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24章:痛彻心扉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088 2020-08-06 20:02:00

  萧邵睁开眼睛,朦胧迷茫一丝也无,有的只是无尽森冷和幽黑。

  自她死后,这六年来萧邵从未睡过一个深眠,最长也仅仅只有六个小时,然后就睁着眼睛望着直至日出破晓。

  明有人在,却如同一室空寂和冰冷。

  手机铃声突地响起,男人接起,那边传出申屠翰的声音。

  “邵哥,小阳那边的事我听说了,派人去问了下在迪岸的人,看来邬修确实是也收到了有关大马的情报,似乎就是在一个电话之后的。”

  “按时间,应该能跟弈宸说的时间对得上。”

  “嗯。”

  男人挂断电话,起身下床穿好衣服,拨通了个电话,“闻一,小阳在哪里。”

  “主子,萧少一大早就去医院了,在那边照顾阚若小姐。”

  男人眸光加深,带着风雨欲来的暗潮,摁掉通话,径自出门。

  阚若此时正在喝着萧阳年买来的皮蛋瘦肉粥和一些青素小菜,右肩受伤,差点将里面的骨头也一并劈了,右肩别说用力,连右手都活动不了。

  只能用左手慢慢地吃喝。

  等阚若喝完之后,萧阳年殷勤跑前跑后处理收拾,跟家庭煮夫似的,阚若倒也不介意,心安理得地接受弟弟的照顾。

  手机发来邮件,阚若瞥了一眼,就把萧阳年扔出去拿国际包裹了,自己则是躺在病床上闭眸假寐,等着护士前来换药。

  推门声响起,阚若没睁开眼睛,冒出一句,“嗯?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说完,正逢睁眼,转首看去,下一刻,瞳孔骤缩,心跳几欲无法跳动。

  来人跨越六年时光,发生了倾覆天地的变化,却又好像没有太多变化,给人的感觉依然那么熟悉,却是陌生而凛冽,令人心悸。

  令阚若,不,应该是秦若,慌乱无措......

  阚若猛地起身,扯动肩上伤口,疼得她一个激灵,眼里浮现泪花,下意识转头捂住嘴,不想让来人看见自己。

  他怎么会来......

  自己重生这个鬼样子,还为救萧阳年被砍成重伤,浑身都糟透了,实在不想以这面貌见到他......

  别人她都淡定自若,可他,不能看到她这一面。

  “你就是阚若。”

  平淡的低沉男声传来,却疏离森冷,让阚若一震,明显感觉到来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没有熟悉的亲近和温暖,有的是冰冷的审视。

  “我是萧阳年的小叔,萧邵。”

  阚若死死地咬唇,强忍想哭的冲动,病房里突然响起另外一道男声,似笑非笑。

  “看你这样子,似乎对萧爷不陌生呢。”

  是庚苏。

  心神被突然到来的男人掳去,倒是忽略了还有跟他来的人,他们这小圈子的人阚若都知道,甚至是好友。

  “先前弈宸说起的时候,我还挺惊讶,你能为小阳搭上性命,可见对小阳有情意,都能无视他威胁,你很不错。”

  “不过,就在刚才,你看到他的反应如此激烈,看来事实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呢,你似乎更想认识这位呢。”

  庚苏低笑,跟男人走到沙发上坐下,阚若闭上眼睛,跟这帮小子久了,庚苏这番话说的可没那么简单。

  “说吧,你应该知道小阳的身份吧,也知道他小叔是谁,不过以调查来看,你跟我们没什么交集,跟小阳的轨迹也只重叠几天,还是在京大里。”

  “你能为小阳搭上命,这代价可不小,我挺好奇,你是为了什么。”

  “喜欢小阳吗?是邬修要你这么做的吗,为什么?”

  “还是说......”

  庚苏面上带笑,没说下去,只是看了一眼萧邵,眼神昭然若揭。

  这类人他们见得多了,处在高位,想要接近的女人源源不绝,手段更是五花八门,可他们都视而不见,连碰都不会碰一下。

  也就是弈宸那人来者不拒。

  可阚若这种人远超出他们想象,为萧阳年重伤,相貌一言难尽,还疑似跟迪岸的邬修有关系。

  最重要的,是萧阳年的反常,极其维护她。

  那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解决有所图的女人,解决阚若。

  阚若抓紧被子,缓慢转头,看向沙发,却并不是看向说话的庚苏,而是自进来时只做了自我介绍就再没说过话的男人。

  萧邵......

  邵邵!

  萧邵抬眼,一如既往的面瘫,瑞凤眼漆黑如渊,死水般阴冷,让阚若心悸,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邵邵。

  变了太多了。

  “说出你的条件,我都会一并解决,但,别再接近萧阳年。”

  “否则,我会让你在京城待不下去。”

  “阚家也会永远消失。”

  薄唇吐出残酷无情的话,顿时让阚若脸色苍白,心被万虫吞噬那般疼痛,猛地捂住嘴,强压下喉咙涌上的腥甜。

  “姐,我拿回包裹来了,这真的是药吗,这么......”

  “轻......”萧阳年揣着一个小包裹走进来,看到病房里的两男人,吓得结巴起来,“小、小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糟糕。

  萧阳年倏地看向阚若,就看到阚若脸色极其难看,捂嘴痛苦的样子,慌乱得冲过去,“你没事吧。”

  “你叫她姐?”

  阴鸷森冷的声音传来,萧阳年一颤,忐忑回首,就看到萧邵毫无表情,可眸底已然凝聚起风暴。

  “我也很好奇,这小姐的生日,似乎比你小了两个月吧,这称呼......”庚苏在一旁火上加油,微挑眉梢,看向床上的阚若。

  萧阳年结结巴巴,就是给不出答案,床上的人身体微颤,捂着嘴的指缝传出低声闷哼。

  “走......”

  “你们都走,让我......冷静。”

  “等......”萧阳年赶紧扶住阚若摇摇欲坠的身体,却换来她的痛骂。

  “我说了,走!听不见吗!!!”

  毫无预兆地喷出一口血,阚若心里疼苦交织,他们的到来,她都还没能说一句话,就听到了那么残酷的话,全都把她当成了图谋不轨的女人,警告她,威胁她。

  那她再说出自己是谁,还有何意义,只怕会招来更加激烈的质疑,哪怕她给出种种证据,他们也只会说只要有心去查都能查到。

  那她,还能说什么......

  怒火和痛苦交织,阚若发现自己突然不知道自己重生有何意义,自己倒是有了第二次生命,可周遭一切都变了,连人也变了。

  六年的时间,再怎么深厚的东西,终究不堪一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