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白露不为霜

第二章:笑的很是难看

白露不为霜 汐池 2082 2020-06-30 13:10:35

  师父说,师兄体内是因为有浊气的影响,所以才会慢慢变成这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不管是对自己,对岚灵儿,还是对师兄,都是不公平的。

  “师兄,我要去南海找南极仙翁,他手中的菩提子一定能净化你体内的浊气,你等我,等我回来,好不好?”

  在岚灵儿走后,她拦住了他,看着他眉眼间的冷漠与不耐,说不心冷是假的,但她还是故作坚强地扬起了笑容。

  他曾经说过,这世间的千娇百媚,绝代芳华,都比不上我家霜儿的一个笑。

  看着面前总是跟蚊子似纠缠在自己视线内的女子,顾白夜心中的那股烦躁再次涌了上来。

  特别是看着她那牵强寡淡的笑,就越发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不想笑便不要再笑了。”

  他说着,只是未待朝露眼底绽放出期翼的光芒,便抿了抿唇,似是纷扰地说出一番将她打入地狱的话语。

  “很是难看...还有,别再去做无用功了,那点浊气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

  视线相对,他面上满罩寒霜,双目冰冷中又夹了几分抵触。

  “因为我们以前的关系,我容许你一次次的尝试,但已经这么久了,你也该死心了,而且,我不想让灵儿不开心,朝露,我现在喜欢的人是灵儿,虽然这样说会伤你的心,但这是事实,我不爱你了。”

  他的声音沉重而认真,半垂的眼帘下,一双眸子极其冷淡,甚至还带了几分疏离。

  朝露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脏好似被什么东西捏紧之后又刺了个对穿,剧烈的疼痛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脸上的笑容也快要维持不下去。

  低着头,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眼底的泪光,袖下紧攥的双手几乎快要掐进血肉里。

  哪怕她知道他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浊气的缘故,但这句不爱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比以往她在他这里受到的所有难堪都要让她痛苦。

  她一时半会真的有些冷静不下来。

  所以她不敢抬头,因为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忍不住在他面前哭出来,她不想...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往后你我二人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的好,朝露,你也该长大了,好歹你现在也是无尘宗的一位长老,你天赋异禀,不该浪费这么好的资质,与其纠结在这些情情爱爱之中,不如早些放手,放过你,也放过我,这样对我们彼此都好...别再做让自己脸上无光的事了。”

  顾白夜看着眼前神态低落的女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语气也缓和不好。

  就像是身为同门师兄不忍师妹荒废度日的一句善意劝诫,又或者是对一起入宗门,彼此相依相伴了那么多年的妹妹一句无奈的抚慰。

  总之,这是他能给她最后的关心。

  见她不回答,顾白夜眉头又皱了起来,但他什么都没有再说,而是选择了不再逗留地转身离去。

  一滴清泪滚落脚下的泥土,朝露终究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双手无措地用力擦着脸上的泪痕,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她本是最讨厌用哭泣来宣泄的一个人,但此时此刻,看着眼前毫不留恋离去的背影,她真的有些太难受了。

  而且,即便她此刻泪流满面,只要她咬着唇瓣,不发出声音来,便没有人会发现。

  对,没有人会发现。

  所以,容许她难过一会儿,就一会儿,她会坚强的,会的。

  可是,有的时候越是难过的时候越是会胡思乱想,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往昔的画面。

  那些她受了委屈的日子里,师兄都会想尽任何方法讨好自己,逗她笑,甚至帮她报复回去,这样鲜明的对比,哪怕她怎么坚强,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心痛。

  呼吸有些闷重,明明身体没有任何隐疾,此刻却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如果从未拥有过,倒也不会如此撕心裂肺,可明明拥有过,也早已将那份爱意深入骨髓,却突然失去,那份茫然,无措,还有缠绕在心头的千般酸涩与苦楚,却是怎么也做不到淡然处之的。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当她历经九死一生去寻来那菩提子,满怀希望回来之时,却是见证了他与岚灵儿的合籍大典。

  众多弟子与门派长老掌门都齐聚于天痕峰,等她一身狼狈赶到的时候,正看见那二人在祭告天地。

  一身红衣,如灼灼火焰般刺伤着她的双眼,而那几百步沿上的阶梯,在她看来,有如天堑。

  无尘宗掌门居高临下地看到了她的存在,眼里闪过一丝惊诧,但很快,便敛了神色,示意身边的弟子过来劝阻。

  “朝露长老。”

  弟子恭敬地对着她弯腰行礼,却是坚定地挡在她的面前。

  朝露神思恍惚地将视线落在那祭台前的男子身上,前路被堵,脚步一顿,便想绕开他继续往前走。

  身穿浅蓝色宗袍的弟子只得硬着头皮又招了两人一起拦住朝露的去路,同样的恭敬弯腰,却是万万不能让她过去的。

  “朝露长老,您应该累了,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听着弟子看似关心实则驱赶的话语,朝露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强忍的委屈难受。

  眼眶之中有泪水打着转,仿佛一眨眼便会崩溃地落下来一般,她咬着牙,艰难地笑着,手却指着高台的方向。

  目光凝视着眼前阻她去路的弟子们嗤笑道:“他要跟别人结成道侣了。”

  似是怕他们没听清般,她又自言自语地低眸念叨了一句,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般,只是声音低低的,很是悲戚无助的样子。

  “他要跟别人结成道侣了。”

  弟子们面面相觑,有些同情怜悯的样子,但眼神一番挣扎之下,却还是选择阻着住她的去路。

  朝露却没有注意到弟子们的反应,她像是陷入在魔怔中一样,抬头轻轻地笑了起来,唇角微微上扬,却是比哭着还难看。

  但心里再多情绪,最后还是吸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角,将眸底深处所有的脆弱不堪偷偷转化为一片坚韧之色。

  “顾白夜!”

  聚了内息,用上三分的灵力,整个天痕峰都回响着她的声音。

  这下...不管愿不愿意,所有人都必须发现她的存在。

  无数的目光集聚在她身上,有惊讶的,鄙夷的,看好戏的……

  原本沉穆庄重的气氛被打破,弟子之间有细碎的窃窃私语传来,朝露却像是失了听觉和感官般,只剩一双眼睛直勾勾地仰头望着那背着朝霞晨雾,回过头来望着她的男子。

  她又笑了,眼里盛满了破碎晶莹的光芒,她看着他,一步步继续往前走着。

  原本阻拦他的弟子还想上前,却被掌门一个眼神阻拦,皆让开于旁。

  她终于可以没有任何阻碍地一步步走到他的身旁。

  只是这阶梯实在是太长了,长到,她看着他漠然平静的眼神,慢慢的,没了前进的动力,就此停在途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