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第008章:如同亲生姐弟

论养歪面瘫大佬指南 骑猪摸金 2922 2020-07-19 10:13:06

  阚若回到宿舍,心里砰砰地跳,这才回到京大第二天,竟然就遇见了熟人。

  萧阳年......

  揉揉太阳穴,阚若叹了口气,萧阳年能出现在这里,说明也是京大学生吧,算算年龄,也确实是该上大学的年纪了。

  这算什么,重生一世,记忆当中还是个才刚上初一的小家伙,如今成同学了。

  一想到那个孩子的小叔是谁,阚若有些恍惚,那毕竟跟她将近十多年的干弟弟,他们年龄相差三岁。

  虽说是干弟弟,却如同亲生姐弟没什么区别。

  因为他出生后面部神经有缺陷,俗称面瘫,不会笑不会哭,被同龄孩子欺凌和嘲笑,还被说成怪物,性格愈发孤僻和不合群。

  她看不下去,从小到大就一直带着他玩,才没有让他的性格出现偏差,平平安安地长大。

  而她出事的时候,恰好是他的生日......

  纵使失落和难受,可毕竟换了一个躯体,而且都六年了,或许......他们早就忘了她,有了新的生活也说不定。

  她怎么能忍心去打扰......

  阚若眸色微暗,就算如此,能重生一世,换了个躯体,有些事情,反而没有顾虑了!

  可以放手去做。

  下午四点,顾娜和林小颜回来了,美容过后倒是容光焕发的,顾娜暂且不说,林小颜粗糙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确实好了一点,但依然戴着土气平庸的黑框眼镜。

  “给,这是礼服,小心一点别给我糟蹋了。”

  顾娜递过来一条死亡橘的连衣中裙,林小颜犹豫不决,就算她出身不好,品味也还是有点的。

  “娜娜,这......”

  “怎么,看不起这礼服,这可是大牌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极其斩男和衬肤色,你不要那就算了。”顾娜不耐烦道,林小颜顿时不敢多说什么,赶忙接过来。

  “不不,这条就好,谢谢娜娜。”

  林小颜咬咬牙,她可是查过这个牌子的,价格五位数起,她家不吃不喝三年都买不起这条礼服。

  何况她还有个弟弟,父母重男轻女,花销都在弟弟身上,除最开始来京城的几千块,往后绝不会再给她一毛钱生活费以及学费。

  难得的新生舞会,她一定要抓住机会结交人脉,一定要留在京城,绝不会再回到那糟心地方。

  “阚若,你去吗。”

  嵇小凡开口,阚若还没回答呢,已经穿上酒红色长裙,正在美美化妆的顾娜就嗤笑一声,“你居然问她,也不看看她什么样,去了也只会自取其辱。”

  “新生舞会可都是要身着礼服正装的,你也不问问她有没有礼服。哦对,有衣服还是能穿的,就是京大礼服嘛。”

  京大礼服,指的是校服,不过京大没有统一的校服,都是各系有各自系服。

  建筑系的系服,就是普通黑色T恤,上面大写着京大字样,顺带下面印着系徽图案就完事了。

  可惜才刚开学一个月,大一新生的系服自然还没有设计下来。

  阚若抬头,淡淡看了一眼得意的顾娜,“你似乎很喜欢盯着别人的锅,不撒点盐都对不起你自己。”

  “也是,看来你祖籍似乎并不是京城呢。”

  “你......”顾娜还没回神,却也本能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嵇小凡抢先一步提问。

  “什么意思?”

  “多管咸事!”

  阚若四字经一出,嵇小凡悟了,噗嗤笑出声,顾娜气得脸色铁青,既骂她祖籍不是京城,又能跟盐扯上关系的地方。

  岂不是只有海边。

  顾娜还没爆粗口,门外就传来敲门声,是同班女生宿舍的管理长过来说新生舞会一小时后在大礼堂开始,可自愿参加,不勉强为难。

  就过来问问谁去,阚若直截了当说不参加,孰料嵇小凡也紧随开口说不参加。

  管理长走后,顾娜看着已经转头的阚若,冷哼一声,也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个肥猪上,赶紧打扮好才是正事。

  据说这一届有豪门子弟进入了京大,而且来头不小,她得抓住机会与豪门子弟结交,如此一来才能有机会嫁入豪门。

  林小颜也赶紧穿上礼服,小心翼翼的,生怕磕了皱了,不敢用顾娜的大牌化妆品,用的都是刚买来的劣质化妆品,算勉勉强强弥补缺点。

  丝毫不在意两人的动向,阚若继续看专业书,势必得跟上开学一个月的进度。

  而且最好速度要快,势必早点修满学分提前毕业。

  ......

  萧阳年站在礼堂二楼,靠着栏杆喝着果汁,目光在下方整个大礼堂一寸寸扫过,眼神沉沉,不知在寻找什么。

  “阳年,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江仲笑嘻嘻地来到萧阳年身边,勾搭着他的肩膀,朝下方的一群狐朋狗友摆了摆手,这才转移到萧阳年身上。

  “咱们这一届新生美女真多,有福了,等会下去撩几个玩儿。”

  萧阳年白了一眼江仲,嫌弃推开他,“要去你去,我没兴趣。”

  “哎呦喂这年头还有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你不会是那个吧,我要不要保住一下我的贞(zhen)操。”江仲夸张地说着,双手捂胸,换来萧阳年没好气的一声“滚”。

  “说真的,你看看我表哥,那才是我偶像,月月换女人不带重样的,而且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没后顾之忧。”

  “现在还在大马跟新女友度蜜月呢。”

  萧阳年听着江仲的话,心里一动,“宸哥在大马?”弈宸就是江仲的表哥。

  “对啊,你不知道吗。”

  “等会。”萧阳年将杯子扔给江仲,到一旁去打电话,而且拨打的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弈宸。

  “嗯哼,小阳子,什么事?”

  手机另一端传来性感慵懒的男声,萧阳年犹豫了下,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果不其然得到了对方低低的轻笑,似乎在挑高眉梢。

  “有点意思啊,小阳子,你从哪得到的情报。”

  萧阳年停顿了下,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对方倒也不为难,“行吧,我倒是无所谓,观望下也没什么坏处。”

  弈宸挂断电话,看着眼前辉煌奢靡的建筑物,正是他今日目标的拍卖会。

  不过嘛......小阳子都专门打来电话了,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情报,说最好别跟大马扯上关系,却又说不出具体的内容,极其模糊。

  不过,他也就听听小家伙的话,就当看看小家伙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反正也不影响后续算盘。

  “走了,小猫咪,行程改变了,去兜风看夜景吧。”

  “不嘛,宸,你说好要带我进去开开眼界的,我在拍卖图录上看到一条红珊瑚坠饰,很漂亮呢,咱们去看看好不好。”

  女伴撒娇不依,眼睛却明晃晃出卖了心思,就是想让男人为她买下这坠饰,那样的话回去可就有的谈资了。

  弈宸笑得放荡不羁,在女伴脸上拍了拍,目光熏染痞气性感,直将人溺毙在其中,声音却下一刻变得冷酷无情。

  “乖,小猫咪,得寸进尺要有个度,这半个月咱们也玩够了,就到此为止吧。”

  “什、什么。”女伴懵了,看着弈宸翻脸大步离开,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被抛弃了,当下就急忙追上去。

  “宸、宸,我错了,你别离开我——”

  萧阳年挂断电话,江仲嬉皮笑脸赖过去,也不问他找表哥什么事,他还是知晓事情轻重的,他也听到了萧阳年打电话的内容,知晓肯定是重要的事。

  “走嘛走嘛,有什么事表哥会看着的,都来了新生舞会,怎么能不下去来一段宴遇。”

  萧阳年被拉的踉踉跄跄,没好气瞪了一眼江仲,下楼时,不慎撞到了从拐角出来的一个女生,当下女生就惊叫着向后倒去。

  萧阳年下意识拉了一把,才让女生站稳,女生松了一口气,微笑着道,“刚才真是对不起了,谢谢你。”

  “不了,我这边才是,没看清路况,你没事就好。”

  “谢谢关心,你好,我是黎依依,金融大一生。”黎依依笑得大方得体,颇有淑女气质。

  “原来是大一校花,果然不愧于称号,我江仲,跟你一样专业。”江仲揽着萧阳年的肩,抬起手帅气打了个响指。

  “萧阳年。”

  萧阳年报出名号,神情有礼略显疏离,恰好有人在远处喊着黎依依,黎依依就朝萧阳年和江仲含笑颔首,转身离开。

  看着黎依依离去,江仲吹了个口哨,“果然是大一校花,还挺耐看,据说跟大一校草极配,是情侣呢。”

  江仲嗤笑一声,“那算什么校草,一群见识短的家伙。”他们这种豪门圈的人向来不屑于这种称号,校花校草又怎么样,放在他们圈子里就什么也不是。

  “嘿,比起这些,我更感兴趣论坛上的帖子,据说那校草另有未婚妻,跟母猪似的,我还真想见识一下长啥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