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68章:我只要你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206 2020-08-28 15:51:28

  给隐秘黑客发去了邮件,让他查三年前关于萧邵的事,阚若收起手机,就下了楼。

  萧邵从厨房里出来,手机端着一杯已经热好的牛奶,还是低脂原味的,既能助眠又能减肥。

  每晚萧邵都会给阚若泡一杯,阚若习惯了他的照顾,从医院回来后,阚若的生活起居,几乎都是萧邵照顾,偌大别墅里根本没有任何保姆。

  他们都是不喜欢有人在家里干扰,也就只有不在家的时候,固定的钟点工才会进来打扫清理。

  阚若还浑然不觉,可在经历过刚才的事后,萧邵的一举一动,都颇有深意,让她无所适从。

  “喝了它,然后去睡吧。”

  萧邵面无表情,只是眸色更淡凉,一改刚才的暴戾,将杯子放到她手里,就转身上楼。

  阚若说要冷静,萧邵就真如她所愿不干扰她。

  但,也不会再如以往一样跟在她身边。

  阚若深吸口气,心口窒闷得难受,猛地将牛奶放在桌上,冷冷地开口。

  “站住!”

  萧邵停住,却没回头。

  “坐下!”

  萧邵转身,走到沙发坐下,却离她有一段距离。

  而且目光始终望着别处。

  阚若神色冰冷,走到萧邵面前,一把捏住他下巴,强迫他抬头看自己,就撞入了他死寂的眸底。

  如死水黯淡。

  阚若喉咙堵塞得厉害,却毫不犹豫地伸出手,一把解开了他衣领的第一个扣子,萧邵身体一震,瞬间回神,抓住她的手腕。

  “放手!”

  萧邵沉默,阚若冷冷地再说一遍,“我说,放手!”

  不待萧邵动作,阚若就拍开了他的手,直接解开了他全部扣子,精瘦的上半身就显露了出来。

  抓着他衬衫的手猛地攥紧,在萧邵的上身,左肩膀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圆形凹陷,虽然早已经痊愈多年,也已经成旧伤。

  但还是有些触目惊心,能看得出那是枪伤!

  但还不止这些,在萧邵的胸膛,有一道从右肩到腹部的长条斜伤,足有三十几公分,极深和恐怖。

  骇人至极。

  阚若瞳孔骤缩,手下动作用力,力道紧绷到又扯到肩上的伤口,传来剧痛,然而阚若却浑然不知,只是死盯着萧邵上身的伤口。

  这伤痕极深,可见是刀伤,而且只怕是在近距离砍下去的,深度都入了一寸多,甚至更深入。

  最危险的,伤口覆盖的地方,离心脏仅只有一寸之遥!

  阚若不敢想象,这么恐怖的伤势,远比她被砍伤的时候更骇人,当时的萧邵流了多少血,又受了多少罪。

  昏迷了三个多月,据弈宸说,萧邵那时毫无生存意志,都一脚踏进鬼门关了。

  他们情急之下,找到了以前秦若的影像和照片,摆放在萧邵的病床头,一遍遍播放秦若的影像,声音传出,才慢慢拉回了萧邵的生存意志。

  才能......活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弈宸虽然没告她三年前的事,但却告她三年前萧邵生死关头,他们做了什么才把萧邵从鬼门关拉回来,阚若就眼圈通红,心脏一抽一抽的,几欲痛死过去。

  “谁,告你的。”

  萧邵开口,就迎来了阚若一个爆栗,“到现在为止你还不说,这是重点吗。”

  “你为什么就......”

  阚若气得胸口起伏,泪落下,萧邵沉默伸出手,想去摸她的脸,却又被阚若恼羞成怒拍打掉了,一副‘别碰我’的神情。

  让萧邵眸底黯了下去。

  “我六年前虽然死了,可我死归死,我都不想看到你有任何事,你是我养大的,一直跟在我身边长大,不管我对你是什么感情,我都希望你好好的。”

  “我希望你能找个更好的女人,有更好的家庭,而不是把感情全都灌注在我的身上,我受不起。”

  阚若怒瞪眼前人,心里却酸痛得厉害,萧邵幼年经历那么惨,母亲高龄生下他就没了,父亲恨他,将他扔到别的地方生活。

  正常的父母爱他都没有,面部神经又有问题,从小就不会哭不会笑,还被别的孩子说成怪物,如果不是她捡到他,现在的萧邵只怕就完了。

  因为是那样的童年,阚若想的是,只有温柔大方的女人可以配得上他,会有更多的包容,可以与萧邵的冷漠互补正好。

  从未想过自己......

  她比萧邵大三岁,萧邵又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被她遇见,在长大的过程中,她更多的心态都是出于一个保护者的心态,还有一部分姐姐的心态。

  哪想过这种事......

  但她没想到,萧邵对她的感情浓烈到那样的地步,在她死后,那么崩溃.......

  她后悔了!

  六年前,她就应该做得更绝,注意不要中廖菲的暗算,彻底毁掉沈家和阿尔曼的组织,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惨烈结局!

  萧邵的眼睛静静地锁住她,当真如她所说,没有再碰她,可薄唇微启,淡淡却不容置喙的话语说出。

  “不会有别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

  “以后更不会有。”

  “我只要你!”

  当最后一句传入她耳畔,阚若心颤,盯着她的双眸,炙热而渴望,却又有着病态的疯狂和偏执。

  啪!

  阚若直接捂住他的眼睛,“闭嘴,你眼睛太犯规了。”

  萧邵不动弹,整个背都往后靠去,连带着阚若向前倾去,差点跌到他身上。

  等阚若站稳,低头一看,就羞耻得想要戳瞎双目。

  萧邵的衬衫被她扒了,显现出上半身,虽然上面的伤痕触目惊心,可却不损他精瘦和有棱有角的魅力,有恰到好处的肌肉分布,如不是有伤口大煞风景。

  那就是一具完美的,令人垂诞的躯体。

  再加上萧邵的眼睛还被她挡着,整个人虽然站着,但实际上左手扶着萧邵身后的沙发背,自己双腿站在萧邵的双膝间。

  这场景,莫名就带上了一股不可描述的颜色味道。

  再想到刚刚跟弈宸通话完,商品什么的,阚若就恨不得想把人拖过来打一顿。

  谁让他多什么嘴,说她什么感情史空白,还让她试试。

  不能忍!

  “总之,不允许你再做出自残之事,我死就死了,可不希望你也有事。”

  “你要是真死了,我就算重生了,意义何在!”

  萧邵拉下阚若的手,对上阚若的神情,死寂的眸底起了涟漪,紧紧地锁住她。

  然而阚若却别过头,离开他身前,拿起快凉透的牛奶,一口气喝光,就转身离去。

  “阿若!”

  萧邵喊了一声,阚若只是淡淡回答,“你不想说,那我就去查你三年前发生什么事,到时候我们再来好好谈谈这问题。”

  “我上楼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