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71章:照片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042 2020-08-29 20:21:26

  阚若从跑步机下来,平稳着呼吸,直接就回房洗澡。

  出来后,阚若就打开了平板,在上面操作,在翻过十几个国家服务器之后,一个隐藏链接随即弹出,阚若将其打开。

  出来的页面,是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甚至连工具栏和浏览器窗口都覆盖,看上去就像是黑屏关机了一般。

  三秒后,一个边框极淡的窗口弹出来,什么文字都没有,却是可输入的。

  阚若点了几个英文字母,霎时页面跳转。

  正是【Carl】。

  这是她自死了六年重生后,第二次终于上了这网站,而这网站随即显现出来的页面,上面硕大文字映入眼帘。

  赫然是IIOM。

  原本阚若近期是不打算上的,因为第一次上的时候,就是搜索国际情势,结果却在网络上留下了痕迹,幸好相识的隐秘黑客帮她消除了痕迹。

  网络发展迅猛,她拥有的黑客技术算得上过时了,所以阚若就打算在真正隐藏好自己之前,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打算再上IIOM的。

  再说她自己才刚从医院出来,又救了萧阳年被砍成重伤,更没精力上网。

  可谁曾想出了s洲的事,对方查不出来,那她就亲自上网看看。

  【Carl?】

  私信弹出来,显然有人发现Carl上线了,立刻发过来询问。

  【好久不见,贪狼。】

  【你真是Carl?你还活着?我听托沃茨说了,你这六年销声匿迹,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有些事,已经解决了,多谢关心。】

  对方得到回复,也就不打算追问,【那好,你上IIOM,想必是那重要的事吧,托沃茨说了,你让他去查一个人,结果查不到对方三年前的事。】

  【那个人,是华国萧氏的掌权者吧,你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

  【你知道他?】

  阚若看着私信内容,贪狼,是IIOM极为老牌的黑客之一,与她不相上下,托沃茨就是她相识的隐秘黑客,只是他不喜欢受任何势力束缚。

  喜欢独来独往。

  但也与不少黑客认识,与IIOM也有往来。

  贪狼说的话,摆明了别有用意,只是华国萧氏掌权者,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要想查就能知道。

  重点是在最后一句,跟萧邵扯上关系,这就诡异了。

  明显说明萧邵还有别的东西。

  【知道不多,但听说过他背后好像有很深厚的势力,具体是什么还不得知,毕竟背后也有跟IIOM一样厉害的黑客在帮忙隐藏。】

  【不过我听说你想查的是萧邵三年前的事,我倒是查到一些,你要吗。】

  【要!】

  贪狼和托沃茨不同,他本身就是隶属于IIOM,自然有更多渠道能查到情报,而托沃茨不是,依靠的更多是自己的黑客技术。

  就算托沃茨与IIOM有来往,但IIOM里面的情报也不是能随意共享给外面人员的,所以托沃茨查不到萧邵三年前的事很正常。

  没几分钟,阚若就收到了贪狼发来的邮件,不过不急着打开,因为贪狼的话还没完。

  【对了,关于阿尔曼,托沃茨已经说了,他在大马暴露,国际刑警去查,但晚了一步。】

  【嗯?】

  【他被大马的安全部门接手了,以国际交接名义,转给s洲那边了,听说是Arthur要的。】

  Arthur......

  阚若盯着这字眼,这个名字,就是s洲八年前崛起的,平定s洲数十年混乱局面的特殊势力!

  如今是s洲暗势力最大的龙头。

  【Arthur掌权者,是谁!】

  【目前还不知晓,只知道此人神出鬼没,很少在道上露面,但一旦露面,都必然带着一个暗色面具,无人见过他真实面目。】

  【而且他下属有几位实力强势之人,同样带着面具,查不出身份。】

  阚若与贪狼说了几句,就退出了私信,这才终于打开贪狼发来的邮件,粗粗一看。

  往下拉,一个照片毫无预兆弹出,阚若身体一僵,盯着照片,久久难以回神。

  整个房间,一片死寂......

  ......

  京大警告事件,传的沸沸扬扬,黎依依直到回了京大才知道,当即不可置信。

  “依依,你去哪里了,我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岳景迟将黎依依堵在宿舍楼下,阴沉着脸质问,黎依依心中一惊,岳景迟给她打电话了,可她在游轮上根本没接到啊。

  游轮上面又不是没信号......

  “景迟,你说什么呢,我自然是跟我妈回湖城了,去给我外祖母上坟扫墓,可能是在山里没信号吧。”

  黎依依声色不露,温柔笑着回答,她母亲张于丽本来就是山里出来的,她外祖母和外祖父早死了,倒是还有一个窝囊废哥哥,但张于丽早跟他断了关系。

  “这事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陪你回去扫墓。”

  “不用了,这样不好,山路状况不好,很颠簸,而且中途还要转几趟车,我怕你跟着去会累,我已经习惯了,没事的。”

  黎依依笑着挽上岳景迟的胳膊,“等我们结了婚,我再带你去扫墓,让外祖母和外祖父也见见我的丈夫,算是九泉之下安心了。”

  嘴上说着,眸底却闪过一抹厌恶,什么外祖母外祖父,不过就是重男轻女的两个老东西,小时候因为她妈未婚生女,没少虐待她。

  骂她是野种,杂毛子!

  不过后来一场大雨,他们在山里的土砖房塌了,两个老东西被压在里面,等救出来时早面目全非了。

  而她舅舅,哦,也就是那张于丽窝囊废的哥哥,拿着赔偿款跑了,一分钱都没给张于丽母女留,后来张于丽就改名换姓,早就断了关系。

  “这样啊,以后有什么事必须告我一声。”岳景迟这才不多问,只是留下这一句。

  “好!”

  “对了,景迟,京大这是出什么事了,我看到热搜了。”黎依依意有所指,紧紧地盯着岳景迟。

  “一堆丑事,别问。”岳景迟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自然也收到了黑屏警告,当场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阚若那个贱人!

  岳景迟不想多说,而是转了话题,让黎依依一愣。

  “我爸打来电话,这周三晚上黎家会举办宴会,陆家给岳家和阚家发了邀请函。”

  “我们一块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