典,如此重要特殊的日子,就算是脾性再好的人也会生气的吧,我认为灵儿师妹不让朝露长老这么肆意妄为是对的,不然以前朝露长老缠着顾师兄驱除浊气的时候,灵儿师妹怎么什么都没说?”

  弟子丙尖锐的嗓音在一小方弟子人群里炸开,里面不乏醋意。

  他也是岚灵儿的爱慕者之一,只是修为低下,比不上顾白夜那种天资超凡的人物,便只能退居守护,此刻听见师兄妹们用各种揣测曲解,不好的话语说他心中的白月光,自是无法忍受。

  不过人群也只是片刻的沉寂,便立马恢复喧闹的议论,没有人去搭理他,也没有人去附和他口中的解释。

  因为在他们看来,心儿师妹虽然时常刁蛮任性,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却是清晰透彻的,虽然背后不乏也有云帆师兄的教导所在,但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不能看事只看表面,任旁人左右了思想。

  “诶诶,你再说说,你那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家的那什么朋友还说什么了。”弟子甲推了推旁边的弟子乙,他对这件事表现的很感兴趣的样子。

  旁边也有几个同门弟子凑长了耳朵偷听。

  弟子乙被捧的有些骄傲地扬了扬下巴,但他知晓的也就那么多了,却也不想扫了同门的兴致,便连编乱造,半真半假地说了起来。

  朝露面色平静地说完这些话后,便拉着容心儿走回到顾白夜面前,递出手中的装着菩提子的琉璃盒,声音带上了几分冷然,语气颇为强势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吃,还是不吃。”

  眼看着情势越发对自己不利,而站在她旁边的顾白夜却只是沉默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目光像是忘记般没有转向自己,岚灵儿眼里划过一丝慌乱。

  因为身份地位的缘故,她向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偶尔有一点阻碍她爹也是会帮她解决的,但此番波折,不但没有按照自己预料好的计划来进行,就连提前准备的后招都没了时机说出口。

  这让她内心很是无措,目光下意识落到她依赖的父亲身上。

  但掌门天行子此刻却被突然近前的四长老牵制住了行动。

  蓝色的宗袍袖摆往身后重重一甩,面色明显不虞地冷哼。

  “四长老这是要做什么?”

  目光带上几分冷寒与压迫,天行子嗤笑一声,肃着面容呵斥道:“看看你教的女儿,说的这是什么话!”

  四长老容易顶着对方修为上的压迫,是真心不容易,但自家女儿他平日里自己都不舍得多说一句,哪能容外人如此肆意辱骂!

  脸色紧绷,故意叉腰用力往前挺了挺胸膛,逼得天行子硬是往后退了一小步,这才满意笑道:

  “掌门这话说得未免过于严重了,说的什么话?当然是人话了,怎么,掌门这是年纪大了,耳朵背了,听不懂人话了?”

  说到最后,笑得狭促的一双眼睛微微有些眯起来,里面的光亮却颇为摄人。

  “你,四长老……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天行子脸色很是难看,威压更重,但也只能如此了。

  他不可能跟容易打起来。

  别说容易手里把握着整个宗门灵草需求的药园,单靠现在他能抵抗得了自己的威压那么久,这就足以说明他并非一目了然的分神修为。

  这家伙很有可能隐藏了自己的修为,但是同一宗门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眸色一深,天行子心中多了百般思量。

  他身为掌门,其实更多的不是靠修为,而是因为上任掌门他师父座下的五位弟子到他圆寂时只剩下体弱的师弟跟他。

  而师弟总是闭关,比不得他善于交际,为人处世不偏不颇。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到了弟子们的拥护和师父最后的肯定。

  所以时下,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袒护,只能从公允的角度去对待这件事情,如此,才能挽回在弟子们心中有失偏颇的形象。

  但他心中又有些懊恼跟愤恼,若非他近些年为了提升修为而常年闭关,宗门内的事务也不会被容易暗中掌控这么多。

  等他发觉时早已来不及打压,可即便这样,他的修为也一直卡在瓶颈处迟迟无法突破,容易却跟他的名讳一样,事事顺利。

  不过就是天赋比他好上稍许!

  这世间的一切当真不公,他千辛万苦在人前保持亲善和蔼,处事公允的形象,到头来却比不过这个表面不争不抢,极其虚伪做作的小人要受弟子爱戴!

  此刻弟子们见他二人争锋相对,除了少数他门下弟子,大多弟子都是将关切的目光落在容易身上,这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心生防范和忌惮。

  而将他所有神色尽收眼底的四长老容易却显得不慌不忙,他甚至搬出了朝露的师父来打压警示他,好让他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不要做出一些糊涂事来连累整个宗门。

  “掌门,朝露长老好歹是云太尊的首徒,还是亲传大弟子的身份,你若是一味地袒护自家女儿,处事偏颇,那可是不行的,而且,谁不知道朝露长老的灵根乃是稀世少有的水雷双灵根,水遇雷则强,更何况,雷灵根向来在渡劫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说到这里,他似是故意般,将音调拔高,让底下议论纷纷的弟子都能听见他在说些什么。

  “谁能料到往后,朝露长老会不会比顾长老那万里挑一的天灵根还要更早飞升呢,掌门,我辈弟子如此优秀,将来若是真的飞升上界,那也是我们无尘宗的荣耀所在,不过我相信,掌门应该不是那种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全大局的人,要知道,扪心自问,若非有这两位天赋异禀的弟子在,天澜宗那边恐怕早就虎了劲地把我们从第一宗门的位置挤下去了,您说...是吗?”

  这一声尊称倒真是让天行子有些‘受宠若惊’了!

  冷眼觑着面前人,天行子面上故作镇定从容,一时半会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驳。

  而容四长老这一段话,却是惊醒了许多还在抱着围观心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弟子们。

  是啊,当初他们来无尘宗就是冲着第一宗门的名头来的,若是第一宗门不再是第一宗门,若是在他们拜入无尘宗之后,第一宗门不再是第一宗门……

  想想外界的流言蜚语,讥笑讪谤,这些都足以成为他们修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严重的还有可能会造成心魔的存在。

  毕竟人言可畏,大多数普通弟子外出时可能还会被别派宗门冷嘲热讽瞧不起。

  可能会被说是因为他们这一批弟子无用,这才让无尘宗落魄了去,又可能会借此故意欺凌他们。

  纵眼观整个修仙界,发生的弟子无故失踪,躲宝杀人的事件数不胜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