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54章:是重要之人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007 2020-08-21 20:00:00

  下午两个小时的压轴拍卖会很快就过去,大半贵重的拍卖品都被各个大户室拍走,弈宸他们则是跟上午选择不变,选的都是古玩和字画。

  也拍了一两个土地开发权,都是京城外的,准备带回去扔给下属,随便建基地还是开发楼盘都行。

  直到最后一个拍卖品出场,正是乾隆期间粉彩镂空转心瓶,起价就是五千万。

  “八千万!”

  “一亿!”

  如此珍贵的文物,立马就引起了不少富商大佬的注意,纷纷拍价,下方宾客们看得咋舌,心咚咚地跳。

  黎依依攥紧裙角,虽然她也知道文物的价值和意义,也在拍卖会前看过图册资料,但在真正亲眼目睹的时候,还是心惊肉跳。

  之前是听说过昨晚豪赌区有百亿美金赌局,可那不是听说吗,是真是假还不好说。

  听,比不上眼见为实。

  眼前这古董起步价才五千万,才出来两个大户室拍价,价格就猛增到了一亿。

  “三亿。”

  无情冰冷的电子音传来,瞬间让下方宾客区大哗,报价还没完。

  “三亿两千万!”

  “四亿。”

  “四亿五千万!”

  “五亿。”

  结果毫无悬念,不少大户室败退,或者不败退不行,他们心知肚明一开口就是几亿,都不带后面数字的大户室是谁。

  无非当卖个面子,以后还是得相处啊。

  这古董以六亿价格成交,在将这古董小心翼翼地包装好后,就立刻被送往拍下商品的大户室。

  而这大户室,正是弈宸他们。

  萧邵自始至终就没拍买过一件东西,全让弈宸他们买了,当然阚若也没什么感兴趣的,她还是秦家千金的时候,再加上跟这一帮损友在一起,就已经见识太多,金银珠宝引不起她的兴趣。

  拍卖会结束,殷家宴会晚上八点才正式开始,在那之前可以随意活动打发时间。

  一群人从大户室出来,直接移动到六层甲板,这六层的豪华套房早就被他们包下了,整个一层的一切服务他们都能尽情享受,无人来打扰。

  “没想到你会是迪岸会所的幕后老板,藏的够深啊。”

  弈宸揶揄开口,阚若神色随意,“不过只是投资而已,算不上什么,能打出来大都是因为他能干够狠,权当给他一个落脚处。”

  “再说我都死六年了,我也不打算跟以前的太多人有牵扯,他只要不触犯底线那就随他去,你们也不用因为我就对他怎么样。”

  阚若深知帝都局势瞬息万变,众多势力交错复杂,关系好坏就有可能影响到已成的定局。

  只要关系冲突不过火,维持现有实力平衡,那就随他们去。

  当然,如果与邬修重修关系更有利于局势的话,阚若也不介意弈宸他们与邬修搭上线。

  只要别把她透露出来就行。

  “你话这样说,我看恐怕不见得呢。”弈宸意有所指。

  他们在与申屠翰认识的时候,申屠翰就跟邬修关系水火不容了,邬修在道上只有一个名号,那就是‘疯狗’。

  其人狂野不羁,手段利落狠绝,对付起人来毫不手软,浑身带着血煞之气,令人恐惧。

  是见谁都咬的狠类型。

  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地下拳赛场打出来的,难怪他们查不到邬修过往,原来根本就是国外家族的私生子,而这家族早就被死对头灭了。

  再加上他沦落到地下拳赛场,虽然最后被人带走,但不知是死是活。

  而且也改了名字!

  虽然阚若嘴上说着不打算跟邬修有牵扯,但那一通电话,肯定会引起邬修的注意,继而打探,查出阚若存在是迟早的问题。

  ......

  晚上八点,阚若出了套房,虽然是殷家宴会,但阚若显然没打算穿礼服,虽然瘦了不少,但还是有一百五十多斤。

  穿礼服也只会显得臃肿,而且还会紧紧地贴身,喘不过气来。

  阚若干脆不委屈自己!

  萧邵他们个个穿了正装,却慵懒随意,整个人气质与六年前,早已发生倾覆天地的变化,愈发成熟而具有压迫感。

  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

  跨入宴会,各个富商大佬尽数到场,连带不少宾客都参与了进来,不为别的,只为能与殷家,还有各个富商大佬搭上线。

  奢华高调,觥筹交错。

  萧邵带着阚若坐至雅区,无形就宣告着不想被人打扰的信号,那些处于下层的宾客自然不敢过来攀谈,不过各个富商大佬就没这么多顾虑。

  弈宸他们则是去跟大佬们攀谈去了,正好带萧阳年见见世面。

  很快,就有一个大佬过来,满脸笑容,操着一口英语,开口就叫萧邵,“XIAO(萧)。”

  随后就转向一旁的阚若,愈发热情,“Oh, miss,you really opened our eyes last night。(哦,小姐,您昨晚真是令我们大开眼界。)”

  “多谢夸奖,不足挂齿。”阚若微笑着回应。

  “这得挂齿,那可是兰德开发权,还坑了人家的背景,xiao,这美女挺厉害,是你爱着的人吗。”大佬哈哈大笑,可见阚若昨晚的举动,让他们过够了瘾。

  东甸手段向来磨蹭和坑人,哪个大佬不知道,可既然是在东甸地盘上,那必须得按流程走。

  关于兰德开发权,他们确实蠢蠢欲动,但也考虑到就算赢下来,只怕真到了东甸,官方也不会轻易放行。

  输,他们就得失去至少一多半资产,还什么都拿不到,这赌局,谁都输不起。

  可阚若就敢玩得更大,还让那东甸人无话可说,结结实实赢下了赌局。

  这一手玩得非常漂亮。

  而且他们这些富商大佬,都几乎跟萧邵打过交道,知道萧邵是什么性子,从未见过他身边出现过一个女性。

  曾一度还怀疑他是否有那边的障碍......

  亦或是性取向......

  现如今却突然出现了个女性在萧邵身边,这位大佬,乃至是不少富商大佬都难免不多想。

  “I am......”

  萧邵眸色微暗,拉过阚若的手,紧紧地交握,不待阚若说完,就淡淡地飞来一句。

  “Is an important person!”

  是重要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