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26章:相认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093 2020-08-07 20:02:00

  阚若整个意识昏昏沉沉,有些心死如灰,不知道自己重生的意义在哪。

  母亲在她十三岁那年因病去世,她与父亲相依为命,可没料到却被沈家那帮狼子野心的人给害了,她为了找出父亲死因,假意答应沈家的联姻威胁,好进入沈家拿到罪证。

  为此跟萧邵吵了一架,可她不能告诉萧邵自己的计划,她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在终于复仇,可以好好跟萧邵解释时,却被廖菲捅了一刀,坠桥身亡,再醒来就发现已经重生了,而且已经过去六年,周遭都变了。

  物非,人也非......

  自己变得孤零零,亲情和友情都失去了,感觉属于秦若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这是报应吗......

  阿若——

  一道声音乍破黑暗,阚若有些恍惚,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好似是在她死前听到的那声呼喊,撕心裂肺,让她心里剧痛。

  幽幽转醒,整个身体瘫软麻木,连左手都抬不起来,嘴上还有呼吸罩,只有指尖有触感,明显有人握着她的手。

  “姐、姐,你醒了吗。”

  萧阳年的模样映入眼帘,焦急和不安,“你,你还是阚若吗?”

  阚若眨了下眼睛,喉咙极哑,说不出话,萧阳年已经嘴快把话说了,“你......你又心脏猝停了,吓死我了,我怕你醒过来就......”

  阚若明白了,萧阳年这是怕她心脏猝停过后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再也不是秦若,毕竟前阚若,就是那么没的......

  “对不起,小小。”

  她怎么能放弃呢,哪怕周遭一切都变了,可既然上天给她第二次生命,而且只要有那么个知道她身份的人在。

  她就知足了。

  “那就好,那就好。”萧阳年又哭又笑,阚若努力扯出一个笑容,目光微移,不期然撞入床另一侧的男人视线。

  心脏几欲停跳。

  萧邵就那么盯着她,一双眼眸幽邃和阴冷,寒彻透骨,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犹如在看世上最为陌生的人,甚至带着恨意。

  阚若心颤,犹如刀子般在狠狠地割着她心脏,又痛又苦,流血成河。

  张了张嘴,很想说什么,却在看到萧邵那阴霾目光时畏缩了,什么也不敢说。

  然而她没开口,萧邵却开口了。

  “出去!”

  诡异气氛蔓延,看着两人视线相对,萧阳年大气都不敢出,乖乖听话出去了。

  病房只剩下两人。

  感受着萧邵的冰冷视线,阚若难堪狼狈,眼圈泛红,死心闭上眼,这是又想说什么,还是觉得她有所企图吗。

  罢了,这是她的报应,是她欺骗他,然后身亡的代价。

  “为什么你会有这个密码。”

  森冷质问响起,阚若倏地睁眼,震愕看去,就看到萧邵一步步走过来,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手机,而上面,已经是解锁状态。

  萧邵低身,大片阴影落在阚若身上,压迫感袭来,让她无所适从。

  “为什么救萧阳年。”

  “为什么你叫他小小,他叫你姐。”

  “为什么你知道邬修,大马的情报。”

  “为什么见到我会有那个神情,你是谁。”

  一句又一句的为什么,语气平淡却暗沉,阚若不堪重负,直到下一句来临,阚若瞬间泪如泉涌。

  “为什么欺骗我!”

  “我没骗你,我不想把你卷进来,我不想拖累你,只要我解决掉沈家的事,我就能跟你好好解释,可没想到......”

  “对不起,邵邵。”

  左手抬起捂住流泪的眼睛,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跟六年前的一切全都斩断,从此以后要一个人走下去,却没想到发生那么多事。

  功亏一篑。

  高大挺拔身躯落在她身上,双手死死地抱住她,全然不顾忌她已经变成另一个人的相貌和身材。

  “你别抱我,我已经不是秦若了,我现在很难看,很丑陋。”

  “没有,只要你活着,其他不重要。”

  沉闷沙哑的声音传来,阚若心里钝痛,左手转移到他埋在她颈间的脑袋上,蹭了蹭,用熟悉的口吻喊了声。

  “邵邵......”

  身上的高大身躯紧绷,沉默片刻,“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坠桥身亡,醒来时就已经过了六年,这具身体状况极差,心脏猝停过,在医院昏昏沉沉躺了半个多月,才终于清醒。”

  “那时的我......连站起来都困难,每走十几步就喘不过气来,等到终于能跟外界连上线,才发现过去六年了,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重生那会儿,她崩溃和难受过,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不小刺激,更无法适应这笨重脆弱的身体,每一天过得都像是在刀子上行走。

  更何况死前还跟萧邵闹翻,他应该很恨她,她怎么能去找他......

  阚若说着,听得身上男人身体更加紧绷,呼吸沉重不已,他忘了,他看过闻一调查过的全部资料,其中就有这一个多月在医院的片段。

  想到她这一个月都孤零零在医院里度过,周遭都不是原来熟悉的世界了,一个人在承受重生后带来的代价,不敢跟人相认,也不敢暴露身份。

  萧邵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想到第一次见到她,那残酷无情的威胁,让她受了多少委屈,多少痛苦,将她逼得吐血,再度心脏猝停。

  他岂不是,要再失去她第二次!

  “阿若......”

  迟来六年的称呼,对阚若来说也就才过了两个月,可阚若却流泪笑了,这样才好,有个知晓自己,而且还是一起陪伴长大的人在身边,已经比什么都好太多了。

  重生,总算更加有意义。

  终于完成相认心愿,阚若再度昏迷过去,把萧邵吓了一跳,喊来医生。

  医生检查过后,跟萧邵说病人身体本就极差,能醒过来片刻就极好,昏迷也是身体启动防御体制,接下来需要休养。

  医生走后,萧邵看着昏睡的人,面部仍然面瘫,双眸却终于露出疯狂的执念和缱绻,将床上的人缠住。

  在听到萧邵叫医生,还以为阚若又出事,在病房外等着的萧阳年吓得冲进来,此时在病房里待也不是,走也不是。

  看小叔始终没开口,萧阳年正想偷偷溜走,结果还没出门呢,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一幕。

  小叔轻柔为阚若掖好被角,却小心翼翼移开床上人的呼吸罩。

  起身,薄唇,就落在了床上人的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