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四章:是真心喜欢吗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277 2020-06-30 16:04:33

  似是习以为常般,除了两位长老的亲传弟子无奈对视一眼,一并追过去以外,其余人的目光飘忽了一下,便又重新落回到朝露等人的身上。

  掌门天行子从刚才南虚说话时脸色便有些难看,此刻也还是有些没恢复过来,但好歹也没有到叫人轻易瞧出来的地步。

  于私,岚灵儿是他的女儿,他自然要向着她。

  于公,朝露是无尘宗六长老,修为天资皆为上等,就算她是妖修,但人妖两界早已和平千年,底下还有天澜宗虎视眈眈觊觎第一大宗门的位置。

  当然,最关键还是朝露的师父,他的师弟,云镜尘那里,擅自动他亲传弟子,其后果,这些他都不得不考虑。

  虽说师弟因为生来体弱的缘故,十年有九年零十一个月都在闭关,但因天赋异禀,在如今无尘宗已经陨落了一位太尊的前提下,师弟大乘期的修为还是值得外人有所忌惮的。

  不过好在,他为了提防此刻的情形出现,早已留了后手。

  眸中一抹晦色飞逝而过,天行子看向女儿的方向,与她对视一眼,或者不动声色地敛了敛眸。

  接到父亲的提示,岚灵儿早已按捺不住心底的慌乱。

  她对顾白夜很久以前便心存爱慕,以往,是因为他眼里只有朝露一个人,对自己跟旁人都一样的不假辞色,才有所退却,可如今那份她所羡往的偏爱和温柔都落到了自己身上,哪怕真的只是因为浊气的缘故,她也想为自己争取一下,拥有他!

  目光痴迷地落在旁边与她执手的男子脸上,看着他清俊硬朗的眉目轮廓,想到他不过百年便已出窍的修为,只有这样的天之骄子,才配与她岚灵儿在一起。

  至于朝露,不过一滴露珠化成的妖物罢了,即便如今有了无尘宗长老的身份地位,但骨子里依旧是轻贱的东西。

  还想跟她抢人,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当初若不是夜哥哥护着她,陪她成长到现在,就凭她那个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师父?

  呵,恐怕早就跟其它妖修一样,被底下的弟子磋磨死了。

  哪里还容得了她蹦跶到现在!

  心中这样想着,面上却还是一派善解人意的模样,脚步有些胆怯向前迈出一点,试图将朝露手心的琉璃盒拿过来。

  “朝露师姐,这菩提子吃下之后还不知道会有何反应,但我与夜哥哥的合籍大典却是耽搁不得的,你看要不先把它给我,等我跟夜哥哥祭告了天地,正式成了道侣之后,我再让他服下可...好?”

  话音还未落下,放在那琉璃盒上的小手却是怎么也扯不动,脸色一僵,但很快,便不露声色地收了回去,眼里含了几分委屈的水汽,一言不发地抿着唇,好似被谁欺负了似的。

  朝露看着她这副惺惺之态,眉头微皱,不用回头,她就能感受到不少敌意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岚灵儿在宗门之中向来是众人宠爱的存在,除却她掌门之女的身份,还有她娇小可爱,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姿态,让不少弟子心生疼爱之情。

  就像现在,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在旁人眼里,却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

  但这并不重要。

  目光近乎固执地看着站在她眼前的男子,透过他心疼旁边人的眼神还有看着她时转瞬即冷的视线,朝露明白了他的态度。

  真是可笑啊,以往这种小把戏你一眼便能洞穿,如今却像是被蒙蔽了双眼一样,只顾着安抚旁边佳人的情绪。

  是因为真心喜欢吗?所以不管她是对是错,都甘愿纵容且包容。

  那我呢?

  心中有些哽噎,她强逼着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是眼中却还蒙上了几分雾气。

  百感交集的情绪在胸腔之中翻涌,酸涩中泛着丝丝苦意,她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退却地想着,要不就算了吧,何苦再如此给自己找罪受,可是没有一个结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却是怎么想,也不甘愿的。

  “朝露,你莫要欺人太甚,你可以说我欠你,但这并不关灵儿的事,如今你站在这里是想给谁难堪?”将身旁女子搂在怀中安抚,顾白夜一双眼神犀利冰凉地落在面前人脸上,嗓音冷硬中带着几分几欲喷薄而出的怒意。

  似乎是想要对她发火,又或者,对她拔剑相向?

  她从未想过他会有一天对她如此,这样的师兄,这样的阿夜,即便有一天他体内的浊气真的被驱除了,回心转意了,她又能毫无芥蒂地接受他吗?

  这个问题思来想去却是没有答案的,但现在摆在她眼前的,却是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

  神思有些涣散,身后远处却传来一女子焦急气愤的喊声,穿着一身翠衣罗裙的容心儿在众人的目光下气恼地推了推身边像模像样拦着她的父亲。

  “爹你别拦着我,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近乎佯怒的娇俏嗓音,却是夹了几分撒娇的口吻,但她将目光落到高台上时,却是明晃晃的嘲讽嗤笑。

  并接了刚才顾白夜所说的话大声到:“谁难堪?当然是谁应谁难堪呗,顾大师兄,你这眼光是被浊气侵蚀了吧,不然怎么会看上你旁边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

  “心儿,我们回去吧?”身前拦着她的四长老容易是真心不容易,他的余光已经瞥见了掌门那几乎要溢出杀气的眼神,但谁让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呢?面上为难却也只能给掌门一个爱莫能助的目光。

  你知道的,我向来管不住我家闺女,但我奉劝你赶紧把那要瞪出来的眼珠子收回去,敢威胁我家宝宝,老匹夫,我可不介意跟你撕破脸皮。

  正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些年在无尘宗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岁月静好,毕竟有个这么能惹事,脾气又与那二长老一样火爆的闺女,不留几招后手也是难搞。

  “爹,你再拦着我我真的不理你了!”被拦的有些烦躁的容心儿跺了跺脚,这下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容易爱女心切,立马配合地摆出一副怔愣受伤的表情,让自家闺女钻了空子从他胳膊窝下钻了过去,缩地成寸,不过须弥,便站在了朝露身边。

  “小鹿子,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我给你把把脉。”近到跟前,容心儿第一反应便是抓她胳膊。

  朝露回过神来,眼里有几分感激地对旁边人笑笑,又不着痕迹地缩回了自己的手臂,冲着她摇了摇头,温声道:“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也好意思问我怎么来了。”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容心儿便知道她定是受了伤才故意不让她摸脉,顿时气的就是叉腰呵斥,指尖点着她的脑袋,跟炸了毛的老虎似的。

  “小鹿子,你让我怎么说你是好?你偷偷跑出去寻那菩提子的时候可曾知会过我一声?平日里也不是那么莽撞冲动的人,这调虎离山之计都不懂的吗?他们就是算准了你找不到,结果倒好,你倒是傻人有傻福,还真瞎猫撞见死耗子,给你把这菩提子给找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